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葱窝

 找回密码
 入驻葱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回复: 0

5968xcom.3467kcom.38333com

[复制链接]

24万

主题

0

好友

7万

积分

UID
145249
葱籽
487362
橘子
0
大葱
0
章鱼
292
酒瓶
0
发表于 16-11-22 17:38 |显示全部楼层
有孩子的眼里挂不住任何痕迹,永远那么欢喜,如果哭了,眼睛洗得更明亮。多么好。
孩子的眼睛……这世界就是个海,人海,苦海,茫茫无边,翻着涌着,把众生吞吐,最终流去了一切。只有孩子的眼睛淹不了。永远是浮在海面,清澈地发着光。
岁月也是个海。夜明以为她能忘了所有,一些东西沉没在黑暗海底,化为泥沙。但五百年前一双孩子的眼睛却仍然浮着,浪涛起伏,她能看到它,在那儿发着光,欢喜而信任,望着她。
她掩住了脸。若不是今日,几乎忘记五百年前她也曾是一个母亲……啊……五百年前……五百年前的孩子早已老了,死了,埋在坟里变成泥土,但他的眼睛怎么还活着。穿越茫茫岁月,永远望着母亲。
仿佛又听到他呀呀喊着娘的声音。她离开时他八岁了,但在她心里,他好象始终是那个才刚学会说话的婴儿,爬在床边对她嬉笑,粉嫩的小肉团儿,心肝宝贝,柔软芳香。
她的孩子呢,在哪里?
她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

在暗淡的天色里燕云转头望向女人。
她缩在墙角,伛偻着脊背,偶尔静静地抽搐一下,不出声,然而他确实知道她是哭了。这瘦弱白净的女人这样安静,许多时候简直察觉不到她的存在。她仿佛很小心地不替他添麻烦,他不了解今天为何她会如此反常,固执地阻止他杀死那意欲把她当猪羊般果腹vfsdxsrtgtbvc@的恶徒。想起来后怕她差点就死在他的刀下!
当时不觉得,过后他才发现,背上竟湿透了一重冷汗。
燕云默默地坐着。他的生命里是斩钉截铁,刀、剑、血与火,江湖就是杀或被杀,从无二话。岂知今日被迫做出这婆婆妈妈的事来,都是因为她对这个过分柔善的女人难免有点不耐烦。
他觉得自己有些恨她。
她像是明白他的感受,也不来招惹他,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脊背的弧线单薄流畅,一根,在暗影中格外分明。她看去如同丝绸剪成的一个人形。
燕云看到她掩面的双手,一只已包扎好,另一只却才裹了一半,余下长长的布条顺着手臂搭拉下来。想必自己给自己裹伤比较吃力,那只已经裹好,再要替另一只包扎就更不灵便了。但他转回头来,并没有去帮她一把的意思。
天晚了,风更


更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驻葱窝

Archiver|手机版|萌葱窝

GMT+8, 17-6-24 13:17 , Processed in 1.437500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