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葱窝

 找回密码
 入驻葱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回复: 0

365体育在线官方总代注册^www.8365com.net

[复制链接]

22万

主题

0

好友

7万

积分

UID
145249
葱籽
459838
橘子
0
大葱
0
章鱼
256
酒瓶
0
发表于 16-11-22 13:50 |显示全部楼层
的宫一,那个角落与燕秦帝之间隔了一宫柱,恰恰挡住了彼此可能对望的视线。

这个位置是进来后,余晨为她选的,据说……风水好。她也不知道余晨一个商贾什么时候博学古今,连风水之事都有参悟。

她只知道,方才行礼之时,无意中看见的那一眼龙颜,还有随后燕秦帝那两字平静不似人语的平身,叫她心中忽然拔起强烈的恨意。

她很错愕,很惊讶,这恨起的莫名其妙,根本由不得她控制。她vfsdxsrtgtbvc@只能咬着牙,低着头,不让人瞧见她此刻异样。

试卷分发而下,一时间大殿之内除了提笔行墨,挠头皱眉声再无其他。等到时辰到了,宫一将手中试卷交予监考官,脸色已近乎苍白。

她不敢抬头看任何人一眼,只能脑中混乱的死盯着自己桌前的方宇。思绪如同浆糊,没有半点清明,到了最后,还是余晨奇怪怎么众人都走了,宫一却依旧坐得跟块石头一样,上前推了推他。

“宫一兄弟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白啊!”余晨看见宫一被他一推,怔忪回神,抬起的脸色仿佛死人的脸色。

“无事。”宫一的声音暗哑腥涩,像是含着一口血,吐不出咽不下。

她怔怔地看见大殿中已经渐渐无人了,便麻木地起身,跟在余晨身后,朝着宫外行去。

一路上,没有了引路的太监,众人显得活跃了许多,尤其是余晨,开始叽叽呱呱地在她耳边说话。宫一茫然地跟着走,脑中与耳旁的话截然相反。

她脑中在想:“为何她见到燕秦帝会如此痛恨,像是要吸血剥髓般的痛恨,恨不得他不得好死,恨不得他孤魂野鬼也永世不得超生。”

她耳旁氏余晨的声音,说着:“这要是以前,燕秦帝必是要当殿审阅试卷,再将出类拔萃的人叫到跟前好生地对话一番,观其气度口才。”

她脑中在想:“哥哥早年便强迫她博览群书,拜乐少寒为师,而后带她来到北襄,引诱她参与采诗大会,拿下免试资格,要她出仕为官,这些是否都因为她与燕秦帝王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余晨依旧顾自言说:“不过燕秦帝换成睿风帝后,朝中风气却是大换血,人人言少做多,少了些虚浮,却也少了很多人气。”

出了宫门,宫一忽然定住了脚步,不再向前了。

余晨一个人还在自说自话,说了一会儿后发觉身边有些空,一侧目,发现宫一不见了,慌愣回首便瞧见了


更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驻葱窝

Archiver|手机版|萌葱窝

GMT+8, 17-4-27 13:20 , Processed in 0.937500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