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冰源圣羽

[V家同人连载] 【治愈系】初次的声音第二季,更新至【第八卷 海边假日 完】

[复制链接]

1505

主题

176

好友

1973

积分

lvup
UID
66521
葱籽
40
橘子
20
大葱
20
章鱼
22
酒瓶
20

新年勋章 圣诞勋章 新葱勋章 mCm-30 mCm-50 时间的葱 mCm-100 mCm-200 mDc-100 平凡葱印 mDc-56 mCm-500

发表于 14-2-3 11:51 来自萌葱窝移动版 |显示全部楼层
啊噗,,,瞳要陷入修罗场,,,,


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2

好友

2448

积分

lvup
UID
33560
葱籽
1476
橘子
16
大葱
6
章鱼
472
酒瓶
5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2-20 18:22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风波

    不愧是有着百年历史的古董,硬度也真不是盖的,掉在弱音面前的茶杯,竟然奇迹般的毫发无损。当然了,现在弱音根本顾不上关心这些啦:

    “怎怎怎怎怎怎么办!瞳君的后宫又增加了——我怎么会说‘又‘呢?不对不对,人家才……才没有承认瞳君的后宫什么的,瞳君明明只对miku一心一意的……我到底在沮丧什么啊!!”

    心思已经变作一团乱麻,弱音已经不自觉的满眼圈圈,揉着自己的头发抓狂起来。

    “啊,弱音学妹在苦恼着呢。”“是啊,很认真的苦恼着呢。”“果然部长的责任对她来说太过沉重了呢。”看着这位可爱学妹的窘相,不明真相的学姐们窃窃私语起来。

    “可……可是学姐们一定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嫁人了吧!”弱音不由得提高了嗓门。

    “哎……所谓‘沾衣裸袖便为失节‘,更何况是被人看遍了全全全全身。我等既然身为大和抚子的典范,自然不能做出有违纲常之事。虽不知那无耻之徒是怎么进来的,反正人家肯定是嫁不出去了啊!”

    说着,四位学姐衣袖掩面,期期艾艾的抽泣起来。

    “这一定是误会!瞳君才不会是无耻之徒的说!”弱音难得的愤然,起身拍案道:“既然如此,我来解开这个误会好了!自然是为了学姐们。”

    弱音大义凛然的握着小拳头,撅起小嘴,竖起秀眉,小小的鼻孔也“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我们的白色女孩自己还不知道,她已经不自觉的开始维护自己在小瞳心中(后宫中)的地位了哟(大误)。

    “弱音学妹,如此努力的在维护我们的尊严呢!”

    “弱音同学,好帅气!”

    “就连学妹都站出来为我们加油了,我们也不能这样消沉下去!”

    “对,我们要找那男的算账!”“就是就是,要把他吊在圣母教堂顶上的十字架上才行!”“哦!!”

    不知为何,话题变的如此可怕了。面对群情激愤的学姐们,弱音支支吾吾的插不上句话,更别提阻止她们了。

    “那么我们出发吧,弱音队长!”不知何时,女孩们已经扛起了拖把、笤帚、还有一把不知道哪里来的竹刀,就连站在最后面,一向温文尔雅的部长,如今也把茶案上的木质托盘抱在怀里,大家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

    “哎?队长?”

    弱音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众女孩簇拥着,冲出了教室。

    ☆ ☆ ☆ ☆ ☆
   
    那么,miku和小瞳他们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呢?让我们把时间的指针往前拨个两三小时。

    “啊呜~”张开大嘴,打一个长长的哈欠,miku懒散的趴在桌子上。结束了一天紧张的课程和练习,现在这会,乘着小瞳和克鲁茨他们还在上课。如今一夕阳覆盖之下的音乐活动室里,正是难得的休憩场所啦。

    懒懒的挪动着身体,软软的包包脸摊在桌面上,眼睛幸福的眯成一条缝。忍不住再次张开大嘴,打了个大哈欠,连趴在女孩头顶上的幼猫小玉,也张开嘴巴,跟着miku一齐发出“喵啊~”的可爱声音。

    “如果这个时候,能有点心吃的话,那就太幸福了~”不知道是梦话还是自言自语,miku喃喃说着,嘴角还流着口水。

    “咪!”小玉精神的附和着,仿佛赞许一般用自己的小爪子拍了下miku绿色的发璇。

    “啊,原来初音同学在屋里啊。”伴随着开门声,一个元气又友善的声音传了过来。对这个自来熟的声音,miku一听就知道,美术科的天王寺真一又跑来玩了。

    “我带来了好吃的点心,是京都的特产京八桥哦!”真一那特有的小孩子一般的圆润嗓音背后,另一个脚步声走进教室。这是miku最最熟悉,最最安心的小瞳的声音~

    等等!点心!京八桥!!听到这,刚刚还懒懒散散的女孩顿时精神起来,跟她头顶的猫咪一起,闪动着星星眼蹦了起来。

    “miku再这么贪吃贪睡,可是会发胖的哟。”小瞳笑着站在门口。看来刚刚是上的钢琴课啊,一本厚厚的巴赫钢琴练习曲集还抱在怀里。

    “这是莉莉娅同学给他的作业,这样的程度,要在一周内完成,简直是斯巴达啊。”微笑着做出说明的,是刚踏进屋门的克鲁茨。对于他幸灾乐祸的坏笑,小瞳毫不客气的抢掉了他手中的点心。

    “瞳君,克鲁茨,上课辛苦啦。”miku笑眯眯的踩着小跳步跑了过去。

    “不止如此,莉莉娅还命令我们也来帮助紫音君补习,虽然说还有一周就要考试了,但这种学法,会死人啦……”山叶直树挠着头碎碎念。

    “唔……京八桥好好吃哦!”“对啊对啊,我这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正宗的呢!”

    显然,miku和小薰早就被好吃的点心所吸引了,男孩子们的抱怨,一句都没听到啦。

    “说到考试,咱们马上就要过暑假了啊。”真一笑着跟大家分着点心,聊着日常的话题,显然已经融入了这个快乐的团队中了呢。

    “对了对了!人家有大事宣布!”抹了抹嘴角,miku大声说着,引来了大家的目光:“人家跟弱音酱约好,今年的暑假,大家一起再去海边合宿!”

    “哎!!!真的啊!太好了!”

    “弱音酱现在好么?听说她考上了贵族女校,好久都联系不上了呢。”

    “哎嘿嘿~人家有经常跟弱音酱发邮件的说,当然也介绍大家的情况啦,弱音她啊,一心想着能再次一起合奏,一起唱歌呢,所以今年夏天一定要邀请大家呢!”

    “真是太好了!”一想到那美丽的大海,柔软的沙滩,最为孩子心性的小薰,早就开心的拍手跳起来了。

    “啊,对了,我跟她约好,今天放学去找她玩!小薰要不要一起啊?”

    “我要继续复习考试啦。这里面唯一一个能顺利通过的就只有你啊miku。啊啊,可恶你这个小天才!”小薰开玩笑的捏着miku的脸颊,发出“噗扭噗扭”的可爱声音。

    “啊呜……”miku奋力的挣扎着,把自己被拉的老长的脸蛋挣脱出小薰的魔掌:“可是听说圣玛丽亚女子学院根本就是个超大的园林和无数豪华别墅构成,人家一定会迷路的……”

    “那,让紫音君陪你一起去不就好了?”直树露出一脸挪愉的坏笑。

    “紫音瞳!”刚说到这,屋门被一把推开,那个凶神恶煞的虹村莉莉娅站在了大家面前。

    “说好的只能休息十分钟,已经超时了,赶快跟我回去练习,今天的任务还有47首练习曲没有弹!”

    “噗——47首!”闻听此言,屋里所有人脑袋上都挂满了黑线。

    “我给你的任务是一天完成50首,可你花了一天时间,才弹下来3首,距离考试还有一周了,你想挂科还是想留级啊!”

    一边大声训斥着,一边拎着小瞳的脖子,可怜的男孩,刚吃下去的半块点心还卡在喉咙里,就被莉莉娅无情的拖走了。

    “紫音君……祝你武运昌隆……”虽然很同情他,但是摄于莉莉娅的威严,大家也只能挥泪目送小瞳消失在楼梯口。

    “那人家怎么办?听说在她们学校的树林里迷路,搞不好永远也出不来了!”miku想起弱音曾经吓唬自己的言语,吓得小脸都青了。

    “那么,我陪你去吧,”这时,真一第一个站了出来:“那个学校我有幸去过几次啦,而且今天也正巧有事要过去一趟,算是顺路吧。”

    “可是,那里是女校耶,还是那个超——贵族学院,真一同学竟然还去过,还是‘几次‘!”

    面对克鲁茨艳羡不已的感叹,真一苦笑了一声:“因为我的姐姐在那里做老师,我们家也跟学校有一些来往,所以比起一般的男生,有机会进去过几次啦。”

    就这样,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小瞳错过了这次与弱音重聚的机会。天王寺真一和miku,这一队没头没脑的组合,向着闯祸迈出了第一步。

    ☆ ☆ ☆ ☆ ☆

    傍晚时分,两个孩子已经走在圣玛利亚女子学院的校园内了。不,说是校园似乎有点牵强,这完全就是一个大大的森林公园啊!优雅的林间小道和潺潺的溪流,耳畔边的莺莺鸟语让人们发自内心的感到安静与平和。然而,与他们擦肩而过的女生们,却一个个的瞪大眼睛,顾不上维护着她们故作优雅的淑女形象,躲的老远窃窃私语起来:

    “快看,是男人啊。”“好……好可怕!”“不可以看啦,会长针眼的!”“妈妈……(抽泣)”

    “啊哈哈,感觉大家好夸张呢……”面对这种尴尬气氛,身为“罪魁祸首”的真一挠头苦笑着。

    “呜……跟人家想象的不太一样呢,”miku一改平日的脱线与风风火火,一脸消沉的低下头来。

    “什么不一样?”

    “虽然这里又大又漂亮,但是感觉大家都好拘谨,好紧张的样子,”miku微微皱起眉头,两只小手握在一起:“弱音酱,每天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么,真的太压抑,太可怜了!”

    “你说的这位弱音同学,也是你们高中时期的好朋友么?”

    “嗯!是最最重要的伙伴哦!”miku夸耀一般说着,挺起了小小的胸膛。

    “你们的感情真好呢。”真一略带羡慕的叹了口气:“说起来,咱们这是在哪里啊……”

    “哎!!!!难道说……真一君你……迷路了?”看来身为路痴的可不止自己一个啊,闻听此言,miku脑袋上挂满了黑线。

    “啊哈哈……”(挠头)

    “一点也不认识了么?”

    “哎嘿嘿…………”(使劲挠头)

    “真一君,你的头发掉了好多……”miku一脸担忧的看着挂着冷汗拼命挠头的真一:“怎么办啊,难道说晚上要在树林里过夜么!”

    “没……没关系啦,我姐姐在这里教学的说,只要找一个人问一下……”真一故作淡定的挺起腰:“看我的吧!”

    说完,路痴男孩没头没脑的往前走去,站在一座古朴的旧校舍楼下,伸手敲了敲眼前一扇挂着厚厚窗帘的玻璃窗。

    而窗户也很快回应着男孩的招呼,“咔哒”一声由内打开了。

    “请问…………”

    礼貌的询问还未说出口,一对雪白的、美丽的、雄伟的壮观的、可以说是生物学上最完美崇高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无法移开视线的“东西”,从半开的窗户中探了出来,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真一的面前。

    一瞬间——不对,好像是蛮长的一段时间,男孩感觉自己的大脑里某根神经烧断了。他完全忘记了说话,忘记了呼吸,忘记了躲闪,甚至忘记了眨一下眼睛。接下来要说的话被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在憋了半晌之后,男孩发出了一声来自灵魂深处,最直接最原始的惊叹——

    “好……好大!!!!!!!”

    顿时,整个世界好像静止了,呆立在原地的真一、和服穿了一半的四个女孩、还有在一旁嘴巴长得老大,都快砸到脚面的miku。就连拂过树梢的微风都识时务的停了下来,唯独有那么两只看不懂气氛的乌鸦飞过头顶,留下两行“aho~aho~”的叫声(aho是模仿乌鸦的叫声,日语里也有“白痴”的意思)。

    下一秒,女孩子们的尖叫,以仿佛要震碎玻璃一般的气势荡漾开来!如果就这么近的距离被这么高分贝的高音袭击,搞不好会造成持久性的听力损伤也说不定,不过现在男孩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了。虽然不是刻意为之,但是在他那已经不知道短路了多少处的大脑里,如同相机一般清晰的印下了四个和服半遮半掩,美丽无暇的胴体。

    远在一旁的miku,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女孩也根本无暇顾及那个外焦里嫩的闯祸男孩,她只是愣愣的看了看屋里,然后低下头,用手指戳了戳自己那贫瘠可怜的小胸脯,然后眯着眼睛,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

    ☆ ☆ ☆ ☆ ☆

    经历了这么一阵风波之后,两个孩子终于被带到了学校的教师办公室,负责为他们带路的女孩,据说是这里的风纪委员。这个像小鼹鼠一般战战兢兢的女孩,一路上都瞪着圆圆的眼睛,时刻警惕着miku身边的那位偷窥魔——当然就是真一啦——而且还小心翼翼的走在二人身后5米开外的距离,缩在墙角后面指手画脚的为他们指路。最后还凶凶恶恶的指着办公室屋门的地板笔画着胳膊:“你你你你你不可以走出这条线哦!真的不可以哦!!”

    “初音同学,是我的错觉么,从刚刚开始总觉得你很开心的样子。”真一似乎还没从刚刚的打击中回复过来,满眼都是圈圈,一进屋就趴倒在桌子上。

    “喵哈哈,总觉得,瞳君没有一起来真是太好了。”miku弯起眉毛露出一个小小的坏笑,两条腿在椅子上晃啊晃的。

    “啊呜……”真一再次被打击了,肩膀缩的更小了,整个脸都埋在臂弯里,耳朵羞的通红。

    “对了,真一君今天来到底是什么事呢?”miku眨了眨翠绿色的大眼睛。

    “其实……”

    真一君的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大门被一下子撞开,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一个身影十分夸张的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然后一脚踩住自己和服的下摆,结结实实的平拍在了地板上,“咕咕噜噜”滚了老远的,是原本拿在手里的一根棍子。虽然是脸朝下趴着看不清面容,但是女孩那一头雪白的长发和大大的蓝色缎带,绝对能让人一眼就认出来呢。

    “弱……弱音酱!”也难怪miku会惊讶啦,自己思念已久的挚友,竟然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如此丢人的方式,就连平日里习惯性脱线的miku也做不到哟。

    “喵啊啊啊啊……”大概是撞到鼻子了吧,弱音发出了一声格外可爱的呻吟:“学姐们快住手啦……瞳君他……瞳君他……”

    “弱音学妹竟然身先士卒冲进去了!”“没想到弱音学妹竟然这么帅气!”“我们也不能落后的说!”

    紧跟着,刚刚被无情看光的四位高年级女孩子,手持各种钝器(拖把,扫帚,塑料垃圾桶,茶盘)把真一围成一圈,这阵势,把瘦弱的男孩吓得抱头蹲在地上。

    “学姐们听我说!”弱音卯足了劲,把自己那细若游丝的声线扯到最大——尽管如此,大家听来也不过是温柔的细语呢:“也许他并不是故意的呢,请大家冷静的听他解释一下吧!”

    “对不起,其实我只是想问个路的……”有人替自己说话了,真一这才鼓起勇气抬起头来。这一刻,弱音的身影,第一次完整的映入了男孩的眼帘。

    啊,眼前这个女孩,真的好美啊!雪白的及腰长发,用蓝色的缎带扎成一束。白里透红的脸颊,精致的五官,因为努力而撅起的小巧嘴唇映着一抹粉红,略微低垂的眼角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温柔恬淡的气质,红色的双眸带着充满期许与担忧的目光向自己看来。如此美丽如此清秀,是造物主的绝世佳作?还是上天流落人间的天使?这么一个绝美的女孩挺身而出保护自己,这是多么美妙神往的邂逅啊!

    不知不觉间,男孩已经看痴了,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半分钟。

    “你……你不是瞳君!?”弱音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瘦弱的男孩,与小瞳确有几分神似,但是仔细一看就能区分开嘛。

    “是啊,我是天王寺真一,你就是初音同学常提到的弱音吧……啊咧?”真一殷勤又大方的伸出手。但是换来的,似乎是对方不太友好的瞪视呢。

    “弱音同学,你刚刚好像很安心的叹了口气呢,是我看错了么?”可怜的真一,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处境不太妙,颤抖着声音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这个偷窥魔,要对我们的弱音队长下毒手呢,我们动手吧!”而旁边的学姐一声令下,茶道部四女生一跃而上,笤帚拖把四起。

    “等……噗哇!”真一的解释还没说出口,就被茶盘拍在脸上。然而这并不是让真一最心痛的,当他看到弱音拿起棍子,“嘿、嘿!”的加入到学姐的队伍中的时候,男孩那颗纤细的玻璃心,顿时碎了一地。

    …………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咯,弱音兴高采烈的拉着miku为自己的学姐一一做介绍。而几位学姐呢,也对弱音刚刚的神勇表现(?)所折服,明明十分钟之前,还在摆着学姐的架势对人家说教,现在则完全把这个柔柔弱弱的学妹当成英雄了呢。至于真一嘛,被人那绳子捆着,吊在学院最高的建筑——圣母大教堂屋顶的十字架上,不停的飙着泪。

    “对了,miku你来的正好,今天我们茶道部邀请了著名的绢绘大师来为我们作画呢。”

    “真的真的!”miku最喜欢这种新鲜的东西,看她这会,两眼闪着星星,一蹦一跳的,两只大大的马尾跟着上下跳动。

    “可是,已经快到门禁时间了,怎么还没见到大师的人影呢。”学姐们面面相觑。

    “那个……”被挂在屋顶的可怜男孩,被风吹的摇摇晃晃的,一边飙泪,一边委屈的喊着:“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天流斋的传人,天王寺真一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05

主题

176

好友

1973

积分

lvup
UID
66521
葱籽
40
橘子
20
大葱
20
章鱼
22
酒瓶
20

新年勋章 圣诞勋章 新葱勋章 mCm-30 mCm-50 时间的葱 mCm-100 mCm-200 mDc-100 平凡葱印 mDc-56 mCm-500

发表于 14-2-22 17:37 |显示全部楼层
啊哈哈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490

积分

lvup
UID
103053
葱籽
244
橘子
6
大葱
0
章鱼
95
酒瓶
0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2-24 15:44 来自萌葱窝移动版 |显示全部楼层
说好的修罗场呢(#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2

好友

2448

积分

lvup
UID
33560
葱籽
1476
橘子
16
大葱
6
章鱼
472
酒瓶
5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2-25 11:00 |显示全部楼层
以你为名的2光芒 发表于 14-2-24 15:44
说好的修罗场呢(#Д)

啊哈哈,修罗场什么的,太卡帕了,果断写不出来(挠头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490

积分

lvup
UID
103053
葱籽
244
橘子
6
大葱
0
章鱼
95
酒瓶
0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2-27 21:02 来自萌葱窝移动版 |显示全部楼层
冰源圣羽 发表于 14-2-25 11:00 啊哈哈,修罗场什么的,太卡帕了,果断写不出来(挠头笑)

那我只能为莫名中了一枪的真一小朋友默哀下了233~(圣羽sama回复我了!!!好高兴~~~捂脸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2

好友

2448

积分

lvup
UID
33560
葱籽
1476
橘子
16
大葱
6
章鱼
472
酒瓶
5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3-14 16:1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阳光的笔触

    “真的是——十分的抱歉!!!!”

    天王寺真一郑重其事的正做着低头道歉,脑袋“咚”的一声磕在茶道部的地板上。在他身后,把他按倒在地的是一位一头长发的女老师,从她那端正的五官和似曾相识的美丽容貌可以看出,这位一定就是——

    “蠢弟弟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果然,这位老师就是真一提到过的姐姐啦。虽然姐弟俩有些神似吧,但是这位姐姐真的是好漂亮啊,一头漆黑如缎子一般的黑发,配上一双绝美的凤眼,左眼角下一颗醒目的泪痣更如神来之笔。整个人透露这一股清新凌厉的气质,比之meiko大姐的干练多了一份稳重,比之巡音老师的冷艳又多了一份温柔。但是看她不停的把真一的脑袋往地板上砸的举动,彻底破坏了她那一身绝美的气质,不由得让人想到:这位老师以前绝对是当太妹的!

    “没……没关系啦,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是啊是啊,老师快停手吧。”“要出人命了……”

    在茶道部几位学姐的劝说之下,真一的暴走老姐终于停手,把摔的七荤八素的真一扶起来。看一眼真一,还真是惨啊,刚从高高的房顶上放下来,头发被吹成一团乱毛;刚刚好像还不小心掉到了楼下的垃圾堆里,头发里还插着鱼骨头,身上的衣服也被树枝划的破破烂烂;额头被自己姐姐在榻榻米上磕了好几下,留下了一块红红的印子。这回正缩着脖子一脸惨状。

    “我们也不该动手打人的说,是在抱歉。”以弱音为首的几位女孩,眼看着真一都这么惨了,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赶忙打个圆场。

    “没关系没关系的!”真一双手乱摇:“那个……其实一点都不疼的说。倒是几位学姐,请原谅在下的鲁莽!”

    “那……那个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几位学姐红着脸低着脑袋,羞赧的小声说着:“我们已经不介意了。”

    “呃……真的不介意了么……”真一挂着一头的冷汗吐槽道。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真一的面前,端庄正坐的两位少女,只有miku和弱音,至于其他几位学姐嘛,齐刷刷的躲在两个女孩背后,完美的连一片衣角都没露出来,就连最为大胆的部长,也只是在miku胳膊后面露出两根呆毛,一抖一抖的,真不知道miku和弱音这两个柔弱的女孩子,背后是如何藏下这四位学姐的……

    “总之,事情很简单,真一你接到我的通知来学校,学校的守卫也是得到我的允许放他进来的。但是这小子这这位……小姑娘因为迷路所以无闯到茶道部的更衣室,就是这样吧。”

    真一的姐姐无力的叹了口气,简明扼要的把整个事件做了说明:“哎,我家小子不知道是运气太好还是运气不好啊。总之,今天已经太晚了,这个周末我会把你们准备好的绘布送回家,小子就在家里作画吧,免得再给大小姐们带来困扰。”

    “知……知道了。”真一可怜巴巴的点头答应着,头发里的鱼骨头顺势掉进男孩面前的茶杯里。

    “因为小子的过错,今天这单生意,天流斋将免费为贵社服务,以示赔偿。大小姐们意下如何?”不愧是潇洒干练的天王寺老师,两句话的时间,就把整个风波彻底平息了。

    “啊,对了,还有一个问题,”老师抬头望向几位女生:“我们在作画的时候,需要一位监督在场,几位大小姐商量一下,安排谁周末屈尊到府上一趟呢?”

    一句话说完,几个学姐发出了一声悲鸣。经历了这么一场闹剧之后,再让她们去天王寺的府上,估计谁都不肯去吧。于是,四位学姐齐刷刷的把眼神投向了她们唯一的救星——

    “果然只能拜托弱音同学了呢!”“是啊是啊,弱音学妹那么帅气!”“不,是弱音部长!”

    “哎……哎?哎!!!!!!!!!!!”反应慢了半拍的弱音,终于明白了学姐们的话,指着自己发出了超可爱的惊呼三连音。

    “我我我我我我不行啦……”弱音惊慌失措的拉着miku的袖子直晃。

    “安啦安啦,弱音酱。”miku摸着弱音的小脑袋安抚着她:“这样也好,这个周末我们叫上瞳君、克鲁茨、小薰和直树他们,一起去真一君家里聚会吧!”

    “可以……见到瞳君……么……”一句话,捉住了弱音心中最柔软的一丝挂念,女孩小声自语着,双手放在胸前戳着食指。不知不觉的,脸上飞出一团嫣红。

    “咕……”看到弱音如此可爱的少女情怀,miku吃醋的鼓起脸颊。

    “不……不是啦,能跟伙伴们见面,真的很开心……嗯。”弱音赶忙改口,努力的克制着自己那乱跳的小心脏。

    “好啊,那就约好了哟!”miku自然不会为难自己最喜欢的挚友啦,而且这可是大家上大学以来,第一次能够齐聚一堂呢,miku已经开始等不及了呢:“目标,周末~Let's go!!”说着,葱绿色的大马尾快乐的颤抖着。

    ☆ ☆ ☆ ☆ ☆

    “弱——音——酱!!!!!”

    一边拉长了嗓音,一边扑到女孩的怀里,撒娇似的使劲蹭着脸。小薰唯独在自己的好朋友们面前,才会显露出她那天真的孩子气。嘛,显然大家也早就习惯了女孩这种独特的亲昵感。miku也一脸兴奋的扑到弱音的背上,害的弱音晃晃荡荡的,“啊呜”一声跌坐在地,三个女孩就这样摔成一团。而身边的三个男孩子呢,则互相对视一眼,无奈的耸耸肩。对了,这里所说的三个男孩子,是指的克鲁茨、直树和天王寺真一啦,至于小瞳嘛——

    “抱歉啦,弱音酱。今天瞳君被某个魔鬼教练留到学校补课了,所以今天没有来哦。”miku把下巴放在弱音的肩头,一脸歉然的说着。

    “这……这样啊……”几天以来一直渴望的相聚果然还是没能如愿以偿,弱音稍微有点消沉的垂下眼睛。

    “哎————?原来弱音酱是期待今天跟紫音君见面的呀,好青涩的说~”小薰伸手把两个好朋友拉起来,一脸坏笑的挪揄着害羞的弱音。

    “才……才不是啦……”白色的女孩慌忙的摇着小手,耳朵根都红成一片了:“只是……”

    “只是?”

    “那个……没什么……”

    弱音小声的嘟哝着,偷偷的把藏在口袋里的东西握的更紧了。那是一份弱音精心雕琢的,第一次独立完成的乐谱,那是她想要第一时间让小瞳看到的一份惊喜,如今最最期待的那个人偏偏没有出现,让弱音不由得平添几分失落。

    “话说,你们几个,别在别人家门口闹成一团啊。”说话间,面前那扇跟时代毫不搭调的古朴的大木门大大的敞开,身穿一身天蓝色优雅和服的美女老师,天王寺真一的姐姐出现在门口。

    “啊,大家请进!”天然呆的真一这才拿出主人的样子,邀请着miku一行人,走进了这个自江户时代起就名震全国的天流斋绢绘工坊。

    “真的没想到,原来真一君家里竟然这么大!”miku已经是被院内亭亭落落的园林假山彻底迷住了,一个劲的感叹着:“好漂亮!真的好漂亮哎!”

    “快看,池塘里有鲤鱼,鲤鱼耶!!”小薰更像个喜不自胜的小孩子,拉着克鲁茨的手跑过来,又跑过去。

    “真的,是锦鲤啊。”弱音也兴奋的跑过去,蹲下身子欣赏着水中那一条条如锦缎一般的游鱼。而此时女孩那一头白色的秀发自然而然的从肩头滑落,露出了她那陶瓷一般雪白的颈项。

    虽然从头到尾真一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她,但是对这个纯情的大男孩来说,果然这一下的冲击还是太大了。真一直感觉全身的血液涌上脑袋,一个失神,脚底下一滑,差点一头栽进池塘里。面对着弱音歪着脑袋投过来的疑问又带点关切的清澈眼神,男孩更是差点激动的喷出鼻血来。

    “对对对对对对对了,”真一这会显然舌头都已经打卷了:“这边是……是我的厨房……不对,是书房,恩,书房。”

    “好大的一间啊,还是古典的双层八角檐木屋,真一你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啊。”直树也被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孩震惊了呢。

    “今天正好我的私人老师也在。”真一一边介绍着,一边带着大家迈步走进自己的独门独户的书屋。

    “就是教你拉小提起的油画老师?”miku看来对他那位奇葩老师印象深刻啊。

    “嗯,老师人很好,懂得又多,以前我就希望能介绍我的朋友们给老师认识呢……”真一正说着,眼前空空如也的房间让他愣住了:“奇怪,老师刚刚还在这里呢。”

    “可能是知道今天要来这么多人,他不好意思就先走了吧。”

    “真一君的老师,意外的是个细腻的人呢。”看来大家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家庭教师印象良好呢。

    “不……不会啊……这么一眨眼的功夫……”真一挠着头,随手拉开抽屉啊,书柜啊什么的看了两眼。

    “你的老师到底是个什么生物,能藏在抽屉里……”克鲁茨对于男孩的脱线,忍不住吐槽起来。

    “啊哈哈……”真一自嘲的憨笑了两声,不知不觉走到了隔壁存放画具的储藏室面前。

    “噗——”突然一只大手伸出来,使劲按住了真一的嘴巴,里面那个人把食指放在唇边,摆出了一个“禁声”的姿势。透过他那无框的眼镜,两道严厉的目光真一乖乖的闭上饿了嘴巴,平日里温文尔雅的老师,今天好像背后燃起了修罗一般的鬼火,吓得男孩更是飙着泪使劲的点头。

    “敢把我的名字说出去,以后有你好看的!”

    这哪是什么温和的老师啊,明摆着是混黑社会的人才会说出的话啊,真一哪里见过老师这种架势,赶忙再次使劲点头。

    “不过,老师你是怎么进去的……”情急之余,真一还有心思关心这些。也难怪啊,平日里堆的满满的画具和杂物,这个储藏间里根本容不下半个人。只见真一的这位奇葩老师,摆出仿佛瑜伽一般的超高难度的怪异姿势,把自己硬生生的塞在储物间的空隙里。脑袋上毫不体面的扣着一个空桶,大劈叉的右腿抬的老高,踩坏了头顶的灯泡,两个胳膊用力撑着头顶快要倒下来的箱子,看来老师为了躲进来还真是拼了老命了。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不想见自己的朋友们呢?

    “再多问……饶不了你……”显然保持着这个姿势是不怎么好受的,那个迷之黑道老师呲着牙恐吓着真一。吓得男孩缩着肩膀跑走了,而且,还不忘回来把门关上。

    “少爷,老爷请您到正厅。”正在这时,穿着传统服饰的美丽女佣穿过走廊,站在门口笑脸相迎。

    “知道了……”惊魂未定的真一整理了一下衣服:“今天有作画的工作呢,大家不介意的话,请到大厅来一同观看。”

    “好哦好哦!”从没见过工匠制作绢绘的过程,miku第一个奔过来,当然啦,她一手拉着小薰,一手拉着弱音,剩下两个男孩则一脸苦笑的跟在后面,大家穿过园林的长廊,一齐来到了宽阔庄严的正厅之中。

    迎面而来的庄严,让几个孩子不由得安静下来。走进大厅的那一刻,大家都被那安静肃然的气氛所震撼。宽阔的大厅中间摆着一张足有3米长的书桌,而在那之上,一张更长的纯白绸缎一直垂到地毯上。书桌的旁边摆着一个古老的竹制衣架,一件宽大的长袖和服伸展开来,仿佛张开怀抱等待着自己的主人。在这两边,是几位神态庄重的佣人,更有几个工匠忙碌准备着大小不一的毛笔、色泽纯正的颜料和好几种散发着书卷气息的香墨。整个作画的工作,从一开始的准备起,就像是一场庄严的仪式,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而这时,整个仪式的主角,天王寺真一,身穿纯白的长袖衬里,一改平日那呆呆又脱线的天然形象,一脸肃容跨过门槛,在佣人与工匠的簇拥之下,迈步走入大厅中央。

    张开双手,任由别人为自己披上华丽的长袍。男孩缓步来到画案之前,屏息凝神,注视着自己面前的白绢。在他那深邃的眼神里,仿佛已经看到了无数鲜活的色彩、灵动的光影,犹如生灵一般的画卷已经跃然纸上。然后,男孩微微的笑了,被自己即将完成的壮丽之篇所感动、所慰藉,发自内心的露出了欣然的微笑。

    “……”弱音轻轻的捂住了嘴巴,一瞬间,眼前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男孩子的影子,与自己心目中那个充满向日葵味道的男孩所重合,看着他自信与阳光的微笑,女孩的心稍微的跳乱了一拍节奏。

    “他还是太年轻啊!”猛然间,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惊起了弱音小鹿乱撞的心。扭头看去,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拄着拐杖,笑盈盈的站在女孩的身后,爬满眼角纹的眼窝无法掩盖他那深邃遥远的目光,一缕白胡子更是让这位和蔼的老人显得仙风道骨。

    老人家轻轻上前一步,与弱音并肩而立:“他的心中,还住着一只猛兽,不能够很好的平静下来,是无法融入到笔墨之中的。”

    “唔……”弱音挂着冷汗点点头,这位老人说的好深奥啊……

    “能够看出,他还在战斗,与他的内心,呵呵呵呵呵。”老人满意的摸了摸胡子,笑了起来:“这样的年轻人已经不好找了,小姑娘,想嫁的话要尽快了。”

    “哎!!!!我……我才没有……什么想法的……”仿佛被人看穿累内心一般,弱音的脸上飞满了红霞,一个劲的摇着手。

    “呵呵,不用跟我解释,问问你的心吧。”如仙人一般的老者微微一笑,挥动衣袖转身离去。

    “那个老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miku凑过脑袋来:“他跟你说了什么吗?”

    “没有……没有什么……”弱音小声嘟哝着,脑海中不知为何,还在回荡着老人的话语。

    “呵呵呵呵,小姑娘,这样的年轻人已经不好找了,想嫁的话可要抓紧了啊!”大厅的角落里,老人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不知道又跟那个姑娘说着跟刚刚同样的话。

    “老爷,跟你说过多少次,我是翠啦!大夫说了药不能停的!”老人面前的美丽女佣,一脸无奈的推着老人,无视他可怜巴巴的抗议,匆匆的离开了大家的视线。

    “刚刚那位,是我跟真一的爷爷。”

    真一的姐姐,圣玛利亚女校的天王寺老师走到女孩们的身边:“很抱歉,爷爷他……有点老年痴呆。”

    “没有啊,感觉爷爷他好有亲和力呢。”miku这种开朗脱线的自来熟,自然不会在意这些。

    弱音可不一样了,她那纤细的小心灵从刚刚开始就经历了如此的大起大落,如今真是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还是该害羞啊。纠结之下,整个人都变白了,仿佛一阵风吹过就能撒成灰似的。

    “那个……给你造成困扰还真是对不起了!”眼看着弱音一蹶不振的样子,天王寺姐姐赶忙鞠躬道歉。

    而就在说话间,真一已经提起画笔,没有使用任何的色彩,仅是纯黑的墨与纯净的水,相融相合,在由浓到淡的描绘之中,在人们眼前展现出了如高山流水,如烟雨缭绕,如腾龙卧虎,无限美丽、无限广大的山水风景。

    再看真一呢,一脸的恬淡,仿佛笔下的一切都了然在胸,让人不禁感慨,能够画出如此绚丽的场景,男孩的心胸,是多么的宽阔啊!

    最后,一笔饱含着淡墨的笔锋轻轻一点,仿佛拨云见日的一缕霞光,正是这一副佳作的点睛之笔,让整卷被水墨浸湿的绢布,突然亮起了一片灿烂的阳光。画已至此,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报以热烈的掌声。

    ☆ ☆ ☆ ☆ ☆

    “那个……今天让大家见笑啦,哎嘿嘿。”放下画笔,脱掉华丽的长袍,天王寺真一又恢复到以往天然,仔细一看,这点上他跟那位天然呆的老爷爷还蛮像的呢。

    “真的没想到真一君竟然这么厉害!”“是啊是啊,真的是另眼相看了!”miku和伙伴们一个劲的拍着男孩的背,瘦弱的真一踉踉跄跄的差点一头栽倒。

    “没有啦,其实今天这幅画,是为了给姐姐的学校制作绢绘的练笔啦,正式的作画,还希望大家能去捧场的说。”

    “哎!!!!画的这么棒,竟然还只是练笔么!”miku吃惊的捂住嘴巴发出一声惊呼。

    “嘛,虽说是练笔,也是发挥我所有学到的东西啦,与正式的并没什么区别。”真一被朋友们夸的各种不好意思:“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带好朋友来参加作画的仪式,能有你们在旁边,感觉能够发挥的更好呢。”

    “哎嘿嘿~”这次轮到miku红着脸傻笑了。

    “今天也不早了,我们准备回去了哟,真一君也早点休息一下吧。”直树拍了拍男孩的肩膀。他知道忙碌了这半天,身心一定十分疲劳,心细如尘的少年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丝疲惫,善意的带着伙伴们早早的离开了。

    等到朋友们的(主要是弱音的)背影远去,真一这才恋恋不舍转身回到自己的书屋。而自己那位谜一样的私人教师也被人抬着出了储物间,全身僵硬的青年,如今几乎是可以摆成任意形状了。

    “这边……帮我揉一下腰……疼疼疼疼疼!”一边呻吟着,这位一身黑色衣装的青年慢慢的活动着腰身坐了起来。

    “老师你为什么要躲起来啊?”真一帮着他的老师揉捏着胳膊和肩膀,一边询问着。

    “……,没什么。”迷之青年随口卖了个关子,就扭着脑袋,摆出一副“话题到此结束”的样子。

    “哎……好吧好吧,”真一也知道自己拗不过这个家伙,主动的放弃了:“不过,我今天又见到她了,真的是太好了,太好了呢!”

    “哈?谁啊?”

    “就是那位,弱音小姐!”一提到弱音,男孩的眼睛里马上就闪着喜悦的光芒:“老师,我……我对她一见钟情了!可以教我怎么告白么!”

    “哎!!这种事好麻烦啊,我才不管!”

    “老师一定要帮帮我啊,我知道老师你最万能了!”真一几乎是粘到对方身上了,一双明朗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估计认谁都对这种“小动物”模式没有办法吧。

    “我觉得……”老师顿了顿,小声叹一口气:“你不是那个紫音的对手啊。”

    “紫音……你是说那个紫音同学!?”真一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老师你也太万能了吧!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老师不知道的事情么?”

    “切……不好,说漏嘴了。”

    “还是说,牧月老师你以前就认识他们么?”

    “……”一身黑色的装束,带着无框眼镜的俊美青年牧月筝弦,不高兴的伸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

    “哼,不告诉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05

主题

176

好友

1973

积分

lvup
UID
66521
葱籽
40
橘子
20
大葱
20
章鱼
22
酒瓶
20

新年勋章 圣诞勋章 新葱勋章 mCm-30 mCm-50 时间的葱 mCm-100 mCm-200 mDc-100 平凡葱印 mDc-56 mCm-500

发表于 14-3-14 18:38 |显示全部楼层
酱油牧月终于出现了=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490

积分

lvup
UID
103053
葱籽
244
橘子
6
大葱
0
章鱼
95
酒瓶
0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3-16 21:31 来自萌葱窝移动版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这是紫音跟真一的战争啊:O越来越期待这卷的主打歌了^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2

好友

2448

积分

lvup
UID
33560
葱籽
1476
橘子
16
大葱
6
章鱼
472
酒瓶
5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3-21 09:23 |显示全部楼层
以你为名的2光芒 发表于 14-3-16 21:31
于是这是紫音跟真一的战争啊:O越来越期待这卷的主打歌了^ω^

啊哈哈,为了避免战争,咱都没让紫音出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490

积分

lvup
UID
103053
葱籽
244
橘子
6
大葱
0
章鱼
95
酒瓶
0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3-22 11:17 来自萌葱窝移动版 |显示全部楼层
冰源圣羽 发表于 14-3-21 09:23 啊哈哈,为了避免战争,咱都没让紫音出现

要我说如果紫音真的出来的话真一就只能单相思了2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2

好友

2448

积分

lvup
UID
33560
葱籽
1476
橘子
16
大葱
6
章鱼
472
酒瓶
5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4-13 00:3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彩色的音符

    今天,对于miku和小薰他们来说,是个开心的日子。当然啦,对于这一群乐天又开朗的小伙伴们来说,每一天都是开心的一天,而今天呢,则是更加快乐的日子,至于为什么嘛——

    “弱音酱————啊啊,真的是弱音酱啊~”

    对于弱音初到东音大的第一份见面礼,就是小薰那肆无忌惮的熊抱和蹭脸了。平日里言行谨慎、一丝不苟的乖乖女,也只有在miku和弱音面前,才能如此的撒娇吧。看到如此可爱的小薰,一旁的克鲁茨已经忍不住在想了:“什么时候,可爱的小薰也能如此的对自己撒娇就好了!”

    “砰!”一记强有力的上勾拳,打爆了克鲁茨满脑子的粉色幻想的同时,把他本人也打飞出去好几米。可怜的男孩从地上滚了两圈之后,成大字型趴着不动了。

    “这……这种事情……不要说出来啊!”红晕满脸的小薰跺着脚,一脸娇羞的吼着。

    “哎?我……我说出来了么!”克鲁茨抬起头来,毫不顾忌的拉着老长的鼻血,不过看他一脸幸福的呆呆表情就知道,这显然不是被小薰打打的啦。

    “噗嗤~”弱音忍不住以手遮口,发出了可爱的笑声:“大家,还都是老样子呢,miku也是,小薰和克鲁茨君也是!”

    “是啊是啊,唯一变的就是我啦,变的更加不显眼了!”直树在一旁坏笑着挪揄弱音。

    “没有啦没有啦,直树君也是一点都没变呢。”弱音赶忙摇着小手补充了一句:“见到大家真的很高兴!”

    “不对不对~”小薰伸手拉过弱音,抱住女孩的肩膀:“这个时候应该说:‘我回来了’才对嘛!”

    “嗯,”弱音露出她那独有的恬静微笑,对着大伙工工整整的站好:“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X4。

    miku,小薰,克鲁茨和直树,异口同声的笑着迎接这位治愈系的女孩归队。就连刚刚觅食回来的小玉,也开心的发出“咪~”的欢呼,使劲蹭着女孩的脚脖子,迎接自己这位新朋友的到来。

    “不过可惜的是,今天紫音君不在哟,是不是失望啦?”把小玉抱在怀中,小薰露出了小恶魔一般的笑脸。

    “才……才没……失望……什么的……倒是有一点点……”

    弱音又是害羞,又略带失望的垂下眼角,不好意思的在胸前顶着手指。

    “哎……因为大家马上要考试了,瞳君又被那个恶魔老师抓走了。”难得弱音来到学校看望大家,小瞳却又被莉莉娅强行抓走,一想到这,miku也不开心的撅起嘴巴。

    “唔……连你们都害怕的老师啊……”弱音若有所思的望着天,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曾经的暴走老师——雾岛三叶子的形象:“这样的老师,真的能嫁出去么……”而此时此刻,正在钢琴教室里监督小瞳练习的虹村莉莉娅,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啊,原来大家都在啊~”一个新的声音打断了男孩女孩们亲昵的再会。寻声望去,正是这次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的“主谋”:天王寺真一,带着一脸天然无害的笑容站在了门口。

    “抱歉来晚了一点,哎嘿嘿。”

    真一挠着后脑勺跟大家道着歉。不过似乎大伙根本就没在意啦,或者说,大家的注意力完全被别的东西吸引了:

    “真一君你怎么穿成这样出门了?”克鲁茨首先发出了质疑。

    “还有你脸上怎么被树枝划的一道一道的……”miku一副怕疼的表情看着真一这一脸狼狈相。说起来,这位可怜的男孩每次在弱音面前出现的时候都是如此的狼狈呢。

    “呃……其实,今天是好不容易从家里逃出来的,为了逃避绘画的练习。还差点被姐姐逮到。”真一一脸苦笑的把头发里的树叶抖掉,这个样子好像小狗啊。

    “那这件衣服是怎么回事,感觉好豪华好贵的样子!”小薰这还是第一次见真一这身华服装束,这正是真一他在作画是才会穿的那件超华丽的丝绸和服。

    “唔……跑的太着急,来不及换衣服了。”男孩手忙脚乱的把衣服裹好,本来就宽大的和服,可不是那么容易穿的,平日里都是佣人们帮忙的,如今要真一自己来打理,果然还是难度过高了呢,眼看着他一脚踩在长长的下摆上,一头栽倒在地。

    “这个地方,你弄错了。”就在男孩挣扎着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弱音小声的说着,轻巧的挪步向前:“前襟,应该是左边压住右边,像这样……”

    女孩伸出纤纤小手,缓慢又认真的为真一理顺着每一道衣褶。拉直了前襟,整理好衣摆,缠好束腰,每一个动作都整洁利落。如此美丽如此纯净,把男孩看的痴痴呆呆,嘴巴张的老大都浑然不知。

    “嗯哼~果然连弱音酱也中招了呢~”克鲁茨和小薰同时露出一副坏坏的笑容。

    “哎?哎!!!对……对不起!(>_<)”弱音这才察觉到自己跟眼前这个男孩,相距不及一指,赶忙慌慌张张的逃到小薰背后,一脸羞红的挤着眼睛。

    “啊哈哈,没事啦弱音酱,”小薰把弱音从背后拉出来:“其实你也注意到了吧,真一君的特殊之处。”

    “哎?”大家的话语,让真一不明所以的歪了歪脑袋。

    “是啊,因为真一君太过废柴了,让人有一种‘这孩子,放着不管就完蛋了’的冲动,就像小动物一样,让人没法放心。”miku一脸正经的做出了这样的解释。如此天然的说出这么伤人的话语,直接把真一击沉了,可怜的男孩垂头丧气的蹲在墙角,挂着一脑袋的黑线画着圈圈。只有小玉跳到他的肩膀,安慰似的拍着他的脑袋。

    “这……这样啊……”弱音放心似的长长吐了口气。

    “不过,今天真一君把大家召集起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来着。”把可怜的男孩子打击的体无完肤之后,天然呆的miku这才想起了还有正事。说到这,真一也从消沉中恢复回来,至于为什么要召集大家聚在这里呢,这还要从前两天大家从真一家离开之后说起——

    “其实我刚刚就想问了,牧月老师你是不是跟紫音他们认识啊。”从牧月筝弦的话语中,即便是迟钝如斯的真一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哼,不告诉你。”面对自己爱徒的询问,牧月一脸不快的扭过头去,拒绝回答。

    “老师,告诉我嘛!我真的好想追到那个女孩啊,绝对要追到,嗯嗯!!”

    “弱音白么,不得不说,你的眼光还是值得肯定的。”牧月难得的夸赞了对方一句。这就让真一满心乐开了花:

    “老师果然跟他们都很熟!请一定要帮我啊,这可是我一生的幸福啊,我知道老师最有办法!对吧,牧月A梦……痛痛痛痛痛痛!”

    显然,牧月是不怎么喜欢这个称呼,他毫不留情的伸手把男孩的脸颊拉向一个奇怪的角度。看着他飙泪的无助表情,牧月也不忍心再欺负他了,看来真一的“小动物”模式,连牧月都抵抗不了啊~

    “我可不想帮你,太麻烦了。不过你如果想真的了解她的话,去听听他们的演出吧。”牧月站起身来,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谨记着万能的牧月这句话,真一今天才把大家都叫到了学校:

    “拜托大家,我希望能在正式作画的那天,能听着大家的演出作画!”卯足了劲,真一对着miku和她的伙伴们大大的一鞠躬,喊出了自己的请求。

    “哎!!!”对这种突如其来的请求,miku夸张的长大了嘴巴。

    “因为……因为大家,是我最憧憬的乐队,能听着你们的演出作画,是我一生的诉求!”真一再次使劲鞠躬。

    “可是……瞳君……”miku为难的皱起秀眉:“瞳君要复习考试,肯定没法参加大家的演出了,怎么办……”

    “请让我来。”弱音难得的提高了音量,吸引了所有人惊讶的目光。柔弱的小女孩,虽然还很腼腆,但是依然大声的说出自己的心声:“那个……请让我来,代替瞳君。毕竟,我也是乐队的一员,我还想跟miku、瞳君,跟小薰和克鲁茨,还有直树,小风,小连和小铃他们,还想和大家一起站在一个舞台上!”

    是啊,仔细想想,那个曾经一起站在舞台上,快乐高歌的日子,究竟过去多久了呢?每天沉浸在音乐海洋中的五个孩子,怎么能够理解弱音的孤独啊。

    “弱音酱……”想到这,小薰他们不由得围在弱音身边,或摸摸她的脑袋,或拍拍她的肩膀,或帮她擦去眼泪。大家无言的安慰着这个坚强勇敢,又寂寞柔弱的白色女孩。

    看到如此的场面,真一心中突然明白了一点,原来牧月老师想让自己看到的,就是这个啊!在自己不知道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他们究竟有过多少欢声笑语,有过多少挥洒的汗水,有过多少旁人无法插足的美丽回忆,才成就了他们今天如一家人一般的默契。

    心弦一动,迟钝的男孩突然开窍了似的,忽然理解了牧月筝弦的另一层含义:一方面促成弱音与大家的重逢,另一方面,藉由他们感人的再会,大幅提高自己在弱音心中的好感度。嘴上说懒得管他,其实暗地里,鬼才牧月筝弦已经为自己的小徒弟铺平了道路,这再次让天王寺真一佩服的五体投地。

    “真一君,真的非常感谢你,给了我们这个机会!”弱音恭恭敬敬的对着真一深深的一鞠躬。高兴的真一心花怒放:

    “牧月老师,你真是太厉害了!!”内心里,真一把自己的老师从头到脚的感谢了一个遍。

    “那么,真一君,下次正式作画是在什么时间呢?”

    “其实就是后天啦。”

    “哎!!!!!!!!!”真一天然的一句话,换来了伙伴们长长的一声惊呼。

    ☆ ☆ ☆ ☆ ☆

    “好,接下来的部分,注意跟着节奏!”

    “是!巡音老师!”弱音元气的回应着弱音的指导,认认真真的跟着直树的鼓点,弹奏着熟悉的旋律。

    “下一小节,小薰的贝斯跟上。”尽管面对着这么一群才华横溢的孩子们,巡音老师依然严厉的对待着每一次练习:“小薰,小薰你在发什么呆啊?”

    “啊……啊,对不起!”被巡音用乐谱夹敲了下脑袋,小薰这才反应过来,吐了吐舌头:“因为弱音酱的演奏实在是太好了,忍不住愣神了一下。”

    “是啊是啊,明明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跟大家合奏,就能这么完美的跟上节奏。”miku一脸兴奋的扑到弱音的背上:“而且旋律的处理好流畅啊,有瞳君的感觉呢。”

    “哎嘿嘿,”弱音腼腆的一笑,陶瓷娃娃一般纯白无暇的脸颊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云:“因为这是瞳君教给人家的。”

    “咕……”女孩的纯情与青涩,让miku醋意大增,女孩鼓起脸颊:“人家也要加油的说!”

    “我说真是没想到啊,短短一天的时间,大家能配合的这么好。尤其是弱音同学的回归,简直是惊艳的表演啊。”

    克鲁茨说完,弹下指尖下最后一个音,然后站起身来。直树也兴奋的把鼓槌随手一扔,miku放下麦克风,小薰更是直接把弱音抱在怀中。大家默契的围在弱音身边,为这位努力的女孩送上热烈的掌声。

    “哎……那个……谢谢大家!”弱音把小拳头握在胸前,呼吸有点急促,眼圈有点红红的,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团聚啊。其实弱音早就听出来了,伙伴们为了照顾不够熟练的自己,默契的放缓了节奏,大家果然还是那些自己最爱、也是最爱自己的挚友们,被伙伴的乐声和爱包围着,弱音此刻的感觉,除了幸福还是幸福。

    “那么,这几首曲子,够我们明天演出用了吧!”miku兴奋的跳着小脚,她早就迫不及待的想登上大大的舞台了呢。

    “嗯,足够了足够了。”

    “那个!”而弱音吞吞吐吐的打断了大家的议论:“那个……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加上我的这个……曲子。”

    啊啊,果然还是超害羞呢,弱音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变成低着头超小声的嘟哝。

    “哎!真的啊,弱音酱的曲子,无论时间多么赶,也一定要练的说!”miku早就闪着星星眼了。曾经跟弱音合作过一次的她当然知道,在弱音那柔柔弱弱的小身体里,可是蕴藏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哦。

    “那……那就献丑了……”得到大家的肯定,弱音这才低着脑袋,把藏在身后,攥的皱巴巴的乐谱拿到了大家面前。

    “这……这是……”只看了几句,大家就忍不住面面相觑了。

    “哎?”看着伙伴们的反应,弱音紧张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说呢,”小薰露出小恶魔一般的坏笑:“真不愧是弱音酱啊。”

    “是啊是啊,能写出跟紫音君一样味道,一样风格的曲子,别人可是谁都做不到的哟。”克鲁茨也跟着挪揄着害羞的女孩。

    “咕……弱音酱好狡猾!”miku顾着脸颊,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哎……我没有啦……”真不知道大家是夸奖她啊,还是笑话她,弱音慌乱的摇着小手。

    “马上就要中午了,我拜托小风为大家准备了午饭,趁着时间咱们赶快练习吧!”不愧是直树,这些润物细无声的细致关怀,弱音也是那么的怀念呢!

    “好哦好哦,这么赞的曲子,怎么舍得放手啊!”

    “为了明天加油!”

    “哦!!!!”X5

    ☆ ☆ ☆ ☆ ☆

    终于,这一天来到了,弱音能够再次跟伙伴们站在舞台上的这一刻来到了!今天真是天公作美啊,一轮红日当头,万里无云的天空,那深邃的湛蓝的让人心旷神怡。习习的微风带走了多余的温度,让那火红的旭日多了几分温柔。当然了,也多亏了巡音老师和天王寺家各种各样的关系网,等miku他们来到圣玛利亚女子学院的时候,老师们早就在校园里搭好了舞台。

    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在舞台的旁边,挂着一副巨大的纯白绢布。上等的丝绸加上繁复的手工工艺精心雕琢出的绸缎,如雪白的瀑布一般在阳光下炫耀着自己的洁白。阳光照上去,非但不觉刺眼,反而还反射出一层彩虹色的光晕。不用说,这里就是属于天王寺真一的舞台,今天,他的突发奇想让色彩与音符,这两个唯美的艺术形式得到了融合。当然啦,这搞不好是牧月的主意哟~(笑)

    “啊,那个绿头发的小女孩,好可爱啊!好想抱一抱她!”“那边,有男人,不会很可怕吧!”“但是他们真的很帅啊!”

    舞台上的俊男靓女们,果然是第一时间吸引了全校的大小姐们艳羡不已的视线。

    “快看,那不是茶道部的弱音同学么!”“啊,弱音同学果然好帅啊!”

    弱音叼着拨片仔细调整琴弦的身影也很快被学姐们认出。习惯了那个一身古风的和服形象,如今扎着马尾,一身凸显火辣身材的短裤和制服,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就在这时,我们的另一位主角:天王寺真一,身披一身华贵的和服,在众多女佣和画工的簇拥下登场了。这样的大排场,小薰和克鲁茨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呢,对这个平日里貌不惊人的瘦小男孩瞬间就另眼相看了呢。

    “多谢大家能够支持我任性的想法。”平日里大大咧咧没头没脑的真一,竟然还有这么认真帅气的一面啊,他恭恭敬敬的向miku和弱音鞠躬致谢,轻挽起宽大的袖袍,把一只巨大的毛笔横抱在身前,转身面向了属于自己的纯白的舞台。

    “那么,请开始吧!”

    一句话,就像是点燃现场气氛的焰火,从直树铿锵有力的鼓点声中,欢快的乐声响彻天际。

    第一首,是miku最为喜欢的《世界第一公主殿下》,可爱俏皮,带点小小酸甜味道的歌词圆滚滚的洒向校园的每个角落。那些温室中长大的大小姐们,怎么会见过如此的演出,一股从未有过的心跳,随着节奏的衬托怦然心动。大家都不由得忘记了那些无用的礼节与束缚,挥舞着手臂,与乐声一起欢呼。

    接着,是大家共同创作的《ARIA》,这首超现代风格的咏叹调用它如天外飞仙一般的想象力,让所有人动容。不同于众人,仅用了一天时间来熟悉这首曲子的弱音,却表现的让人赞叹不已,圆润的音符从她手中滚滚流出,带着蓬勃的生命力,向人们展现了这个文静,淡雅的小姑娘真正的魅力。

    下一首,是miku和弱音共同创作的《虽然歌是无形的》。两个女孩为了共同憧憬的男孩,所写下的心之诗篇,每一字每一句,都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浓厚情感,让人不由得安静下来,细细聆听这首美丽的叙事诗。而这一首歌,更是将弱音的冰雪聪明展现的淋漓尽致,从刚刚开始就一动未动,认真听歌的真一,在听到这首歌时,也忍不住抬起头来,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心目中的这位白色的女神。

    三首歌唱完,全校的气氛早就爆棚了。但唯独真一还一笔未动。台上的几个孩子面面相觑:难道是自己的歌声和乐曲,没能打动这位天然呆的少年么?

    “弱音酱,接下来是你那首!预备——”

    miku回头冲大家渣渣眼睛,大家也心领神会的一点头。紧接着,绚丽的钢琴声,奏响了活泼阳光的前奏。在鼓点的伴奏之中,miku跳着小小的舞步来到弹奏着吉他的弱音面前,挽起女孩的胳膊,把一脸诧异的她拉到了舞台最前面。

    “来跟我一起唱啊!”接着,miku点着脚尖,跟着节奏跳着圆转的小巧舞步,葱绿色的长发拂过弱音的鼻尖,痒痒的感觉好舒服,美丽的音乐精灵,用她那无差别大放送的元气可爱,带动起弱音那跃跃欲试的小小心跳,而就在此时,miku轻启朱唇,那甜美的嗓音随着音乐展翅翱翔:

    “いつからだろう(什麼时候开始的呢)”

    “君の笑う声远く(你的笑声逐渐遥远)”

    “幸せの终わりなんて(幸福的终结其实)”

    “あっけないものだね(是太过简单的终点)”

    一边唱,miku一边冲着弱音招招手,闪动的翠瞳呼唤着弱音的加入。白色的女孩有点娇羞有点怯懦的犹豫着,而此时,miku的歌喉再次响起,元气个歌声再次荡漾在校园之中:

    “数え切れない(数也数不清)”

    “涙もけだるい明日も(甚至疲於流泪的明日)”

    “交わした言叶全て(都不让交错的语言)”

    “想い出にはさせない(所有的想念空费)”

    铿锵有力的鼓点仿佛带动着弱音的心跳一般,越来越快,越来越激烈,眼看着伙伴们快乐的挥洒着青春的汗水,看着他们无畏无惧,比之旭日还要灿烂的笑容;听着自己那包含思念与励志阳光的歌词在miku那天籁的声线中表现的淋漓尽致,这让女孩怎么能不心动?不知不觉的,弱音已经慢慢的跟上了miku的舞步,两个绝美的女孩子,一起跳起踢踏的步伐,一起随着旋律挥动着胳膊,两个甜美的声音一起,唱出那金黄色的绚烂歌声:

    “君の笑颜取り戻す为(为了再次看见你的笑容)”

    “何度でも仆は歌を止めない(无论几回 我都不会停止歌唱)”

    “いくつもの夜を越え(越过无以计数的夜晚)”

    “この愿いかなうその日まで(直到这份心愿实现的那一天)”

    一小段高潮暂歇,miku默契的安静下来,由弱音独自唱响这属于她的旋律:

    “谛めていた(放弃了一切)”

    “壊れかけた旋律を(就快崩毁的旋律)”

    “拾い集めて(将之片片拾起)”

    “もう一度魔法かけるの(再一次赋予魔法)”

    再次袭来的高潮的风暴,miku抓住了韵律的尾巴,两个女孩的声音,再次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在校园之中,树林之间,楼宇之内,欢腾的人潮人海之上,快乐的飞翔:

    “君の笑颜取り返す为(为了再次看见你的笑容)”

    “いつだって仆は歌を止めない(无论何时 我都不会停止歌唱)”

    “流れる星に愿う(对著流星许下心愿)”

    “この想い届くその日まで(直到这份想念传达给你那天)”

    而这时,台下的真一,终于露出了惊艳的目光。当他看到弱音随着节奏跳跃起舞,唱出属于自己的歌声之时,他看到了,他终于看到了,那梦寐以求的色彩,那是火红的旭日照在她洁白的发梢之上,所折射出来的健康积极、快乐勇敢的色彩。

    如正午的红日一般的浓浓暖色、如清晨的旭日一般的鲜艳亮色,还有如女孩的长发一般的纯洁冷色,混合在一起。这就是伴随着真一心动的瞬间而找到的音律的色彩,那是正如歌名一般——象征着蓬勃生命的金黄色彩(Yellow)!

    男孩动笔了,饱满的金色浸湿了大片的画布,男孩仿佛也随着歌声起舞一般,挥舞着画笔,把一片又一片富有生命力的色彩,飞跃在自己的舞台之中,而此时的miku和弱音,以丝毫不逊于男孩的气势,快乐的唱出新的旋律:

    “ピリオドは(要打上句点)”

    “まだ早すぎるよ(现在还太早了点)”

    “伝えたい(想告诉你的)”

    “言叶はたくさん(话语还有好多好多)”

    “あの朝の(让那个早晨的)”

    “光をOne More Time(光芒重现One More Time)”

    “あの场所を谁もがそう(就在那个地方不管是谁都 )”

    “みんな待っている(大家都等待著你)”

    曲声骤然一歇,两个女孩深吸一口气,对视一眼,默契的一点头,接着,高亢的旋律,带着天籁的歌喉,唱出最活力四射的高潮:

    “辉くようなYellowの朝(闪闪辉耀一般 Yellow 的早晨)”

    “いつだって仆ら忘れられない(无论何时 我们都不会忘记)”

    “音と光のシャワー(沐浴音符与光芒)”

    “终わることのないStep & Clap(永不结束的 Step & Clap)”

    “君の笑颜取り戻す为(为了再次看见你的笑容)”

    “何度でも仆は歌を止めない(无论几回 我都不会停止歌唱)”

    “いくつもの夜を越え(越过无以计数的夜晚)”

    “この愿いかなうその时まで(直到这份心愿实现的那一刻)”

    最后长长的拖音,miku那美到极致,又细到极致的声线,飘渺悠长却源源不断,仿佛不舍这如此美丽的旋律一般,久久不停息。伴随着最后一声钢琴音符的落地,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而迎接它的,是如海浪汹涌而来的满堂的喝彩与掌声。

    “接下来还要!”miku元气的喊声,压过了所有的欢呼。看她脸蛋红红的,晶莹的汗珠挂在发梢,却无法抑制她对音乐的渴望,当然咯,小薰、克鲁茨、直树,当然还有弱音自己,大家不都是一样的么!那么还等什么?继续的高歌吧!

    一曲,又一曲,再一曲!一首一首熟悉的歌曲,一段一段曾经萦绕耳边的旋律,再次从自己的手中绽放,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回忆,大家的欢声笑语,酝酿着韵律的芬芳,从心底涌了起来。弱音沉醉在幸福的乐声之中,闭上双眼挺起胸膛,乘着音乐为自己搭起的无形的羽翼,飞翔在没有没有忧郁寂寞的幸福天空。

    而真一也仿佛不愿浪费着美好的时光,奋笔疾书,下笔有神。浓厚的色彩配上灵动的笔触,把他心中最完美的画卷分毫不差的透过笔尖,透过手指,透过胳膊,透过内心透过灵魂,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啊,看到了,那是一片壮丽的自然,那是一片生机盎然的金色:大片的向日葵田。一颗颗亭亭玉立的向日葵,扎根在肥沃的大地上,茁壮的成长。就像他身边这几个不可思议的朋友们,永远昂着头,追逐着温暖的阳光。

    “啊,是向日葵,好漂亮!”

    “是啊,仿佛透过画卷,就能闻到泥土的味道,还有向日葵的香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miku、弱音和伙伴们,唱完了所有的歌,把曾经的酸甜苦辣,所有的快乐回忆唱了个遍。这才心满意足的一屁股跌坐在台上。喘着粗气看着真一完成这副旷世佳作。

    “真一君,意外的好厉害呢!”小薰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对真一投去了赞美的目光。

    “不,厉害的是你们。”真一真诚的对大家说:“这幅画,就是我从你们身上看到的,这是我到目前为止,见过最美的画卷。”

    “唔……好……好害羞!”miku被男孩夸的不好意思了,伸手捂住红红的脸蛋,羞赧的摇晃着大大的马尾。

    “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弱音酱这次没能见到紫音君呢。”小薰略带惋惜的抚摸着依靠在她身边的弱音。

    “没关系啦,”弱音露出她那特有的恬静美丽的笑容:“看到真一君的这幅画,就仿佛是看到了瞳君一样!”

    “啊,真的呢!”miku也凑过脑袋来,用力的吸一吸鼻子:“有瞳君的味道,嘿嘿!”

    “是啊,虽然说你是看着我们的演奏画出来的画,但是最符合这幅画气质的,果然还是紫音同学啊!”直树也由衷的感叹。

    “搞不好,这种向日葵一般的乐观与活力,就是紫音他‘传染’给我们的哟。”

    克鲁茨的总结好准确啊,大家忍不住倒在地上,笑成一团。

    ☆ ☆ ☆ ☆ ☆

    “抱歉,紫音同学!”真一十分认真的鞠躬道歉着,一边把小瞳请进自己家的客厅:“明知道你要考试了,还把你请到家里来。”

    “唔……我也该多谢你,把我从莉莉娅同学的魔掌中解救出来呢。”经过这么几天的斯巴达式的训练,小瞳感觉憔悴了好多呢。看着真一如此的郑重其事,他摆着手笑了笑:“不过到底是什么事啊,这么正儿八经的来找我。”

    “其实,这段时间帮弱音同学的学校画了一幅画。”真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人家总觉得少点什么,所以特意请紫音同学帮忙来了。”

    “我又不会画画啦,哪里能帮上你……”小瞳话说到一半就卡主了。眼前那副惊艳一般的向日葵画卷,美的让他倒吸一口气:“这……好美!这么完美的作品,真一君还是不满意么?”

    “唔……总觉得,缺少那么一点,对,就是点睛之笔。”真一苦恼的眯着眼睛:“所以这次特意请紫音同学来帮我个忙。”

    “什么忙?”

    “请你弹奏一首曲子。而且,务必请你想着弱音同学,弹一首曲子!”

    “哎???”对这种奇怪的要求,小瞳满脑袋冒问号。

    “好啦好啦,请开始吧!”真一整理好衣襟,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小瞳面前。

    小瞳低头沉思片刻,闭上了眼睛,怀抱着吉他悠然的奏响了清澈的旋律。《D大调卡农》,那是再熟悉不过的曲子,在小瞳的指尖,却弹出一丝轻柔的凉意。追随着乐声,真一仿佛看到了白雪飘飞的圣诞之夜,庄严的教堂和手捧蜡烛高唱圣歌的人们。明明是一副冬日的镜像,却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暖,就像温柔守候着自己背影的家人,等你蓦然回首,才发现对方那一抹微笑,是如此的恬淡美好。

    就是这样一股暖意,从琴声之中悠然钻入真一的胸怀,他默默的提笔,为那副画卷点下了最为精彩的一抹艳丽。

    画面上,大朵大朵盛开的向日葵之中,一袭雪白的长裙,一顶淡黄的草帽,一位少女的背影,让正副浓郁色彩的画卷,瞬间变得清新脱俗,美艳不可方物。

    “真一君,你真的是太……太厉害了!”如此美丽的画面,让小瞳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了。

    “哎嘿嘿,其实这都是大家的功劳啦。”真一被夸的,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脑勺:“不过这次真是可惜呢,紫音同学没能跟大家一起来演奏,也没能见到弱音同学。”

    “没关系啦,看到真一君的这幅画,就仿佛是看到了弱音一样!。”小瞳仿佛弥补了这几日的哭闹,露出了会心的一笑。

    “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样的默契,真的是能说出同样的话呢。”真一惊叹的合不拢嘴。

    “哎?什么?”

    “没……没什么。反正我就是比不过你们嘛!”不知怎么回事,真一突然有点恼火了,抓了抓长长的头发。

    “哎哎!!!!!”

    “呜哇!!!!人家失恋了啊!!!!!!!!”

    一边喊着,真一飙着泪跑走了。留下小瞳一个人,摸不着头脑的愣在那里。没错啊,真一君,要想战胜小瞳和弱音之间的羁绊,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490

积分

lvup
UID
103053
葱籽
244
橘子
6
大葱
0
章鱼
95
酒瓶
0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4-13 21:30 来自萌葱窝移动版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也是被遗弃的小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05

主题

176

好友

1973

积分

lvup
UID
66521
葱籽
40
橘子
20
大葱
20
章鱼
22
酒瓶
20

新年勋章 圣诞勋章 新葱勋章 mCm-30 mCm-50 时间的葱 mCm-100 mCm-200 mDc-100 平凡葱印 mDc-56 mCm-500

发表于 14-4-13 23:06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确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2

好友

2448

积分

lvup
UID
33560
葱籽
1476
橘子
16
大葱
6
章鱼
472
酒瓶
5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4-4-16 16:52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大家好,这里是冰源~距离上一次跟大家见面,已经过了……呃……过了……过了两三个月了呢!竟然已经这么久了,某冰都没有发现!(吐槽:谁过来拍它啊,我出砖!)

    呵呵(抱头蹲防中),实在是对不起大伙,由于某冰这段时间又陷入了繁忙的工作加班之中(偶尔也会发发懒什么的),每天的闲暇时间非常之少,再加上为了追求质量而来回的推倒重来,导致了咱经常是几个星期下来都没什么进展。虽然说对于现状某冰没什么办法去改变它,但是咱会继续努力创作的,尽可能的加快点更新的速度,当然了,就算是保证不了速度,咱也会全力保证质量的,这是冰源的执着,嗯嗯(握拳)!

    言归正传,关于本篇的故事呢。大家一眼就看明白了,咱已经在谋划着拉近弱音和真一的关系了。其实看过初次第一季的朋友们,一直都在惦记着这个事情啦,《初次》是一部以治愈与纯爱为主题的故事,咱绝对不允许狗血的后宫剧情出现(一方面也来自至今单身的某冰的怨念)。所以弱音的归属成了大家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某冰也不止一次的说过,弱音酱是咱目前为止塑造的最为喜欢的角色,她的纯真善良、温柔恬静,以及对小瞳的一往情深,怎能让人不喜爱呢?

    为了能让弱音找到一个关心她爱护她,打从内心里爱着她的心灵归宿。某冰可谓是绞尽脑汁,当然咯,咱可是并没有承认真一就是弱音的另一半,他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很多某冰设置的难关要闯啊,嘿嘿(一脸坏笑中),当然咯,真一也有他的优势,比如说,他有个万能的家庭教师。

    对于牧月这一角色,一直是咱比较头疼的地方,因为他实在是太万能了,只要他一出场,强大的气场就把主角们甩的远远的。以至于在《初次》第一季的时候,某冰搞过一个人物受欢迎程度的投票,牧月的人气竟然力压众多主角高居榜首,吓得人家不得不努力的削减他的戏份。所以从第二季开场至今,这才是他第一次正式的露面呢,不过一上来就作为真一的“亲友团”,这让真一可是捡了个大便宜呢。

    当然,本卷的主题,可不是来便宜真一的。其实这一卷里已经没少便宜了他了,先是看光了一票女生,然后对弱音一见钟情,还有显赫的家世和天才一般的身手,但是这都不是重点!其实,本次故事最重要的,是弱音的回归,回到了miku和小瞳他们身边,回归到美好的音乐海洋之中,不再受着贵族礼法和那么多大小姐们的约束,回归到自由快乐的伙伴们身边,这才本篇是最开心,最快乐的,也是最阳光的主题。

    说到这,大家也就不难理解本卷的主打歌——Yellow了吧。如阳光一般的旋律,活泼动感的节奏,却配合着略带寂寞与思念的歌词,但是在miku那天籁的歌喉衬托之下,把整首歌演绎的无比完美,歌声中透出的那种坚强不屈的阳光精神,真的跟咱笔下的弱音太像太像了。

    接下来,依然是给出yellow的视频,动感的miku和她那一身鲜亮的柠檬色,让人过目难忘: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A1NjM1NTAw.html

    好啦,本次的故事,也在小瞳的乐曲的余韵之中到了尾声,可怜的小瞳终于在最后露了个脸。接下来,我们的男主角该回归了吧,那么又有什么样的故事在等着大家呢?还是那句话:请拭目以待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驻葱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