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柠乐乐

[其他作品] 【悬疑×耽美】RecEpToR【已完结共23章】

[复制链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4-10-25 23:25 来自萌葱窝移动版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叶之秋 发表于 14-10-25 18:35
无意中我加了个高手为友。。。。。我会说谎?

高手啥的到算不上啦w
有兴趣可以一起交流的说www


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7

好友

214

积分

lvup
UID
116530
葱籽
340
橘子
7
大葱
1
章鱼
36
酒瓶
0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10-26 13:22 |显示全部楼层
柠乐乐 发表于 14-10-25 23:25
高手啥的到算不上啦w
有兴趣可以一起交流的说www

真谦虚,我可不敢的说,虽然兴趣满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4-11-8 18:45 |显示全部楼层
                                                     9.三棱
◆以下切换为藤本黎可【弟弟】视角◆
  “即使知道这是自私任性,但却不能自拔啊…”随意的哼着歌,脱下衣服。
  家里好像乱了不少呢…
  真是个邋遢鬼…
  从冰箱里拿出最喜欢的脱脂牛奶,脱掉了最后一件衣服。
  冰凉的触感使我感到很舒服,虽然秋天已经悄悄来到我身边…
  天气凉了许多,不知道他有没有照顾好自己?
  可惜没有曲奇吃了…
  我觉得有些可惜,但也不是很在意。
  坐在料理台上,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回想几天前听的什么讲座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一群老眼昏花的老头老太太还尊称他们为剑道界泰斗…
  感觉就像精神污染一样…
  还好今天早上樱坂老师准了我的假,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渡过接下来的几天…
  真无聊啊…
  秋天的傍晚如此凉爽,我忍不住退下身上最后的防线,赤裸的享受着清凉的触感。
  门上的铰链“喀啦”一声被打开,我知道这是哥哥回来了。
  悄悄走到玄关,却看见哥哥和另外一个人有说有笑。
  是他。
  青森志见。
  随便捡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若无其事的走到门前,拉开了门。
  他脸上浮现的些许惊讶,但马上就平静了下来:“请假了?”
  我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他们的关系突然变得这么好,让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想问他,但是他可能会多疑吧?
  不能让哥哥担心。
  我默默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做,这样是错误的。
  他们两个说了些什么,随后哥哥对我说:“要不要去吃饭?你应该饿了…”
  我没等他把话说完:“吃过了,你们去就行。”
  哥哥点点头,过了一会,他们就离开了家。
  真是过分呢…
  虽然嘴上说着无所谓,但心里还是很在乎的——他和别的人在一起如此亲密…
  可能真的是我想太多罢了。
  独自一人躺着床上,沉溺于半梦半醒之间。
  心里很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呢…
  睡会儿怎么样?
  默许之后,我轻轻闭上眼。
  没有关于这件事的答案,像迷路了一般。

  大概七点左右,我睡醒了。
  哥哥已经回来了,还捎回一些炒饭,可是不知道为何,我完全没胃口。
  “不舒服吗?”哥哥温暖的声音令我觉得像恶作剧。
  “没有,什么也没有。”
  “只是因为我把青森带回来而已吗?”哥哥摸摸我的头。
  “那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我冷冷的丢出这句话,但是接着就后悔了。
  “醋味好大…”哥哥搂住我的肩膀:“还记得我原来对你承诺过什么吗?”
  我摇摇头。
  “除非你死了,不然我谁也不要。”我刚想还嘴,哥哥就把食指竖在我脸前,我顿时感觉到一种不 可抗拒的力量:“而且现在你的命是我给的,所以没有我的命令你好像是不能死的,也就是说…”
  “哥哥我错了…”我突然感觉嘴巴不受大脑的控制,它自己就吐出了这句话…
  哥哥又露出像往常一般的微笑:“这就对了。”
  什么!我怎么可能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原谅他了?
  的确,这几天神经变得有些太敏感了…
  可还是感觉有些不服气…
  真是奇怪。
He's mi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4-11-15 15:56 |显示全部楼层
                                                     10. PeRPLeX
  池田麻黛的死是十月最后一天的事情。
  人事的变化让我觉得实在不可思议…
  据说她是因为学习的压力太大,也有说是因为男朋友分手了,就连那个男生的名字和所在学校都明明白白的传开了。
  但又有谁知道真正的原因呢?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这跟我们没有关系。
  我默默告诉自己。
  她罪有应得,这是真的。
  不知道能不能说服自己?
  心脏空空的,像那无法探索的宇宙一般,不知该如何是好。
  的确,无论是谁都逃不过死亡的步伐,现在唯一能相信的真理便是——两个人一起,走在那布满荆棘的道路上,相互扶持,相互鼓励。蹒跚行走着。
  我会随你而去,而你也会为我,不惜担上一切的罪。
  所以只要有你,两人都会满足。
  无论未来是多么黑暗,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哥哥。
  遥远光年的右枢在向我们招手,要不要过去呢?
  一起好吗?
  哥哥?

  谁知道明天会出什么事?
  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所以去了她所在的二年级F班,询问了较为详细情况。
  自杀的地点在教学楼3楼的一个空教室,她选择的工具是…
  “女生练体操用的缎带?”檎子啃了口面包。
  “嗯…目击者说是好像是那个,因为太慌张所以不是很确定。”
  檎子望着窗外湛蓝的天,轻轻叹了口气:“太不可思议了,先是上个月高桥老师和长谷被秒杀,紧接着那个姓…池田的女生就上吊了…”
  “我倒是觉得这几件事情没什么联系。”在一旁不怎么说话的哥哥说:“毕竟巧合这种东西不是这么多。”
  雅月把饭盒收起来:“谁知道呢?反正这种事挺瘆人的...”
  “总之还是万事小心为好。”我示意哥哥跟我出去。
  “怎么了?”
  “你猜她是因为什么自杀?我觉得不仅仅是因为警方的调查吧?”我踮起脚尖,轻轻抚平哥哥的领子。
  “这是因为你还不够了解警察为了得到真相会做什么。”他把双臂搭在我的肩膀上。
  “谁知道呢…”
  她没留下遗书之类的东西吗?
  真遗憾呢…
  “让雅月帮忙打听好了,她好像在F班有认识的同学。”
  就这样,雅月把这个当做八卦,去了F班,姑且称作调查。
  我这种人啊。
  让自己都无计可施。
  还奢求着别人的爱,渴望着爱的存在。
  如果不是我,她会活下去,不管是快乐还是悲伤,都会有自己美好的人生,会得到自己心里所想要得到的。
  而我却将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断送了…
  明明是完全不相干的人,竟然因为我全都串联了起来?
  该怎么办?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
  只是为了人们所说的,活下去而已。
  可她,会变成这样不是我所想看见的,因为我根本不认识她,我们是两个毫不相关的,独立的生命体,一点点交集都没有。
  对不起,如果有机会,我真的很想对她说这句话。
  可惜,她已不在这个世上。
  我曾经有这样一个想法,她死了跟我没有关系,因为是她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把自己在这世界上除名,跟我没有关系。
  可我现在完全不这么想,是为什么呢?
  应该是人类的弱点——
  同情。
  姑且安慰自己,是为了我最重要的人。
  为了他。
He's mi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4-11-21 21:4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柠乐乐 于 14-11-21 22:48 编辑

                                                    11.缠绕
  “逼我不会有任何结果,因为真相根本就是在别的地方。”
  这是池田遗书里最令我震撼的一句话。
  愿意用死作为证明的代价,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
  遗书大体意思就是警察对她和她的家人,朋友,同学进行了严密的监视和问询,她已经崩溃,所以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了常人没有勇气做到的事情。
  寒风透过黯淡的阳光,我不禁拢了拢围巾。
  “没想到,她就这样离开了这里。”哥哥揉搓着我冰冷的手,两人一起走进校园。
  我的目光呆滞的向前望去:“是我的错吧…”
  他坚定的摇摇头:“跟我们没关系,丝毫关系都没有。”
  “可是我感觉到自责是为什么呢?”
  “是吗…”哥哥缓缓握紧我的手:“因为这是人类的本能。”
  我叹了口气,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
  想起池田的死和那句话,我就觉得心里揪成一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我们还要活下去,所以不要再去想这件事了,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现在只能相信哥哥,只要有他在的话,我就不会感到彷徨。
  
  数学课上,老师像个疯子一样恨不得用讲一道练习题的时间讲三道练习题,他头也不回的抄着板书,而同学们就一字不漏的copy下来。
  生活还要继续,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开而改变。
  我放弃了数学,不只是因为太难。
  也因为我的第一个数学老师是高桥介。
  高一时我就对数学抱有抗拒的心理,整天就是一副“都是什么东西啊真讨厌。”或者“为什么要有数学这种奇怪的学科?”的样子。
  现在勉强可以理解为想开了,反正老师你想讲什么就讲什么好了,我也听不懂。
  我把数学题扔到一边,拿出国文。
  还不如这个来的实际一些。
  偷偷看了眼哥哥,他还在认真地做笔记。
  真用功呐…
  他就是这样,即使有天大的事发生,也不会影响他真正需要做的事。
  从早会开始,广播里就一直在说着类似尽量不要在午休时离开学校,如果碰见媒体来采访也要回避,要对此事只字不提。
  反正都发生了,为什么还要这样保密?
  早知到会这样,为什么不早些想办法阻止?
  下课铃终于如约而至,我感觉身体又充满了活力。
   “今天晚上你去为池田守灵吗?”雅月对我说。
  “嗯…”我觉得自己思考了很长时间才点点头。
  “那地点我到下午再告诉你们。”
  我有点惊讶:“哥哥他不一定去的。”
  雅月坏笑着说:“既然你都去了,他还有什么理由说不去?”
  我故作不解:“什么意思?”
  “好啦好啦,还是安下心来准备下节物理课吧,我可是什么都不会。”
  “我还不是一样?”说罢便趴在了课桌上。
                                                     【2】
  我果然不愿意听从学校的话,和哥哥一起跑出学校,去附近的快餐店吃午餐。
  在左右不定的挑选了五分钟后,我决定让哥哥替我选午餐…
  终于,还是吃一样的比较好…
  跟哥哥懒洋洋的说着话,不时望向窗外的街道。
  “今天晚上…你会去吧?”我有些犹豫。
  “守灵吗?”哥哥喝了口果汁。
  “嗯。”我低下头。
  他一直沉默着,良久,他才开口说:“晚上几点?”
  “可能七点左右就会开始,下午雅月会把地点告诉我们。”
  “嗯,那就去吧,我没意见。”哥哥把他的牛肉夹给我,语气有些冷淡。
  “对了,我想问你件事情。”我低着头,心不在焉的说。
  “怎么了?”他又恢复了以往温暖的语气。
  “上次青森的事情…”
  他轻轻的笑了,对我说了那些事。
  原来他就像曾经的我们,身边暗藏杀机。
  “还满意吗?”
  我点点头:“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哥哥…”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摸摸我的头。
                                                       【3】
  社团活动结束大概是五点,之后我们就准备离开学校,可仓桥那老家伙因为我的数学测试没及格,要留下我谈话…
  “全班一共七个人不及格,足以证明题目多简单,而且我看你的文科成绩很好,你也不想仅仅是因为数学带着‘红字’无法升级吧?”说罢,他用老阴谋家一般的眼神打量着我。
  谈话一直持续了二十分钟,真是烦死了。
  这时正值下班的高峰期,所以我们决定乘电车去。
  “仓桥老师对你说什么了?”哥哥望着窗外闪耀着灿烂余晖的夕阳,对我说。
  “没…没什么,只是说数学不应该成为我的绊脚石。”我换了一只手抓住吊环:“可数学真的好难啊,我就快崩溃了。”
  “如果真的不行就不要勉强自己了,反正这都是些无所谓的事情。”
  
  池田麻黛的守灵仪式于傍晚六点开始,我们提前了一会儿到达那里。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也能看见几颗若隐若现的星星了。
  距离她的死已经过去了两天,所以前来守灵的学生就像在开早会那样,三五成群,还有说有笑。所谓同级生的死也不过如此。
  “什么啊,有说有笑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来守灵!”这时,站在我身边的一位女生说。
  “好了,珑子。你要是这么说,可能大部分人就要回去了。”雅月对她说。
  看来她就是雅月在F班的朋友吧?
  “那更好,省得叫人看见后觉得心烦!”她提高了音量,好像故意让别人听见似的。
  雅月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这就是我在F班的朋友,三神珑子。”
  “你好,三神同学。”我礼节性的点点头:“我叫藤本黎可,请多多关照。”
  “你好。”她垂下眼睑:“麻黛若是知道,有这么多人在乎她,她会很欣慰的。”
  陶艺社的全体成员都来了,看来她曾经是陶艺社的一员。
  接下来就是上香,所有人被分成两队,同时上香。
  轮到我和哥哥了,上完香后,我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老实说,我从没见过她,今天是第一次——遗憾的是只能见到她的遗像。
  黑白照片上一张再普通不过的面孔,洋溢着对未来的憧憬。
  有时人的生命就是这样脆弱。
  唯恐祈祷的时间太长会令后面的人感到不自然,我睁开眼睛,放下双手,可一旁的哥哥还在双手合十。
  真是个用心的人呢…
  这时,我听见有细微的脚步声从寺门那里传来,是樱坂老师。
  作为F班的副班主任,她还是挺关心自己的学生的。
  她独自一人站在队伍的最后面,恭恭敬敬的上了香。
  之后,我们被帮忙的大婶带去吃茶点。,我并没有什么胃口,只是喝了一杯淡茶,点心一口没碰。
  解散后,雅月对我们说:“我要和珑子再待会。”
  “是吗…”
  “虽然守灵是陪伴逝者一整晚,不过我们再呆一会儿就走了。”
  哥哥说:“回家时一定要小心些。”
  “知道了,我们又不是小孩子。”
  终于赶上了最后一班电车。
  檎子到学校那一站之前和我们同路,她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一言不发。
  三个人都沉默不语着…
  终于,她到站了,下车前,她对我们说:“明天要打起精神来哟。”
  “嗯,会的。”
  终归还是结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4-11-28 23:13 |显示全部楼层
                                                     12.抗衡
  守灵过后的第二日,高二F班发生了对学校的集体罢课事件。
  那是第三节课时,F班正要上化学课,老师进入教室时惊奇的发现竟然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学生不在班里。
  教化学的老师问剩下的学生这是为什么,他们却沉默不语。
  这时他发现讲台上有张字条,上面写着:
  “如果学校一天不对池田的死表态,我们就一天不上课。”
  他慌忙离开教室,请求其他空闲的老师一起帮忙寻找逃课的学生。
  不久后,他们在距离学校几百米的一家咖啡馆里找到那些学生,并把他们带回学校。
  学生指导部的本堂老师让他们在操场上罚站,其中包括十二名女生和五名男生。
  本堂严厉的训话似乎不起作用,他们依旧有说有笑,还不时有人笑出声。
  眼看已经到了午休时间,本堂也没理由让他们继续站下去,便无奈的让他们解散了。
  知道这件事已经是下午了,很多同学似乎都很敬佩他们的行为呢…
  “如果不给他们些颜色看看就太令人火大了!” 这是三神珑子的原话:“下一步我们会将抗议行动的范围扩大到整个高二乃至全校,不能让麻黛白白送死!”

“啊…好不容易过个周末,还要来学校补课。”檎子的抱怨似乎太多了:“虽然物理确实是完蛋了。”
“所以到明年打死也不选修理科。”我说。
“完全同意!”
雅月收拾着书包:“可至少也要选修一门吧?况且还有期末考试这道坎呢…”
唉…
  这时,我听见有人在悄悄讨论今天的事,隐约听见因为F班的几个女生找到学校,要求校方与警方交涉,了解对池田调查的细节。不必说,校方拒绝了,而且警告她们不许再提起这件事。
  说不定,这场没什么气力的暴动兴许真的会席卷整个学校。

  “我说你们这周都怎么了?看看你们的姿势,你们的精神状态!我知道可能是因为同级生的去世,但不要一直在意这些好吗?都去训练吧。”樱坂老师的脸因为生气而微微变形。
  默默地解散,来到场地上。
  “好像不妙啊…”檎子对雅月说。
  雅月只是吐吐舌头。
  整座学校都处于岌岌可危的氛围里,矛盾一触即发。
  回到家,我便窝在沙发里,一动不动。
  哥哥抚摸着我的头,问道:“想吃什么,小懒虫?”
  我摇了摇头。
  “没胃口吗?”说罢他便把我抱起来,两个人的气息便迅速绞缠在一起。
  “我 想 吃 你 ~ ”我在他耳边轻轻说道,边说边把手靠近他的腰际。
  “好啊…”说罢,他便粗暴的脱下我的外套,撕开我的衬衫:“好久没做了。”
  “你又撕我的校服!这都几次了!”我想拿开他的手,却发现它是如此有力,根本无法争夺。
  “没关系,明天再去找生活老师买一件就行。”他炽热的胸腔紧紧贴在我身上,我能感受到两颗心都在剧烈的跳动着。
  “哦…哥哥我最…最爱你了!”我被这暧昧的空气魅惑着,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
  他强有力的舌头鲁莽的伸进我的口腔,勾引着我柔软的舌。他一次次的将我粉嫩的舌头引出口腔,与他纠缠在一起。
  我紧紧地抱住他,轻轻舔舐着他微微发热的耳垂,浑身就像流淌着甜蜜的电流。
  “我说,你也该动真格的了吧?”我有些迫不及待。
  “嗯?”他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我:“不做了,除非你求我。”
  “哈?”我不满地说:“才不可能求你呢!”
  话音未落,他便坐起身:“那就算了。”
  “不行!”为什么现在很想求他?
  不行!你能不能理智一些!藤本黎可!
  求他…
  不能求他!
  我几乎抓狂,脑子里一团乱麻,而他只是在旁边捂嘴偷笑隔岸观火…
  “怎么样?到底要不要?”他微笑着弯下腰来,在我脸庞说到。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
  真是羞耻…
  不过他还是挺卖力的?

  次日早晨,我们一起去生活部找到了松崎老师。
  她是本县大学去年的应届毕业生,算起来,她在这里工作一年多了——为了接替上一位退休的老师。
  “松崎老师,那个…”
  她抬起头来,看着我,眼里满是粲然的笑意:“怎么了?藤本…黎原?”
  “老师,我叫藤本黎原,这是我弟弟藤本黎可。”
  “诶是吗?不好意思…那个…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我想再买一件衬衫。”
  “好,可这是你第四次买校服了…”她有些疑惑:“质量有这么差吗?”
  “不不不,是因为家里的洗衣机经常把衣服绞坏所以…”
  她笑着说:“那好吧,以后要当心哟。”
  “嗯,老师再见。”
  哥哥问我:“你是怎么想到这么扯的理由的?”
  “就…随口一说而已啦真的…我顿了顿:“不过你听见了吗?我已经买了四件校服了,换句话说你已经撕了四次了…”
  他先是一愣,接着轻轻一笑:“知道了,下次不撕了。”
  “嗯~”我悄悄拉起他的手。
  “看到了吗?八个班已经有三个班结成联盟了。”
  他说的是F班,D班,H班今早决定成立“声讨会”,正式对学校进行抗议。
  虽然大部分人可能只是抱着玩玩看的心态,但起哄的力量也不容小觑。
  就这样,上课铃响了。
He's mi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76

好友

7620

积分

wwww小w来也!

lvup
UID
104590
葱籽
3680
橘子
101
大葱
18
章鱼
896
酒瓶
55

新葱勋章 平凡葱印 时间的葱 幸运之葱 圣诞勋章 新年勋章

发表于 14-11-28 23:52 |显示全部楼层
柠乐乐 发表于 14-11-28 23:13
12.抗衡
  守灵过后的第二日,高二F班发生了对学校 ...

情节越来越有戏剧性了~继续围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4-11-29 18:26 来自萌葱窝移动版 |显示全部楼层
weiliqi 发表于 14-11-28 23:52
情节越来越有戏剧性了~继续围观~

谢谢的说ww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4-12-5 21:42 |显示全部楼层
                                                     13.缔结

  “重大消息!重大消息!”一个女生从走廊里跑进教室。
  “怎么了?”雅月问。
  “学生指导部的影印机全卡纸了!而且墙壁上写满了抗议的话。”
  “可坂井同学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叫坂井的女生若有所思的说:“刚才路过学生指导部时听见了一两耳朵。而且据说昨晚有些老师的汽车车胎被扎破了,都没法回家了呢…”
  “厉害,这都被你知道了。”哥哥打趣到。
  是不是他们?这是我想知道的。

  从第二节课开始,“声讨会”成员就在操场上示威静坐。
  与此同时,E班也决定加入,开始大规模的罢课行动。
  “四比四平,现在能否逆转就看我们的了。”哥哥认真的说。
  檎子说:“校方现在可谓是前线吃紧,后院起火,其实前几天就有媒体开始对校方软磨硬泡,结果今天学生们又开始罢课…”
  今天气温很低,但是天空很蓝,没有一片云彩,太阳的光芒也不是那么耀眼。
  这节是自习,我打开课本,又合上课本,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心里躁躁的,我抬起头,发现其他同学也是一个样子,心浮气躁,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终于,一个人站起来,两个人站起来,冲出教室,紧接着,所有人都离开了D班的教室,来到操场。
  第五个班级也加入了呢…
  在操场是找了个能晒到太阳的地方坐下,大家有的在玩手机,有的闲聊,更有甚者肆无忌惮的玩起了花牌。
  我只是带了些零食和手机下来,并没有穿外套,所以稍微有点冷。往其他班级瞥了一眼,情况和我们班如出一辙,唯独F班是真正的静坐示威,他们一脸严肃,直瞪着操场旁的办公楼,而我们只是起哄罢了。
  “毕竟起哄的力量也不容小觑嘛…”哥哥说。
  “而且那个姓三神的女生的号召力也不是一般的强。”
  我和他就好像共用一个大脑一般,两个人的思想基本一致。我觉得这不仅仅是因为我用了他百分之三十的肝脏,更是一种类似于心电感应的东西…
  心意相通可能真的存在着呢。
  自从长谷死了之后,我便觉得身边没有危险了,虽然杀了他只是一时冲动,但后期的处理还是不错的…
  还有高桥,虽然到现在都无法确定到底是我们“误杀”还是真的有人对他痛下杀手。
  看似只是偶然,但这的确是哥哥和我的报复政策。
  Eye for an eye,Teeth for a teeth.
  只是为了这条命和混沌的未来。

  临近中午,大家都有些饿了。
  一上午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一直暴露在寒风中始终不是个滋味,而且还有老师来训斥我们,想把我们赶回去,虽然他们的话被我们当作耳边风。
  “应该去买饭了…”檎子照着镜子:“如果大家还想坚持下去的话。”
  “剩下几个班可是连饭都要吃完了,我们要不也去吧?”坂井闻到。
  就这样,我和哥哥还有檎子,雅月和姓坂井的女生一起出去买饭。
  “直接买汉堡和三明治算了,反正他们给的钱也不多。”哥哥说。
  我们都同意了,不一会,我们就带着四十多个汉堡回到了操场。
  这种对峙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这时喇叭里传来了校长的声音:“同学们,请安静下来。”
  约摸十几秒,也许是几十秒,操场上除了风声便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我不知道你们为何对一个人有这么大反应,但校方会把事情处理好,不需要你们插手,所以我现在命令你们,回到各自的班级,进行反思!”
  五个班不约而同的离开操场,但并不是反思,而是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虽然不想说,但这次的行动未免太有勇无谋了。”哥哥抿了口咖啡,对我说。
  “反正无所谓,我们只是凑热闹而已。”我把砂糖放近咖啡里,尝了一口,便立马皱眉说:“太苦了。”
  没想到哥哥笑着说:“咖啡不仅仅是一种饮料,它也需要欣赏,如果单单为了口感而改变了它,那就没意思了。”
  “是吗…”我低下头,端详着放了三包砂糖的咖啡:“哥哥,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毕业后要做些什么?”
  他点点头:“我想凭自己的力量来养活你,为你创造一切最好的,而不是坐吃山空,让你为了这个家再去奔波。”
  “别永远把我当作小孩子好不好?”我不满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我也是有理想的!”
  他向我投来狐疑的目光…
  “真的!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明显底气不足…
  “得了吧,这种东西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哟。”
  “那你呢?”
  “…”他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律师。”
  我点点头:“不错嘛…虽然不想让你那么辛苦。”
  “为了自己想做的事,再累也是值得的。”
  “话题突然变得好严肃…对了,今晚有什么活动?”
  他摇摇头。
  “是吗…”
  他好像看出了我的失落,放下咖啡杯,对我说:“要不去二町目吃关东煮吧。”
  我眼前一亮:“好啊!叫上安室好不好?”
  他点点头,随即给安室打电话,没想到他一口答应下来,我们约定6:30在二町目的琦巷见面。
  哥哥怕我着凉,所以决定坐地铁去。
  二十分钟后,我们便来到了充满大和气息的琦巷。
  有人说,这里就像第二个吉原,在我看来,不过就是个吃关东煮的地方而已。
  “久等了。”不知何时,安室已经到了。
  随便找了个居酒屋坐下,店面虽然不大,但是很温馨。
  老板娘是个很和善的人,为我们挑了个靠窗的座位。
  “对了,你应该能喝酒吧?”安室对哥哥说:“上次你可是说没问题的。”
  “当然,不过还是别让他喝了,他不行。”
  我对哥哥说:“只是差八个月而已嘛…”
  “完全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你酒量小,酒品还差…”
  “什么!我酒品差?那今天就试试!一家一家喝!”虽然完全是逞强,但说出去已经没办法收回了…
  第一家,第二家,第三家…

  
◆以下切换为安室延视角◆
  除了名字之外,两个人还真是一模一样…
  酒量不错,但这酒品也太差了吧。
  一边嚷着再喝再喝,一边脱衣服…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家店了,他还在喝。
  “越乃寒梅”的大酒瓶已经见底,我觉得黎可不能再喝了。
  “不嘛!今天要一…一醉方休!”
  “你是怎么照顾弟弟的?他喝了这么多酒你竟然无动于衷!”我对黎原的行为实在恼火。
  “诶?很多吗?”他心不在焉的说。
  “总之今天先回去吧,我付钱就行了。”
  “好棒!安室sama再见!”黎可站起来三次,又跌坐回去三次,还唱起了不成调的歌。
  偶尔能见见他们,真好。
  接下来,就是回到我的公寓,把手头上那个案子的笔录整理好。
  琦巷的灯火,依旧阑珊着。
He's mi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76

好友

7620

积分

wwww小w来也!

lvup
UID
104590
葱籽
3680
橘子
101
大葱
18
章鱼
896
酒瓶
55

新葱勋章 平凡葱印 时间的葱 幸运之葱 圣诞勋章 新年勋章

发表于 14-12-5 23:34 |显示全部楼层
示威什么的......真的好想看一下这种场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4-12-6 09:29 来自萌葱窝移动版 |显示全部楼层
weiliqi 发表于 14-12-5 23:34
示威什么的......真的好想看一下这种场景~

你可以试着逼一个同学自杀然后再对学校示威【大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76

好友

7620

积分

wwww小w来也!

lvup
UID
104590
葱籽
3680
橘子
101
大葱
18
章鱼
896
酒瓶
55

新葱勋章 平凡葱印 时间的葱 幸运之葱 圣诞勋章 新年勋章

发表于 14-12-6 12:44 |显示全部楼层
柠乐乐 发表于 14-12-6 09:29
你可以试着逼一个同学自杀然后再对学校示威【大雾】

学校有老保,不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4-12-6 13:02 |显示全部楼层
weiliqi 发表于 14-12-6 12:44
学校有老保,不敢~

好叭2333
He's mi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152

好友

7208

积分

就算去阳台吹吹风,也不会飞翔啊

UID
60538
葱籽
11739
橘子
148
大葱
15
章鱼
1025
酒瓶
75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4-12-13 16:31 |显示全部楼层
                                                     14.Exec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哥哥人呢?
  他在我枕边留了字条,说是今天有数学测试所以就去上课了…
  他还说让我好好休息,下午会尽早回来。
  和那张纸条一起留下来的是一张内存卡。
  这里面有什么?
  把它放进电脑里…
  是我昨晚喝多了之后唱歌的录音!
  他不是喝醉了吗?不是喝醉了吗?不应该喝醉了吗?难道没喝醉吗?
  怪不得他还有力气上学考试而我直接睡到下午两点多!
  这说明安室也听见了…
  完了安室现在肯定有心理阴影了…
  难道我的酒品真这么差吗?
  以后还怎么面对他…
  好饿…
  出去买些吃的好了…
  换好衣服,我突然发现羽田惠美昨天晚上给我打过电话,我马上回了过去。
  “喂,你好。”稍有些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姐姐,昨晚找我有事吗?”
  “没事,只是想和你聊聊天而已,可是为什么不回电话?”
  “有事所以没看到,抱歉。”我穿好外套:“现在有空吗?”
  “嗯…你到东三条找我吧,离你们学校很近。”
  “好的~”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从学校出发走七、八分钟就到了羽田惠美所说的东三条,很普通的一条街,平常只是路过罢了。
  她说了一个快餐店,让我去那里找她。
  几分钟后,我便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弟弟,这边!”她冲我招招手。
  “惠美,这位是?”站在柜台里的中年女人问道。
  “哦,他是我朋友。”羽田看着我:“这是我妈妈。”
  我鞠了一躬:“伯母您好。”
  她笑着说:“惠美的朋友啊,请不要客气,随便坐。”
  “要喝点什么吗?茶?咖啡?还是果汁?”羽田问我。
  “茶就行,谢谢。”我环视着这家店:“这是姐姐自己家的店吗?”
  说到这,她的脸上洋溢起骄傲的神情:“是啊,这家店是七、八年前爸爸妈妈一起开的,刚开始生意虽然不好,不过还是坚持了下来。去年我高中毕业了,老师们建议我试试报考本地的大学,但为了家里的生意,我决定只上个夜大,拿个文凭就行。现在在自家店里帮忙,感觉没什么不好,所以就没找工作。”
  “是这样啊…”我端起泡好的茶:“其实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店也挺好的,多自由啊。”
  “但是自己经营会很累的,而且有风险。”她说:“前几年实在是很艰难才撑过来的。”
  “现在好多了,不是吗?”
  “嗯…啊,光说自己了,下面说说你怎么样?”
  我的过去好像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呢。
  嘛,说一点也无妨。
  我出生在四国岛上一个沿海的县城。上世纪明治维新前,我们藤本家族是那里数一数二的地主家庭,当然维新后就不值一提 了。
  不过家里的长辈还是那样受人尊敬。
  祖父母生养了四个孩子,两个男孩,两个女孩。而我们的父亲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三,所以我们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从小我就和哥哥养尊处优,在同辈的兄弟姐妹中获得了超出我们所能承受的爱。
  而哥哥又过分宠爱我。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这种被宠爱的感觉。
  所以从上小学开始我就对家人有种莫名的排斥感,除了哥哥。
  我们两个人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形影不离。
  初中时,他比我早入学一年。当我上初三时,他已经在公立高中读了一年。可他竟然为了陪我,重读了一年初三。
  之后,我那个无儿无女的笨蛋表叔就把我们接到了S县,顺利的在这所高中就读。
  “不过你哥哥对你真是好。”羽田望着窗外。
  “我也会照顾他呀。”
  “其实我有一种感觉。”她柔和的目光停留在我脸上:“你和黎原的感情…可能已经超过了亲人,看起来有点像…”
  “同性恋吗?”我问道。
  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有点,不过我不歧视同性恋,真的。”
  “不,我感觉对他的感情介于家人和恋人,反正不是很好形容…”
  “我能理解。”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表,已经三点半了,如果哥哥参加社团活动的话还有半个小时就放学了。
  “怎么,你有事吗?”
  “不,哥哥快放学了,我想去接他。”
  她站起身:“我也去,就当是活动活动好了。”
  “下次再来玩哟。”羽田的妈妈亲切的说。
  “嗯,会的。”

  提前给哥哥传了短信,所以很快就从人流中找到了他。
  “怎么样,考试还顺利吗?”
  “还好吧。”哥哥看到了我身边的羽田:“惠美怎么也来了?”
  “哦,我们刚刚聊了会儿天。不过你是真心喜欢我弟弟对吧?”她特意强调了“我弟弟”三个字。
  “啊?”哥哥有些疑惑不解。
  “得了你也别装蒜了,你们在一起了吧?”
  哥哥愣了足足几秒钟,随后点了点头。
  “我不歧视同性恋的。”羽田说:“毕竟这种东西是由基因决定的嘛。”
  “哦,是吗…”
  “那么,下次见吧!”羽田向我们挥挥手。
He's mi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76

好友

7620

积分

wwww小w来也!

lvup
UID
104590
葱籽
3680
橘子
101
大葱
18
章鱼
896
酒瓶
55

新葱勋章 平凡葱印 时间的葱 幸运之葱 圣诞勋章 新年勋章

发表于 14-12-13 17:28 |显示全部楼层
柠乐乐 发表于 14-12-13 16:31
14.Exec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这啥神展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驻葱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