楼主: 柠乐乐

[其他作品] 【悬疑×耽美】RecEpToR【已完结共23章】

[复制链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5-2-19 22: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柠乐乐 于 15-2-20 21:58 编辑

                                            19.简单
  “若A、D为短周期元素单质,且所含元素的原子序数A是D的2倍,所含元素的原子核外最外层电子数D是A的2倍。已知F为一种含氧酸且…”化学老师一边在黑板上飞快的板书,一边读着题。
  好烦啊,我心想。
  虽然化学实验都很有趣,但是只要一扯上计算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一点也提不起劲了…
  窗外柔和的阳光照进教室,我懒洋洋的眯起了眼睛。果然靠窗的座位是最棒的!
  沐浴在阳光里,整个人都感觉好舒服。
  “藤本黎可,别睡觉了。”化学老师瞪了我一眼。我立马想反驳我没睡觉,可我并没有这样做。
  好奇怪,平常她可是从来不管上课睡觉的同学啊,而且也从不直呼学生的名字,这是为什么?我转过头,看着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哥哥,他还在认真的做着笔记。忽然,他停下了笔,抬起头看着我,仿佛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一般。我向他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把头转了回去。
  为什么呢?算了,不想知道是什么。我尽力把注意力转到别的地方去…
  “好了,这节课就上到这里,藤本同学,跟我去趟办公室。”化学老师收拾好课本,走出了教室。
  我默默地跟在她后面,走进了办公室。
  她坐在自己座位上,对我说:“你也坐下吧,没别的老师。”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吞吞吐吐的说:“不…不用了。”
  “坐下吧。”她的声音很温柔,但语气就像不可抗拒的命令,我只好坐在 她的对面。她又问我说:“藤本同学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我惊奇的瞪大了眼睛:“没有啊,老师您怎么这么问?”
  “没什么,只是很好奇像你这种不光是异性还是同性都会吸引的人为什么在感情方面还是张白 纸。”
  “是这样吗?”
  她点了点头:“因为你在‘Glittering’的人气可是空前的高呢。”
  “老师也在关注‘Glittering’吗?”
  “是啊。”她接着问道:“那喜欢的女孩子呢?也没有吗?”
  “现在…现在还没想这么多呢。”我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老师若有所思的盯着桌上还没批完的作业,对我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上课吧。”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向她行礼,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大脑有点缺氧。
  上课了。

  “玩笑?开什么玩笑?”哥哥不耐烦的说。
  “小声点啦,别的班级还在上课呢。”我把食指竖在他的面前:“可能真的是玩笑话而已…”
  “那她也太无聊了吧!
  “好啦好啦,就知道你会发脾气。”我摸了摸他的脸颊,没想到他一把抱住我,把我给壁咚了【什 么鬼
  两个人的距离突然缩小到零,我的面颊越来越烫,不敢再直视他的眼睛。
  “我要你亲口说,你不会离开我,你永远只会忠于我一个人。”
  “干什么,放开我啦,会有老师路过的!”我想挣脱,可是完全拗不过他。
  “说不说?”
  “好啦,我不会…不会离开你。”
  “还有呢?”
  “我永远只忠于你一个人…”接着,他轻轻吻了吻我的鼻尖,心满意足的放开了我。
  怎么还有这种人啊!
  抓狂…
  “我的弟弟真是温柔。”他摸摸我的头。
  什么嘛…

  “今天班会先说一件事。”班主任黑田拿出笔记本,他一直坚信“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一古老的定 理:“本周末,学校会举办社会职业体验活动,每个班有五个名额,有谁愿意去?”
  全班鸦雀无声…
  “你们能不能积极一点?”这时讲台下有人窃窃私语说有没有学分修。黑田擦了把汗:“这个嘛…学分应该是有的,但大家不能这么功利嘛,对不对?”
  台下响起一片嘘声,黑田的抠门可是全校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上次学校里开运动会,给学校领导准备的点心和瓶装水在会后全被他拿回家了…
  “安静下来!现在我问有没有自愿去的?”
  本来好像挺有趣的活动,结果让他这么一说就一点也不好玩了…
  我和哥哥报了名。
  算是用我微薄的力量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些痕迹吧。
  最后五个名额终于还是一个都没剩下。
  “那么,报名的同学第五节课时来办公室,我会把注意事项之类的是告诉你们,下面就是…”
  下面就是名为社会的玩具被我好好玩弄的时间了!
  看看它能坚持几局吧~


更多
He's mi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5-2-22 21:26 |显示全部楼层
                                             20. Trace
  “打扰了。”我跑进快餐店的员工更衣室,把背包拿在手里。
  “是三中来社会体验的吗?”一位二十岁上下的男人问我,我看到了他胸前别着“星野贵 店长”小牌子。
  “啊…是的。”我指了指旁边的哥哥:“我们两个人。”
  “快去换衣服,马上就要开门迎客了。”他头也没回就离开了更衣室。

  “这样,你去前台收银,你去后厨帮忙炸东西。”星野店长给我们分好了工,我就被分到了后厨炸东西…
  “第一次炸可以少放几块,但是一定要炸透,不然顾客会投诉的,明白吗?现在你自己试试。”
  我把沾了面包糠的鸡排从料理台上抓起来,这是什么奇怪的手感啊,又黏又滑,还软软的。接着,我把它慢慢放进炸锅里。好像也不怎么难嘛…
  砰!
  炸锅里溅出来的油烫到了我的手。
  算了,烫就烫吧,我可不想被别人小看。
  一块,两块…也不知多长时间,我就炸了足够用一段时间的鸡排。
  哥哥还在前台收银,好认真呢。
  果然还是他比较敬业呢…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表,已经早上十点多了,按这样算的话,下午两点左右就可以下班了。
  “啊!好烫!”我抬起头来,原来是旁边的女生被油烫到了。
  “你没事吧?”我转过头去:“我帮你。”
  把她锅里的炸货捞出来,放在一边:“去那边的水龙头冲一下吧,这里我弄就行。”
  她像只受惊的小猫一般向我点点头:“好的,谢谢你…”
  “怎么回事?”店长从前台过来:“鸡排不够了,你们后厨快点!”
  “是!”然后就是像机器人一样炸鸡排,炸鸡排,炸鸡排…
  什么时候才下班啊…
  好累…
  “你在想什么啊,鸡排都炸糊了!”我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敲我的头,是店长。
  “对不起…对不起!”我突然开始不知所措。
  “快点重新炸!快点快点!”
  好辛苦啊…
  终于明白哥哥原来为什么总是说凭他自己的力量来养活我之类的话了。
  油烟熏得眼睛都睁不开,好难受,但还是要强迫自己,不然怎么可能知道东西有没有炸好…
  有点后悔当初连想都没想就报了名,现在才会吃这些苦头…
  以后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也罢,算是长个教训吧。

  “辛苦啦,要不要去喝一杯?”哥哥做出喝酒的姿势。
  “不了。”我摆摆手:“今天太累了…”
  “那好吧。”
またいつもの町へ出かけるよ 再一次向着常常去的街出发
でこぼこなまま积み上げてきた   二人の淡い日々は 凹凸不平的积累起来的是   两个人淡淡的每一天
こぼれた光を   大事に集めて 把洒下的光芒 珍重的聚集起来
今辉いているんだ 立刻就闪烁光辉
あなたの梦がいつからか   二人の梦に変わっていた 你的梦想从何时开始       渐渐已变成了两人的梦想
今日だっていつか   大切な瞬间(おもいで) 就在今天不知不觉的   成为了重要的瞬间回忆
青空も泣き空も   晴れ渡るように 蓝天也好雨天也好 都像一直在晴天里
ありがとうって伝えたくて   あなたを见つめるけど 想传达一句谢谢   就这样凝视着你
つながれた右手が   まっすぐな思いを 已被连起来的右手   把纯真的想法
不器用に伝えている 正傻傻的传达着
いつまでもただいつまでも   あなたと笑ってたから 不管什么时候就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因为有你和欢笑
信じたこの道を   确かめていくのに 把相信的这条路   慢慢的确认下去
今 ゆっくりと歩いて行こう 现在 就慢慢的步行而去

  “你的梦想从何时开始,渐渐已变成了两人的梦想,就在今天不知不觉,成为了重要的瞬间回忆。”我轻轻地哼着:“是这样啊…”
  无论是怎样的一天,是好的一天,坏的一天;是晴天,还是雨天;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公主怀孕了,还是世界末日了;一起让笑容绽放的日子也好,火山爆发一样吵架的日子也好,一起抱头哭泣的日子也好,默默注视着彼此的日子也好。都是两个人点点滴滴琐碎的日常。
  这些一切,都是我要守护的,哪怕是拼上生命也要竭尽全力保护的宝物啊。
  他,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相视而笑的日子,抱头痛哭的日子。
  这就是我为什么而活。
  很简单。
  停下脚步,和身边的人多聊几句,说不定会变得更加幸福呢。
  夕阳晕染的侧脸,也是我最喜欢的。
  明天,也是两个人一起去完成呢。
He's mi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5-3-28 16:32 |显示全部楼层
                                             21. 耳鸣
  正午安静得好像无人的校园。
  “这家的蛋包饭好好吃,分量好足!”我揉揉浑圆的肚子,满足的打了个嗝。
  “喜欢吃明天再去。”哥哥摸摸我的头。
  “嗯!”
  气温好低,仿佛阳光都是冰冷的。
  “这是什么东西啊…”哥哥打开储物柜时小声说。
  “什么?”他从储物柜里拿出一个粉色的信封,我摆了摆手:“不就是告白信吗干什么还要让我看…”
  是一些照片呢…
  是我的照片。
  是我杀死长谷的照片!
  他是怎么拍下来的!
  怎么办…
  他为什么看见了我和长谷见面,用电击枪击昏他?
  那他为什么没有检举我?
  “我觉得你还是别看了吧。”我把那些东西装进书包的夹层里,但哥哥把它拽了出来。
  他瞪大了眼,把照片撕烂了。
  我捡起那些碎片:“是我的错…所以让我一个人去解决吧…”
  他摇了摇头,对我说:“你还记得我们原来的约定吗?我们说过,无论是怎么样的未来,都要两个人一起面对,所以,就算是你的错误,我们也要一起面对。”
  我不能,也不会向他妥协。
  新海勇也。
  我知道是你。
  回到班里,我告诉他放学后天台见,试着看看直接从他那里套出些什么东西好了…
  在此之前,让我想想如何才能杀掉他。
  首先是凶器。
  说到凶器,我的想法很多,比如化学室里的药品,生物实验室的解剖刀,就连体育器材室的跳绳都可以杀人。
  你想的话,一支圆珠笔都可以置人于死地;你若不想,就算核弹在你手里,你也只能为人鱼肉。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使用的凶器,而是如何制定一个局,看似简单,一旦深入其中,就会越陷越深,离真相越来越远。
  笔记本上写满了奇怪的言语,画满了四四方方的图。
  “哥哥,你如果近身攻击的话,一击致命的几率有多大?”
  “不确定,我不知道他的实力怎么样。”
  那只能从暗处袭击了吗?
  暗处…冷兵器…
  顿时,我的大脑回路里闪过一个不协调感极强的想法。
  难以置信…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哥哥,他说:“可行性不知道有多高,不过值得尝试一下。”
  转眼已经放学了,我们请假来到天台,不出乎我的意料,新海来了。
  “说吧,你想用什么来交换?”我直切主题。
  “好,你够爽快。那我也不磨叽。”他顿了顿:“你们两个,要有一个人消失。”
  “什么?”
  “我不想看见你们两个整天在一起,所以你们一定要有一个人消失,这样我就把存储了照片的内存卡给你们。”
  “哥哥,你有没有办法干扰学校里的监控?”
  他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那就太好了。
  虽然母亲离世的悲伤和痛苦还没有完全散尽,但我还是要杀了那人,以求的两个人今后的幸福。
  即使这种行为是自私任性甚至是很没有人性的,我也要去做。
  我的本家们,谢谢你们教给我如何让自己变得冷漠和自私,现在我就要将我的我的不满和仇恨以及所有恶意全部宣泄在这个少年身上。
  神明大人一定会在某个地方注视着我吧?
  别管我了啊。
  温暖的夕阳照亮了空气,把我带去前方,也烧焦了我的脑袋。
  今天也要像过去一样,不自然的活着了吧?
  为了两个人互相依偎的温度,为了拥抱断断续续的过往。
  头好疼。
好想回到过去啊
He's mi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5-7-22 14:04 |显示全部楼层
                                             22.Mirror
已经三天了。
三天不见他的踪影。
现在我站在警局的门前,不知道该向警官说些什么好。
自从那天从寿司店离开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能找到他的地方都找了个遍:便利店,图书馆,常去的酒馆,哪里都没有他的身影…
手机也关了,完全找不到他的消息。
难道是因为那句话?

“辛苦了,外面很冷吧?来喝口茶。”安室放下一次性纸杯,坐在我的对面。
“你还分管人口调查这方面吗?”我低着头嗫嚅到。
“啊,是的。”他摊开笔记本,他起头盯着我:“没办法,人手不够啊。”安室无奈的摊开笔记本:“失踪的人和你是什么关系?姓名?年龄?”
    我搓着手:“你明知故问。”
  “…什么时候失踪的?”
  “三天前。”

  当我重新站在冷风里时已经是深夜了,安室正好下班,于是就麻烦他把我送回了家。
  “能不能找到他?”我问。
  安室摇摇头:“现在还不能确定他到底是失踪了还是自发的离开,所以寻找起来会难一些。”
  我点点头:“麻烦了。”
  “别担心,会找到他的。”说罢,他仔细的整好了我的围巾:“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先走了。”
  我目送他的车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从包里翻出钥匙,钥匙扣上两个人的照片还是前阵子刚刚照的。
  哥哥,你别玩了,回来吧。

  浑身乏力的爬上床,根本睡不着,但又身心俱疲。
  最累莫过于此。
  凝视着窗外的灯海,根本就没心情睡觉。
  那就让我从头理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吧…
  先是被威胁要去死,然后我要想办法和平解决,最后哥哥就失踪了。
  一定是因为我的懦弱才会造成这种情况。
  可是除了这样还有什么办法?
  当你撒了一个谎,你就会撒第二个谎来掩饰第一个谎,这样谎话说的越来越多,自己也无法收场了…
  所以我现在要直面谎言,去消除它。
  可是没有你我根本不可能做到啊…
  快回来吧…我最亲爱的。
  回来呼唤我的名字吧,在我沮丧和忧郁的时候。
  我只有你了。

  已经五天了,还是没有他的消息…
  每天往返于警局和学校之间…
  哦,还有没有他的家。
  六神无主,现在没有比这个词更贴切的了。
  走在冬天的街道上,呼吸着干冷的空气,感觉身体像被冰封了一样。
  咦?手机响了…
  准是安室又找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目击者然后说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人…
  唉,仔细想想都是我的错,我低下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但就在这一瞬间,我的眼睛被蒙住了。
  …
  不会错,就是这个温度,这修长的手指…
  “我回来了。”
  我什么都说不出来,眼泪先夺眶而出。
  他宽阔都胸膛紧紧贴在我的脊背上,好温暖啊…
  “白痴…”我啜泣着:“为什么回来啊!”
  “对不起,稍微有点事情。”
  我转过身去,紧紧抱住了他。
  “你知道我这几天怎么过来的吗!为什么不辞而别?告诉我…”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知道他又好好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他摸摸我的头:“这个啊…让我慢慢跟你讲吧,行吗?”
  我用力点点头,拉起他的手,向家走去。
  这个梦,就这样结束了。
  真快,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甚至都记不清梦的经过,就结束了。


                              23.重生
  “开饭咯~”我把酱汤摆在桌子上。
  “好的马上过去!”哥哥说。
  坐在饭桌前,他好像一副食欲满满的样子,刚要动筷子就被我挡了回去。
  他疑惑不解的问:“怎么了?”
  “这几天去哪里了?干什么了?总该解释一下吧?”
  他深吸了一口气:“本来想吃完饭告诉来着…算了,等我一下,我马上来…”
  大概只有几分钟吧,却让我感觉像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拿来了几个文件夹,说:“先从住宅看起吧…”
  打开文件夹,“琥珀川”三个字映入眼帘。
  “这里…不是仅次于代官山的高级住宅区吗…”我完全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紧接着是琥珀川房产的介绍文件,和这套房子的价值评估。
  “你要干什么?哥哥…”
  “你说过想离开这里,对吧?”哥哥拿过那些资料:“五天,我就找到了和这里差不多的洋房以及配套的私立学校。”
  原来他不是生我的气,而是继续纵容我的任性,要带我离开这里。
  “我还以为…以为你离家出走了…”我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小傻瓜,我们都长大了,怎么可能会玩小孩子的把戏?”他坐到我的旁边,紧紧搂住我:“我想过了,我们搬到横滨住,过平常人的生活吧,好不好?”
  我鼻子一酸,眼眶再也承受不住泪滴的重量…
  “别…别哭啊…如果不喜欢横滨,我们还可以去东京,大阪…别哭了,弟弟…”
  我摇了摇头:“我不是伤心,我是感动的…”
  “我想过了,你说的对,我们不能总是用杀人里解决问题。毕竟人生不是游戏。”他轻轻在我耳边呢喃着。
  我点点头,已经没有什么话语能形容我内心的复杂。
  “琥珀川是很多富豪聚集的地方,到了那里我们的交际圈也会进一步扩大,未来也会好走一些。”
  我担心的问:“和他们相处会不会很难?”
  “放心,有我在。”
  只要这一句话,就够了。
  “听得见吗?”
  “什么?”
  “是雪花飘落的声音…”我紧紧握住他的手,永远不想松开…
  “啊…是吗…”

  “同学们,今天早会对藤本黎原和藤本黎可同学来说是为数不多的早会了。他们下周就要离开这里去往新的地方,下面让他们说两句。”
  哥哥先开了口:“谢谢大家两年来的照顾,谢谢你们。”
  我看不清大家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惋惜?不舍?或是高兴?
  “两年前,我们还是孩子,而现在我们已经相当于半个大人了,大家的成长和变化大家都有目共睹,大家都成长了。我感觉很开心。”
  说到这里,有些女生已经开始低低的啜泣。男生们也露出了不舍的表情。
  “大家还要同窗一年,我很羡慕,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珍惜这宝贵的一年,珍惜大家之间宝贵的友情。谢谢大家…”哥哥忍不住流下了几滴眼泪。
  我轻轻说:“跟大家在一起的这两年是我觉得最开心的两年。不管是上课时坐在我后面的阿部同学提醒我这道题怎么做,还是午休时小林同学和真弓同学和我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还是放学后大家一起打篮球,我教大家练习剑道都是无比的开心,我真的觉得…觉得大家是最棒的!”
  大家鼓励的声音一齐响彻在教室中,笑脸上还挂着闪闪的泪滴…
  “大家都会有不同的未来,不管是考上东大,还是在本县工作还是继承家里的酒馆都很好,所以大家都还是最好的大家,不是吗?所以大家以后碰到了一定不能装作不认识,好吗?”
  同学们都用力的点着头,班里的气氛十分融洽。
  “谢谢大家,我一定不会忘记大家的,永远。”说罢我走下了讲台。
  剩下的日子都是掰着手指过来的,太快了…
  所有同学一下子都变的是那么的可爱。
  “藤本君,一起来踢足球吧!不会也没关系,我们教你!”
  就连不经常参加体育运动的我也被感动了,天天和他们一起玩到很晚呢…
  剑道社的同学们也是,送给我们很多礼物。
  “喏,送你们这个,临走了再不送就没机会了…”檎子递给我和哥哥一人一个小包裹。
  “是什么?能拆开看看吗?”我欣喜的问道。
  檎子点点头:“随你喽。”
  我的是一瓶洋甘菊味道的面霜,哥哥是绿茶味的面霜。
  “不只是面霜哦,手也可以用…”檎子说。
  “谢谢你,檎子。”哥哥拍拍檎子的肩膀说:“剑道社暂时只有你,要加油撑下去,相信你哦。”
  檎子点点头,轻声说了句我知道。
  雅月也送了礼物,但是没让我们拆开。好想知道是什么…
  “前辈们要去哪里继续学业?”高一的社员似乎更加关心我们两个之后的归宿。
  “应该是东京,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我们要转学去那边。”哥哥撒了个谎。
  “好厉害啊,要去大城市啦!”
  “比起这个,我不想和你们分开才是真的…大家一起训练了两年,这种友情,这种经历是在哪里都得不到的…”
  说着说着,大家都想哭了…我们和每一位社员都拥抱了一下,大家说着互相鼓励,互相道别的话。
  “无论你在哪,这都是你的家,想回来就回来,我们都在。”檎子哭着说。
  “对,我们都在!”大家齐声说。
  这一天是最后一天,社团活动也是最后一次。
  下面我要想想如何人间蒸发重生成为另一个人和哥哥一起活下去。

  次年一月三十一日,横滨琥珀川。
  “哥哥,这就是我们的新家吗?”我指着身边那套比原来的房子大一倍的洋房。
  哥哥笑着弯下身子,刮刮我的鼻子:“当然了,我们就要从这里开始新生活了哟。”
  我笑了,感觉从来没有笑得这样轻松过。
                                                    全文终。
已有 1 人评分橘子 葱籽 大葱 收起 理由
Feel、葱色米粒 + 1 + 88 + 1 完结奖励~

总评分: 橘子 + 1  葱籽 + 88  大葱 + 1   查看全部评分

He's mi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驻葱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