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大葱战将

[V家同人连载] 【同人续作】《初音消失的未来》

[复制链接]

62

主题

56

好友

4461

积分

沉睡的守护神

UID
8826
葱籽
5247
橘子
42
大葱
11
章鱼
819
酒瓶
4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7-3-18 00:19 |显示全部楼层
大葱战将 发表于 17-3-15 21:03
坑不好填,但是绝不弃

恩恩,加油哦


更多
没有比较,就显不出长处;没有欣赏的人,乌鸦的歌声也就和云雀一样。要是夜莺在白天杂在聒噪里歌唱,人家绝不以为它比鹪鹩唱得更美。多少事情因为逢到有利的环境,才能达到尽善的境界,博得一声恰当的赞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

好友

141

积分

lvup
UID
179071
葱籽
100
橘子
11
大葱
1
章鱼
22
酒瓶
1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7-3-18 12:1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轩雨森林
近些天来,谢云晖一直没参加过实验室的集体活动,听师兄说他也并没有离开学校,而是在一间像是仓库一样的备用车间不知在鼓捣些什么。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在车间的一块空地上有一架类似发射天线模样的信号发射装置,我好奇的问他那个装置是什么,他只说是用来排除实验故障的安全类装置。听说最近他和师兄闹了点矛盾,可能心情不太好,我便没有多问,我目前的主要工作还是写论文。
《从低维到高维的仿生材料制备及其应用进展》是一篇综述性质的学术论文,自知自己的知识储备和那百分之一的灵感都不达标,所以干脆避开科研创新点方面的劣势,能够把前辈们的科研成果思路清晰的总结和归纳,有时候也能写出高水平的文章来。如果仔细想想,这篇论文还是可以加一些“私货”进去的:高机能人工人体研究室里面的那支机械手臂就是我和爱科的杰作。
正在我苦苦思索把有关机械手臂的论述怎样不留痕迹地加进这篇综述性论文的时候,山崎师兄突然兴致勃勃的走来。
“朝乃同学,论文写得还顺利吧?”
“嗯,正在构思关键部分。”
“哦,是啊。今晚有没有空?”
“师兄有什么事吗?”
“今晚带你去见个美女。”
想不到师兄也会说这种话,我认为他只是开个玩笑。
“既然师兄都说是美女了,那么有没有空我都要见上一见。”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今晚在轩雨印象餐厅见面,我们在里间左边第二桌的位置等你们。”
“你说我们?”
“已经通知你的香织姐和你一起去了。”
“我怎么不知道?”香织姐反驳道。
“一早不是就和你说了吗?”
“你又没说因为什么事。早上你只是说的请客。”
“我也是为了公事,森巢老师要求咱们实验小组在下个学期招募几个本科生过来做兼职。”
“然后你就内定了?你要招美女过来我没意见,是吧朝乃?”
“我是没什么意见啦,不过要是美女的话…”回答这种话里有话的问题对于从不擅长和女生打交道的我实在是勉为其难,好在师兄及时的把话抢了过去。
“藤沢你总是爱乱扣帽子,我是请人家来帮咱们实验室个忙。我又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待会等晚上过去你就知道了。”
“切,我并不感兴趣。”
“香织姐还是过去吧,就我自己去会被当作灯泡的。”
“不关我事,反正你是去看美女的。”香织姐把脸转向一边,双臂抱在胸前。
“香织姐一开始还不是冲着饭去的。”
“你……”
眼看香织姐顺手抄起一本书要冲我的头砸下来,我赶紧改口:“有香织姐在,哪还用看什么美女。”
“真的吗?一会如果被我发现你只是在敷衍我,那你就死定了。”

傍晚时分,山崎师兄先去接那位神秘的“美女”,于是只有我和香织姐前往轩雨印象。这是被大家公认的学校附近用餐环境最好的一家西餐厅,既有欧式的奢华又不乏东方元素中精致典雅的特点。
“香织姐,你…”
“不认识我了吗?”
一头浓密的咖啡色中分披肩发,天然波浪形的秀发增添了少许蓬松质感;一身深蓝无袖连衣长裙,裙摆过膝,窈窕的身姿在半透明的纱织面料中若隐若现;一双黑色高跟鞋完美地凸显出小腿的诱人弧度。站在这样骄傲华丽的存在面前,即使之前彼此非常熟悉也难免感到有些自惭形秽。
一时间实在没想好说什么:“真漂亮…那个…咱们走吧。”
幸好香织姐对这样的评价并没有感到不满,至少表面看上去是这样。其实餐厅就在学校附近,但是常识告诉我一身这样装束的女生不宜走太多的路,于是叫了辆车。
来到餐厅,找到山崎师兄先前指定的餐桌的位置,发现师兄和那位神秘女孩已经到了。亚麻色柔软的流苏髻,白色修身衬衫配上西装裙,给人一种优雅、成熟而且干练的气质。
“师兄、师姐好。”我贸然的根据自己的第一印象打了招呼,发现山崎师兄表情有些尴尬,旁边的女孩则轻轻地笑出了声。
“说什么呢,朝乃,人家可是…”
“你好,我叫杉本莉柰。”女孩打断师兄的话,并向我礼节性的握手。
“我叫筱里朝乃,正在读研一,是山崎的师弟,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小师弟,呵呵。”
相互介绍过后,我们四人按照乒乓球里面男女混双的相对位置坐下,杉本莉柰坐在我旁边,和师兄位置相对,坐在这里能隐约闻到香薰的味道,可当你注意它时又闻不到什么。
“说起来这两年真的很感谢山崎学长的关照。”
“山崎…学长?”
“是呀,从去年开始,山崎学长就一直是我们班的助教。学长就像一位贴心的大哥哥,在学习和生活上给予我们许多帮助,听说其他班的同学都很羡慕我们班呢。”
“这话折煞我了,我也只不过是尽一名学长应该尽的义务而已。莉柰同学实在过奖。”师兄赶紧接过话来。
“那莉柰同学岂不是…”我也感到一阵尴尬。
“莉柰同学是大三的本科生,朝乃,是你自己喊人家师姐的。”师兄说道。
“朝乃同学把人家喊老了哦。我这个师弟总是愣头愣脑的,莉柰同学你不要介意哈。”
“哦,那真的对不起。我只是看到你和山崎师兄很熟悉的样子,才误以为你们是同学。”一边在心里埋怨香织姐的落井下石一边赶忙道歉。
“我并没有介意啊。小师弟,你不用担心。”
后来经过山崎师兄的介绍,我知道杉本莉柰是学校心理协会会长,除日常的社团管理工作外,还经常带领社团骨干去和心理专业相关的企业部门拉赞助,为社团赚取经费。虽然在校身份是大三的学生,并且对我和香织姐也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有了这些职场方面的阅历,应对我们几个的谈话也显得游刃有余,甚至在我们四人当中有点反客为主的劲头。
“学长找我来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吧?”
“没事情就不能约你吗?”
“呵呵,学长能够约我,这让我很开心。”两瓣娇艳嘴唇轻轻张合,“但是事情还是要做的,特别是学长的事情也是我的分内事,学长请直说吧。”
“是这样的,我们的导师森巢老师你应该也是见过的,按照老师的意思,需要在学校本科生里面招募几个非我们这个专业的实习生,来协助我们进行实验。”
“这样的事情直接在学校官网上发个招聘启事不就行了?还有你刚才说要招几个非本专业的学生来协助你们实验,我没听错吧?”
“这确实是老师的意思。具体的工作内容老师没有向我们透露,这项工作具有一定的保密性,因此我们决定不要在网站上公开招聘。但是我们也有一定的选拔条件,这就需要莉柰同学的帮助了。”
“呵呵,这听起来蛮有意思的。”
“之前在校园里经常见到你们心理协会的干事们会发一些心理健康的小册子,注意到宣传册里面包括一些性格测试之类的内容,我们是想通过一系列性格测试的题目来初步筛选出符合性格要求的同学,然后我们会对他们进行调查,最后会录取性格与我们的实验工作要求匹配度高的同学。”
“那学长看我怎么样呢?”莉柰同学眨了眨眼睛,笑靥如花。
“额…按照老师的意思,我们需要挑选出沉稳踏实、行动谨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守秘密,更重要一点是,这名同学一定得是个外表普通,不会太引人注意的那种。”说罢看了看我,“其实朝乃同学就挺符合我们要求的,只是因为他也是我们这个专业的,可惜了。”
“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呵呵。”我随即应和道。山崎师兄这句话勾起了我一些不好的回忆,虽然师兄从未向我提及森巢老师做过何指示,但是通过上面的对话,我也大概能够推测出这项实验协助工作意味着什么,这个时候恐怕连师兄自己都还不清楚。
“这话什么意思呀,学长。人家也可以做一个邻家少女类型的女生哦。”
“那是当然,我当然相信以莉柰同学的能力是绝对能够胜任这种工作的。只不过对你,我觉得有些大材小用了,毕竟这项工作没有什么专业技能要求,甚至说要求不能有任何专业相关的技能。不过你要是能够推荐几个符合要求的学弟学妹们过来倒是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指的是社团里的孩子们嘛,他们的确大部分都挺活跃的,喜欢挑战新鲜的工作。只不过现在临近暑假,很多都已经回家了,学长的实验工作大概什么时候启动。”
“这个不急,也要等秋季开学才开始。不过假期最好能够让他们在网上完成性格测试的内容,我们这边也好利用假期时间进行逐个分析。”
“那就好办了,我会在假期内帮学长物色,十多个人,够不够呢?”
“那真是太好了,多多益善吧。工资呢…就按照国家规定的实习生的待遇规格吧。”
“其实…最好不要有工资。”杉本莉柰意味深长的说道。
“哦?那怎么行,我们可不能白白占有别人的劳动果实。”
“学长,我觉得呢,如果让他们把这项工作当成一种锻炼的话,他们可能会抱着更积极的态度。现在的孩子们热衷于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各种校级、市级甚至国家级的大赛,做更多的兼职,多半是为了展示自己,也好在将来自己的简历上添枝加叶,如果变成了工资,反而会让他们觉得这只是普通的打工。”
“这个论点很新奇哦,我听说过饥饿营销,还是第一次听说饥饿兼职。有意思,然而社会并不是由他们所想的那样,任何一个组织都不会真正去关心他们的员工有多优秀,只要这个人有价值,就留着,没有就请离开。只是这样简单有效的逻辑。”
“学长不必为他们担心,至少他们还有梦想。”说到这里,莉柰的眼神有些玩味。
“梦想?那我可要羡慕他们啦。哈哈。”
“呵呵呵。那学长,祝我们合作愉快!”
“Cheers!”
我和香织姐也跟着举杯。我发现莉柰同学脸颊微红,如泼墨山水般氤氲朦胧,忍不住细瞧了瞧,紧接着就感觉小腿被人从正面踢了一脚,我下意识的将膝盖向上一提,结果磕到了餐桌下沿,整个桌子随之一颤。
此时杉本莉柰和师兄同时看向我这边。“小师弟怎么了嘛?”
“那个,没什么,膝跳反射,哈。”
“莉柰同学,你不用管他,这家伙平时也有些奇怪。”
听看到香织姐幸灾乐祸的样子,我恶狠狠瞪了她一眼,而对方却把头瞥向一边,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自知这个时候显得越生气,对方就会越得意,于是干脆低头向下看去,却正中了香织姐的下怀。只见香织姐翘着二郎腿,右脚脚尖正得意地将那只高跟鞋来回挑动,粉白相间的足弓忽隐忽现,挑动的岂止是高跟鞋,更是人的心弦。谁又曾想到这双精致绝伦的尤物实则不折不扣的大杀器,曾经使那个试图在练功房伺机而动的血气方刚小伙在病床上躺了很久。
发现了什么的香织姐嘴角微微上扬,微笑的看向我这里,嫣然中略带几分嘲讽,随后又微微摇了摇头。自觉上套的我不敢动任何歪念,只得努力地调整呼吸,强压下内心的悸动,苦苦思索对策以摆脱目前的窘境。考虑到目前情况下没有适当的语言能够进行反击,毕竟莉柰同学就在旁边,一来必须要保持形象,虽然一开始就有点小尴尬,二来还有可能把刚才不光彩的想法给说漏,那样就彻底让人家看笑话了。于是索性继续装傻,冲香织姐嘿嘿的笑。香织姐一是摸不着头绪,疑惑着看向我。我用两个食指比划下长度,并不怀好意的冲香织姐眨了眨眼睛。过会再一低头发现香织姐的二郎腿已经收起,鞋子也穿上了。对于这种傲娇型美女的挑衅,有时候无端的笑容比任何语言更有杀伤力。
这时候香织姐把头伸过来,又冲我勾了勾手指,示意有话要单独对我说。我虽不情愿,但还是觉得不要把事情做太满的好,也把头伸了过去。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难看。”
“…大约够四十码了吧?”我指了指桌子下面。
“你……”
这时如果眼神幽怨就能够杀人的话…可惜不能,刚才的话没有旁人听见,不过保险起见,我还是决定向后坐一点,把腿也向后收了收。

“那么测试的事情就拜托莉柰同学了。”
“哪里。非常感谢学长学姐,还有‘小师弟’的招待。”
“要不,藤沢、朝乃,你们先回去,我去送一送莉柰同学。”
“学长不用了吧。”
“那怎么行,我可是个称职的学长哦。”
“那么莉柰同学一路上要注意安全哦。”
“藤沢你这话就不厚道了吧。”
“咱们也走吧,‘小师弟’。”显然香织姐还没有忘记刚才的“仇”,攥着我的手就往回拽。
“我看应该注意安全的是我才对。啊!放手啊香织姐,我自己会走路。”
……
快到学校的时候。
“嗝。吃得好饱。香织姐,我们一会还要去跑步吗?”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吃了我半份的千层面还好意思说吃得好饱。”
“是你说吃饱了我才拿过来的好嘛。”
“还不是因为莉柰先说她已经饱了的话我才…算了,说不过你。”
“哦!搜嘎。我还奇怪怎么一直在吃饭后甜点…也难怪,香织姐以前的饭量可不是这样的。”
“不用做那么夸张的表情!”
“那我们再去吃点东西好了。”
“不。我要先回去换鞋,脚痛死了。”
“可能是鞋子太小的缘故。啊,痛痛痛…”
“你姐的脚是37码,听清楚没有!”
“是是,37码,我错了我错了…”无奈一边揉耳朵一边不住地道歉。
“知道错就好,本姑娘向来都是以理服人的。”
“……”
“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发明高跟鞋这种东西。”
“不管为什么只要有人跟风就说明这项发明是有价值的。”
“还有像木屐、缠足这种,都是在跟女人的脚过不去,真不知道你们男人为什么都好这口。”
“那也是两厢情愿的事,没有办法。就好比香织姐今晚穿得这样,嗯…靓丽,不也是出于自愿。”
“呵呵,谢谢。”
“并不是在刻意赞美你哦,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朝乃什么时候也变得油嘴滑舌了。不过今晚你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你。”
“好啦好啦,是我的错总行了吧。不就是瞟了一眼么,也不知谁那么小心眼还踢我一脚。”
“切,自作多情。你愿意看谁我才懒得管呢,只不过看你刚才那色眯眯的眼神,担心你走歪路才暗中提醒你的。我又没用力,不然你都不一定还能像现在这样走路呢。”
我承认初次见到杉本莉柰就觉得她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特别是在微醺状态下愈发的娇艳欲滴。但是我敢保证我在观察她时用的绝对是正常的眼神,我清楚地认识到我们是属于生活在平行世界的两类人,通常不会有什么交集,所以内心很平静,至于有什么不纯洁的念头纯属香织姐个人脑补的情节。不过在这样一个战斗力爆表的存在面前,据理力争可能不是最明智的选择,算了,反正好男不和女斗就是了。
“是是,谢不杀之恩。不过香织姐你放心,莉柰同学是属于山崎师兄的,我从没有动过什么非同寻常的想法。”
“像你这样子想了不也是白想么,呵呵…不过你觉得山崎就能降得住人家么?”
“这个嘛…我倒是对师兄还蛮有信心的,毕竟师兄原先当过人家的助教,应该会给人家留下一种很体贴的印象吧。”
“有道理,希望如此吧。这样以后我们在实验室还能少看几次那张冷脸。”
“不要这么说嘛,毕竟山崎师兄是实验室的负责人,平时严肃一点也是正常的。像今晚的师兄就很亲切啊,和平时的不太一样。”
“我看只有在莉柰同学面前才会这样吧,对我们可从来没有过。”
“这应该才是香织姐席间偷袭我的原因。”但是我终因这句话太过直白而没有说出口。山崎师兄由于其沉稳踏实的性格和一丝不苟的精神受到森巢教授的赏识,继而成为实验室负责人、项目组的组长。当上组长之后,山崎师兄更是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教授布置的每项工作,当然为了维护组长的权威性和执行力,对待小组其他成员的态度也是如此。对我来说,师兄是前辈,并且对我现阶段的工作有指导意义,所以有时候即使面对师兄的苛责也能欣然接受。可是香织姐却不同,香织姐从本科时候起就属于校花级别的人物,平日里常受到众星捧月般的对待,已经习惯了身边男生们的殷勤,于是现在又多了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气质,又由于在空手道馆美女教练的身份,常使得身边那些涉世未深的刚入学的懵懂少年自惭形秽并且望而却步。然而来到实验室却是另一种处境,面对师兄有时候的颐指气使心里有些怨言也是正常的。特别是今天看到师兄对杉本莉柰的热忱像换了个人似的,因此我表现出来的任何对莉柰同学的欣赏,在香织姐看来都是不可饶恕的。   
晚间时分,我着实绅士了一把,带着香织姐去了一家高档料理店“加餐”,香织姐像报复似的,冒着增肥的风险也要给我的钱包进行瘦身,我有些后悔为什么不一开始提出AA制呢。像她这种贪吃显瘦的特质也很容易受到其她同性的嫉妒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

好友

141

积分

lvup
UID
179071
葱籽
100
橘子
11
大葱
1
章鱼
22
酒瓶
1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7-3-18 18:11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一贯严肃认真的师兄,对待选拔本科生做兼职实验员这件事情,本该是亲力亲为的,或者至少也应该由我们来做,这次竟然选择了心理协会会长来协助完成,其实说是全权负责也不为过,在我和香织姐看来都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可以肯定的是,我和香织姐闲谈时的预言基本是正确的,那就是师兄后来一段时间出现在实验室的时间次数都减少了,即使在实验室遇见,也感觉师兄比之前温和许多。不管怎样,在我看来都是件好事,特别是在不久之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

好友

141

积分

lvup
UID
179071
葱籽
100
橘子
11
大葱
1
章鱼
22
酒瓶
1

新葱勋章

发表于 17-4-3 18: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葱战将 于 17-4-3 18:51 编辑

第四章 Pantsu?
这天晚上。
“朝乃啊,今晚有事没?”
“额,听师兄的口气,是不是又要请客啦?”
“你小子不是刚吃完晚饭么?有时间的话帮我领一下实验器材,两台数据采集器,说是今晚送到,我晚上有点事情要出去。你的香织姐又不在,如果没什么事情你晚上就在实验室等我电话吧,器材送来了就通知你。”
“这样啊,师兄和莉柰同学已经发展到不需要别人做陪衬也能自然交往了吗?”
“这个嘛…还是低调点好吧。不过要是当着你香织姐面乱说的话小心罚你打扫一星期库房。”
“怎么会。祝师兄约会愉快。”
“莉柰说她也想再见见那位‘小师弟’,那么赶机会再一起出来玩喽。”
师兄正准备出门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这个是库房的钥匙,待会你受累和快递小哥把东西搬进去。那么就拜托你了。”
……
师兄走后,实验室就剩下我一个人,谢云晖本来就神出鬼没,香织姐今晚也不知有什么事。正在我考虑要不要去爱科那里逛一逛以排遣沉闷的心情时,我突然发现师兄留下的那串钥匙有一把是“天台”的。“是时候该做点什么了。”心中默念着。
我来到高机能人工人体研究室,也就是我曾经和爱科工作过的地方,为了采集精确的数据,我一遍一遍重复着手臂的基本动作,偶尔一次失误就会听到汀村学长指责,还有爱科那爽朗的笑声,那样的时光还会再现吗?
   “什么都不做就一定会后悔!”我毅然拿出那把天台的钥匙,把它放到光学三维动作捕捉系统的的扫描窗口下。连复杂的动作都能精确捕捉到,扫描一把静态的钥匙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三秒钟之后,钥匙的三维数据模型出现,我把它拷贝进了存储卡。之后用旁边的3D打印机打印出一把新的钥匙,但是我为打印材料犯了难,没有一种材料的力学强度可以和金属钥匙媲美,思量再三,只好先用聚乳酸打印出钥匙的模型,然后拿着钥匙模型再去便利店配一把新的吧。
这时师兄的电话打来了,匆忙关掉这间屋子的所有设备,和快递小哥交涉过后,我们把新的数据采集器搬到了备用库房。
“谢云晖?!你怎么也在这里?”
“哦,朝乃呀,好久不见了…你之前不是也来这碰见过我吗。”
“我只是奇怪你一天到晚都不出现在实验室,总是在这里作甚?还有,这个像天线一样的是什么东西。”
“你说这个啊,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教授说等我做好了要给你们你个惊喜。”
“是吗,呵呵,真不错。”鉴于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干脆就这样敷衍一下好了。
这间库房从使用权限上说是属于整个学院的,并不只是我们几个人的。当时听到谢云晖的话就有些奇怪,为什么他说“教授”而不是“森巢老师”,同时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有库房的钥匙。看到他不是很想解释的样子我也就没再多问,后来想想如果当时我再刨根问底一点也许能省掉后来的许多麻烦。
完成了师兄的委托,我拿着那把钥匙模型去到校外的便利店去配钥匙,事情的发展似乎没有我相像的那么容易——他们说我想要配的这把钥匙是C级机械防盗锁的钥匙,一般的店铺不给配,如果想要配就必须登记在册。其实学校的便利店也有关于开锁服务,我想要避开他们,因为我并不想明目张胆的做一些违反校规校纪的事情。这下要登记在册总感觉有点要犯案的意味。而且做C级钥匙的时间也很长,至少当天做不出来。

实体店做不出来的事情也许在网上就可以,回到家中,打开亚马逊的网站,通过搜索果然配钥匙的服务铺天盖地般的涌现出来,经过对比我选择了其中一家电商进行交涉。
地精商店:亲,你好。
葱蘸酱:你好。请问你这里配这样一把钥匙要多少钱?【图片】
地精商店:配钥匙不是刻图章,能不能把3D数据也发过来呢?这样我们也好来判断价格。
葱蘸酱:哦,好的。
过了一会……
地精商店:5000日元可以吗亲。
葱蘸酱:怎么这么贵啊,你的店面上不是说均价500吗?
地精商店:那我们是为了刷单啊,亲。即使是配普通钥匙也不可能这么便宜吧。
……
葱蘸酱:那好吧,但是你们这里有付款窗口吗?
地精商店:点击这里。然后购买25件商品就OK啦。
点开链接一看,里面的Pantsu是什么鬼。我明白了,商家只是用其他商品做掩护,可为什么一定得是Pantsu呢?按照商家的承诺,第二天早上可以发货,最快中午就可以送到。
   
合上电脑,躺在床上,望着窗外无尽的繁星,觉得明天该会是个好天气。心跳得厉害,说不清是期待、还是惶恐哪个占得成分多一些。尽管如此,还是压制住了直接动身去开启加速器的冲动。按照学校规定,实验室会在晚上十点以后关闭,天台当然也不能够使用,除非有导师的特别批准。在寂静的夜晚,加速器启动的轰隆声恐怕会直接招来警卫,到时候别说是能不能证实我的推断,可能今后连使用加速器的权限都会被撤销,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呆呆地望着星空,发现每一颗星都像是Miku的眼睛,即使闭上眼也是枉然,这样的画面总是能够迅速和潜意识交织在一起。似乎还能听到Miku的歌声
“爱我…现在立刻…爱我…对我…爱我…无论如何 请爱我”,不行啊,这样下去的话…
    试着转移自己的思路,回想起第一次参与加速器实验的那天夜晚,被香织姐拉着去田径场跑步,如果我的猜想是对的,Miku真的出现的话,我该如何向她解释呢。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希望那团绿云和Miku有什么实质的联系,如果结果证实这一切不过是我的妄想,那么只要当做这一切没发生过就好了。
思绪很乱,本该象征着浪漫与憧憬的星空使我感到毛骨悚然,终于决定再度打开电脑,Miku的声音从里面倾泻而出,那是我们曾经一起录过的歌曲。

    已经无处可去 这份爱的热量

灰色的云 单色调的喧噪

阳光照射成阴影 日落会改变色彩

即使世界沉沦 喜欢你的心情依旧存在

明明知道 但是该怎麼做才好

要如何 该怎麼做

真是笨啊....我

开始了唷 这是战争 看著似乎一脸欣喜的你

无奈的恋情 那就是罪 让你瞧分明 我的爱恋

拿来试著呐喊的扩音器坏掉了

无论再怎样将背挺直 依然无法进入你的视线

啊~ 天空是何时放晴的呢 完全(与心情)不相符

无法压抑心情 该如何 要怎麼做

是不会做哭泣那种事的唷 最喜欢你

我要战斗唷 攻击你的心

已经无法选择手段

让你瞧见我飞扬的裙摆

将你的视线攻占给你看

准备迎击

战况仍旧不利

恋爱是盲目的 用你的吻让我清醒


一直以来,我觉得Miku的声音在欢快中有一种清新的治愈感,能够轻易穿透厚重的心灵壁障,直抵灵魂深处抚慰最柔软的部分,直至抚平心中的波澜,就这样沉醉在Miku的歌声里,我竟然找到了内心充实的感觉。“不管明天结局如何,这一晚只属于你和我,Miku。”心里默默重复着不知是欺骗还是鼓励自己的话。心中暗自决定,不管明天发生什么情况,即便Miku就站在我的面前,我依然会对她报以微笑,我可是她名义上的表哥,“是不会做哭泣那种事的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24

积分

lvup
UID
189771
葱籽
24
橘子
1
大葱
0
章鱼
4
酒瓶
0
发表于 17-5-11 12:07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驻葱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