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葱窝

 找回密码
 入驻葱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回复: 0

www.jm266.com@美高梅官方总代注册

[复制链接]

23万

主题

0

好友

7万

积分

UID
145249
葱籽
473858
橘子
0
大葱
0
章鱼
270
酒瓶
0
发表于 16-11-22 14:50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心安哪!你的病有没有治,都不要紧!
她流着泪低声自语:“雨儿、雨儿,就算有人报我个假的口信也好啊。你何时才能回来呵……”

正自伤心,忽然听见窗外清清楚楚响起一声叹息!
然后,外面有人敲了敲窗棂。
哭泣时听见叹息,徐夫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止住悲声后又闻窗棂声响,不由惊觉。
外面有人?会是睡?服侍自己的丫头给仲雨路上帮手,服侍婆婆的丫头还留在婆婆房里,男子不进内宅……
疑惑时,那人又耐心敲了两下窗棂,没有说话的意思,也无进屋的意思,不象家里人所为。
徐夫人胡乱拭去泪水:“外面……是什么人?”壮着胆子问。
窗外的人仿佛就在等这一问,轻轻地,用沉静得一如寒潭秋水的年轻声音回vfsdxsrtgtbvc@答:“晚辈徐伯人,有事求见夫人。”

徐伯人?名字陌生,从未听说过。听声音显然是位少年。晚间找自己?会有何事?
“天晚了,若无要紧事,我已睡下不便相见,不如明日?”徐夫人这般想着,辞道。
又一声淡淡的伤感的叹息,徐伯人道:“这事确实要紧,但夫人能躺在床上,听我讲完便可。我想,夫人也还是莫要看见我的好夫人,您躺着好么?”真切的语气。
“这……徐……伯人,是哪一位?”徐夫人犹豫。
“夫人放心,我无恶意,也绝对不会进屋,请您先躺下,这事很重要。”徐伯人隔着窗道。
徐夫人还不及琢磨对方怎么知道自己未曾躺下的,半信半疑坐在床边:“请讲。”
心忽然跳得好快。
窗外却是一静。
终于可以说出口,但是轮到说的时候,徐伯人犹豫了,方才一直在暗处,听到徐夫人与祖母的对话,看见徐夫人的戚容,实在狠不下心。
可是,毕竟会发生的,早晚都一样。

在徐夫人疑惑窗外人是否已经走了的时候,又听见徐伯人的声音,声音里有无奈和缕缕悲哀:“徐仲雨姑娘,已经死了。”
脑中“轰”的一声巨响,简直要炸裂开来!
徐夫人眼前一黑,身子摇了几摇,一口鲜血喷出后,昏倒床榻之下,“咚”的一声。
若她躺在床上,至少不会跌伤,不会摔坏身子。

徐伯人也只好推开窗子蹿了进去。

试试鼻息,摸摸脉象,只是一时气血攻心。徐伯人确定对方不久便会苏醒,于是又退回窗外,静静候着,暗想:只闻得一句话,还未知真伪便昏倒,若是知全部实情,两人会


更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驻葱窝

Archiver|手机版|萌葱窝

GMT+8, 17-5-24 23:29 , Processed in 1.375000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