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03|回复: 4

[其他作品] 【某手游同人】沉眠于深海的记忆

[复制链接]

57

主题

27

好友

3732

积分

新人喵

lvup
UID
83715
葱籽
2248
橘子
11
大葱
2
章鱼
665
酒瓶
10
发表于 16-1-29 11:01 |显示全部楼层
“…left Pearl Harbor in 24 Ocatubor,1944….”
混沌中沉浮的意识,接收到模糊的信息。是谁……?
“…never heard from again….”
……是这样的……结局吗?
“...hers name was stricken from….”
……
“舰长,舰长醒醒……真是的,又睡在这里……”身体一阵晃动,触觉比意识先一步苏醒。
“唔……”把脸从发麻的胳膊上抬起来,微微睁眼,淡黄色灯光的背景下女孩带着嗔怒表情的小脸逐渐清晰。
脑海中的混乱仍在纠缠着一点点消散,不知从何而来、内容完全无法理解的言语与画面如同32倍加速的影视作品一般闪过。女孩说着什么,但是入耳的话语没能够传递给大脑,我敲打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试图摆脱这种状态一边含糊地答应着。
“哐——”
世界安静了。
当视野再次清晰起来的时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统统消失地无影无踪。能听到的只有已经习惯了的机械的噪音。面前,女孩仰着小脸,一副气呼呼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清醒了吗?”
“呃、是……”
“下次再在指挥室里睡着的话,可就不会是这么温柔的唤醒方式了哦?”
“哦……”温柔吗?我轻轻揉着头顶浮现的肿块,心里暗自苦笑。
“累了的话就先去休息吧……夜间的巡航工作,我自己来就好。”说完,她的身体闪烁两下,从舱室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我站起身来,顺手合上摊开着的记录,开始整理那堆散乱在桌面上的纸制品。
嘈杂的机械噪音入侵至耳鼓内,却很难影响到大脑。毕竟是……早就熟悉了的声音啊。甚至有时会这么想:假如有一天我离开这里,回到陆地上去……会不会反而难以安眠?
尽管这样的生活开始并没有多久……
我所置身其中的,是名为“大青花鱼号(SS218 Albacore)”的潜艇。在远离陆地的深蓝之地,她是我唯一的依凭……以及搭档。而这个有着美丽的金黄色双马尾的女孩,就是“大青花鱼号”的意识集合,虽然她似乎对自己的名字颇有怨言……
“这个奇怪的名字是谁取的啊喂……人家可是淑女,为什么要和那种呆呆的海鱼同名……”
这样说着,要求我给她一个日常使用的称呼。于是……
“‘小奥’如何呢?”
“真是随便,而且听起来可不像是女孩的名字……算了,就这样吧。”
昏黄的灯光中,记忆片段缓缓地打着转浮现。
只是实际上的关系……比起这样的表象更加冰冷和残酷。
若是从纯理性的角度来讲,她是“兵器”,而我则是那个控制着兵器挥动方式的持有者。这里……是深邃幽蓝的海洋,同样……也是浸染着钢铁与鲜血气味的战场。
思绪稍微游离了一下,手上的工作并没有停止。比起去休息……先去甲板上透口气吧。而且她大概也在那里。
……
空气中充斥着水汽,是海洋独有的气味,潮湿而微咸。但这绝对称不上讨厌,比起潜航的时候舱室内的空气更是不知好到哪里去。
夜幕下的海,宛若深邃的宇宙。她容纳着无数的生命,从肉眼不可见的浮游生物到体型庞大的鲸类,而那些只在神话故事和水手们的口耳相传中出现的,巨大可怖的各种海怪,谁又能证明它们不曾存在?
而我们……陆地上的人类,原本不应也不能够深入海洋的生物,自己我们作为依凭的这些钢铁巨兽,更像是入侵了这个深蓝世界的不速之客,带来呛人的滚滚浓烟,带来自然之道以外的血腥与绝望,最终……将自身留在这里,和破碎的钢铁一同长眠海底。
大青花鱼号修长的船身上部出现在海平面以上,她如同利剑撕裂海面,在身后留下慢慢愈合的痕迹。浪花飞溅,哗哗的水声混杂着隔着什么传来的机械的轰鸣,不绝于耳。偶有细碎的水滴落在白色的海军服上,留下浅灰色的斑痕。
弦月映照在波涛起伏的海面上,扭曲破碎。冷白的光稍微照亮了仍带着点水迹的船壳与甲板上,也让她的一头柔顺的金黄色发丝仿佛散发着微弱的、朦胧的光。
由稚嫩的嗓音哼唱着的、温柔的曲调,由清风送至耳际。曲调熟悉得仿佛来自于灵魂最深刻的某处,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具体地回忆起来。
她一定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到来,却毫无反应,只是依着边栏,低头俯视着洒满月光的、波涛起伏的海面,哼唱着那首熟悉却又陌生的歌谣。
尽量放轻脚步,慢慢地靠近,在她身后站定。闭上眼睛,静静地聆听那旋律。柔和的曲调在转角处隐约透着哀伤,就像是……
像是临终之人在与至亲道别的时候,饱含笑颜的安慰也无法掩盖的那份不舍。
不知从何而来的荒唐念头,只是在脑海中停留了短短一刹那便被丢到了无限远的地方。
“真是的……就算是漫无边际胡思乱想也好歹有个度啊……”在内心这样埋怨着自己。
悠长的尾音逐渐消散在波涛声中。小奥保持着原本的姿势,雕塑般一动不动。
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覆在她的头顶,轻轻揉动。女孩柔软的长发那美妙的触感瞬间驱散了脑海中其他一切事物。兼具华美的绸缎以及幼猫娇小绵软的身躯般毛绒绒的质感,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温度……
唔啊……简直难以自拔……
如果现在有第三视角存在,大概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我那一脸仿佛被挠着下巴的猫咪一般,舒服到眯起眼睛的满足神色。
正当陶醉地沉浸于手中的美好时,手腕上一阵突如其来的外力将我从幻境中唤醒。
小奥已经转过身来,抬着头,正一脸不满地看着我。看到我回过神来,小手又抓住我那只在她头顶大行不轨之事的“狼爪”往旁边拽了两下。
“死变态,摸够了没有!”
    “咳咳……”
不知不觉地就陷入奇怪的状态啊,好危险……尴尬地收回右手,两人又陷入了奇怪的氛围。
“呐,舰长。这个时候不去休息来外面做什么?普通的夜间巡航放心交给我就好了。”小奥先一步打破沉默。
“啊……透口气而已。比起这个,能问件事吗?你刚才哼的那首曲子,总感觉很熟悉但是完全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一半为了缓解气氛,另一半则是确实希望得到回答,我抛出了这样的疑问。
“啊……不知道呢。我也是从别的地方偶然听到的,觉得不错就记下来了,具体的信息并不清楚。”
“这样啊……”有点遗憾,不过也并非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虽然因为环境而无法判断细微的表情,刚才她的反应,似乎有一点慌乱的成分包含在内。这个孩子……是不会撒谎的类型呢。
不准备去深究……因为没有必要。我相信就算小奥真的在隐瞒什么,那也有着不得已而为之的理由的。
这样坚定地相信着……因为我们彼此是在这茫茫的苍蓝世界中,唯一能够相互依靠的对象了……虽然老实讲她才是更多被依靠的一方。
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倾,伸出双臂将毫不设防的女孩揽入怀中。
虽然本身是九十多米长的舰艇,但是作为人格体现的小奥体型非常娇小,还不到我的胸口位置。突然遭受到袭击的她吃了一惊,小小的身子不由地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更多地挣扎。隔着层层布料能感受到她的身躯,柔软却瘦削,带着稚嫩青涩的味道,差不多是刚刚开始发育的小女孩的样子。
明明不是普通的人类,却依旧能够感受到那瘦弱的胸腔中越发明显、加速的跃动,以及与不安无关的、轻微的颤动。
隔着衣物传导而来的少女体温,似乎高得有些不正常。不过我清楚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如说要更为不堪。海浪的声音已经快要无法掩盖那越发粗重的呼吸声,如果现在有人在我脸上打一个鸡蛋的话,大概很快就能煎熟了吧……
啊啊……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
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之前,我放开怀中的女孩,如同偷吃糖果被家长发现的小孩子一般,用变了调的声音留下一句“我先去休息,之后的工作拜托你了”之后便慌慌张张地窜到了舱盖的位置,手忙脚乱地开启阀门。
舱盖将潜艇内外的时间完全隔离之前,风声中夹带的话语传入耳中——“谢谢。”
什么意思?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无法思考更多了,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快让这副躁动不安的躯体回归能够安眠的状态,否则……一夜过后说不定要精神恍惚一整天了……
……
“咳咳……小奥……报告损失状况。”
“三号、四号水舱受损严重,三号舱段抗压壁破损,已临时修补。照明线路受损,柴油机……全部发生故障,无法正常运转。深度98m……持续下沉中。”
黑暗中传来小奥的声音。虽然仍旧保持着冷静的语气,但是颤抖的尾音已经暴露了她实际的状态。
“紧急上浮,启动应急方案。”
已经是生死关头了……然而这种时候我没有提供任何帮助的能力。这一次能否摆脱葬身海底的命运……只能看她的了。
在此之前我曾经多次预想过自己的结局。已经将数艘舰艇和她们的乘员葬入海底的我们,或许在某一天也会得到相同的结局。既然已经沾染了血腥……就要有随时遭到报应的觉悟。这与目的如何毫无关联。而被我们送葬了的那些人,运输舰上的士兵也好,战舰和她们的舰长也好,甚至运送物资的船只上的普通船员,他们也一样。参与了战争的每一个人,都没有资格自称无辜。
或许哪一天就会和她一同葬身海底……这样的想法也是早就有的。
舰体开始微微倾斜,大概是排水过程中出了点小问题吧。一片漆黑中我靠着某个大件仪器蹲下,摸索着抓住一个不知是什么的突角。
突然有什么靠了过来。
深海的寂静中,女孩不安的沉重呼吸声格外清晰。
空闲的右手意外地找准了目标。不轻不重地按着她的头顶,可以感觉到轻微的颤抖,柔软的长发带着不正常的冰冷。
四周传来金属碰撞和水流的声音,尚且能够正常使用的水舱被逐渐排空。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抚摸着她的头顶,我以这样的话语打破了沉默。安慰么?在这样一个失去了动力的活棺材里,还真是无力……不,并不完全是随口编造的安慰之语。
那是从心底的某处涌现出的,肯定的答案——还不到终结的时候。
莫名其妙,却又斩钉截铁。仿佛是既成的事实一般。
“嗯。”她简单地应答道。
水流声逐渐减弱直至消失,从失重感的逐渐减弱可以看出下沉的趋势有所减缓。但是……现在的深度已经超过130m,隐约的摩擦声从舱壁处传来。如果不能在抗压壁到达极限之前停止下沉,最终的结果将是被挤爆,化作破碎的海底垃圾。
忽然,舱体剧烈地震动起来。手比大脑更快地做出了反应——抓住了小奥的肩膀。
即使有所防备也无济于事,一瞬间整个人被牢牢压在了底板上。后方传来动力机械那受伤的雌狮一般嘶哑却有力的咆哮声。
突如其来的超重感已经说明了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开始加速上浮。
沾染汗液的手心突然感觉到一点冰凉。
“没事了……呢。”
“啊啊,得救了啊,多亏了小奥。”握住女孩柔软的小手,我的脸上露出一抹只有自己知道的不出所料的笑容。
——带着点困惑的苦笑。
“小奥……我们刚才的最大深度是多少?”
“一百四十米……怎么了?”
“哈啊,还真是危险……”
……
潜望镜带来的视野中,呈现出一个巨大的身影。她的身上没有搭载一门主炮,舰体的形状与已知的任何日本海军舰船都对不上号。隐约可以看到一架架舰载机陆续从她的甲板上起飞。
不会错的,那是一艘新型号的正规航母。
“真是条前所未有的大鱼……小奥,锁定目标,校准!”
“完毕。”
“调整鱼雷推进速度,一到三号鱼雷管填装。”
持续的金属摩擦和轻微撞击的声音从鱼雷室中传来。
“扇形发射。”
三枚鱼雷入水,向着目标追去。与以往不同,这一次我们的猎物身边有着大量的护卫者。来不及确认战果,我发出了降下潜望镜,发射干扰器调整方向紧急下潜的一连串指令。
大量的海水以极快的速度涌入水舱,大青花鱼号的身体前倾着,迅速向着九十米的目标深度下潜。
与此同时,从声呐传来的信号告诉我们,数艘护卫舰正向快速接近我们的头顶。
“确认,一枚鱼雷命中。没有爆炸声。”
“知道了。最大速度前进。”
失败的狙杀啊……不过现在没空管那么多了。数艘护卫舰即将到达我们上方并释放深水炸弹,前一刻的猎手,下一刻已经反转作猎物。
“检测到深水炸弹投放,数量,十……二十枚以上。”
“哈啊……”
这种时候除了开足马力逃跑之外,就只能祈祷了……愿上帝眷顾我们。
大青花鱼号的动力系统全力运转着,发出持续不断的嗡鸣声,快速地消耗着储存的电力。不过,这样的速度对于海面上那些家伙而言也就是龟爬的程度吧……
突然,船舱猛烈地摇晃了一下。紧接着,由后侧方数个位置传来的能量不断冲击着船体。大青花鱼号在爆炸的冲击波中颤抖着。
“唔……小奥……”
“损伤情况……舱壁基本无损……动力系统运转正常……嗯,头晕……”
“……”
看来由于深水炸弹爆炸的位置比较远,她并没有收到什么严重损伤……
“嗯?这水从哪来的?小奥,哪里漏了?”
“哦,抱歉,刚才潜望镜没收好……”
“……”
“啊啊,难得遇到这样的机会呢。可惜了啊,舰长大人……”小奥撇了撇嘴。
“算咯,至少也算是稍有建树了。说不定……”
即将出口的话语被我咽了回去。女孩奇怪地转过头来:“怎么了?”
“……说不定也能给她造成不少麻烦呢。”
“是嘛……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这种安慰哟!”
“啊哈哈……”
安慰吗?未必呢……刚才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东西,如同迷雾一般在我的心中蔓延开来。
那艘航母……大凤号?她会因为那枚连装甲层都未能穿透的mk14鱼雷,最终沉没?
……
“小奥……今天的日期?”
“十月二十八号。”
心底的不安一分一秒地扩大着。
“舰长……?”
尾音奇怪地拉长上扬。女孩毫无防备地被我搂入怀中,她瘦小的身子如同受惊的兔子般猛地颤抖一下,想要把我推开,双臂却逐渐无力地垂落下来,安静地任由我抱着。
时间静静地流淌,终于,小奥平静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是啊,你该醒了。”
“我……”
颤抖的话语被什么柔软的事物堵回胸腔。女孩努力地仰起头,轻轻地亲吻着我的脸颊。
“这个梦早该醒来的……但是你一次次地选择了将它延续下来。”
小奥推开我已经失去了全部力气的手臂,走出两步,又转过身来。她稚嫩的脸庞上浮现出充满违和感的微笑,悲伤、寂寞、喜悦、解脱……几点晶莹的光芒沿着她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滑落。
“谢谢……再见了……”
不能言语,不能动作。剧烈的爆炸声在一瞬间穿透耳鼓,汹涌的水流、逐渐透明的笑容……一切的一切都在远去,模糊,消散……最终,归于温暖而黑暗的一片混沌。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闯入眼帘。
感官逐渐复苏。我躺在床上,被褥乱糟糟地缠绕在身上,展示着主人糟糕的睡相。
只不过是一觉醒来,却有种莫名其妙的恍惚感,眼前熟悉的一切事物都有种说不上来的陌生感。
哈啊……睡昏头了吗?
我重新闭起眼睛,摇晃着脑袋,试图将那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不适感驱逐出脑海。
    先去洗把脸清醒一下吧……手伸向放置眼镜的地方,却触碰到了某种粗糙的碎屑。随手把眼镜架上鼻梁,目光移向床头,却看到一堆木渣。
“这是……怎么回事?”
那原本是前段时间去日本的时候从一个北海道老渔民手里收来的,可能来自于某艘沉没潜艇的木质构件。原本是四十多公分长的一段木条,现在已经化作一堆再也无法复原的碎屑,散落得到处都是。
胸口突然一闷,呼吸被压迫得停滞下来。莫名的悲伤在胸腔中肆虐,哽住喉头。像是有某种重要的东西从身边消失,坠入黑洞,再也无从追寻。
是的,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在了,没有转折,残酷直白的结局。
但是……我失去了什么?
不由自主地,我的双手伸向那些碎屑,尽可能多的聚拢起来,紧紧地攥住,像是要挽留什么。
最终留下的,却只有掌心里那股真切的痛。
痛入灵魂。





【PS:没错,坑内的诸位已经看出来了,坑外的嘛……朋友,你听说过战舰少女R吗?如果有兴趣的话请自行百度~一定记得加“R”哦!
很多人看到的这个名字的第一反应是“山寨”,不过这里引用十一区友人们的评价:“完全是不一样的东西……没办法再简单的称之为山寨了,倒不如说是同一题材的不同游戏。就像三国题材的游戏有很多,但是没有人说谁是谁的山寨。”
没错,这就是——强行安利一波~(逃)】




更多

137

主题

1076

好友

1万

积分

多年以后,你若已嫁,我还未娶,叫你孩子,放学路上,小心一点。

lvup
UID
3988
葱籽
10607
橘子
325
大葱
171
章鱼
1801
酒瓶
662

新葱勋章 人气勋章 时间的葱 幸运之葱 勤奋的葱 新年勋章

发表于 16-1-29 18:10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这里都能看到安利……黎姐服重肝提督向你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30

好友

6180

积分

好吧……我就是野花QAQ

lvup
UID
56242
葱籽
1995
橘子
22
大葱
5
章鱼
1202
酒瓶
8

新葱勋章 围观勋章 勤奋的葱 时间的葱

发表于 16-1-29 21:10 |显示全部楼层
喂!110吗!葱窝遭到虫群入侵!!对!!我们需要支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1

主题

92

好友

7634

积分

_(:зゝ∠)_吃土万岁

lvup
UID
102307
葱籽
11256
橘子
60
大葱
4
章鱼
1060
酒瓶
51

新葱勋章 平凡葱印 时间的葱 幸运之葱 勤奋的葱 圣诞勋章 新年勋章

发表于 16-1-30 08:54 |显示全部楼层
被舰娘统治的恐惧
一起去看烟火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60

好友

5547

积分

可以叫佑or小佑?反正是喜欢公主殿下的啦~

UID
57978
葱籽
24087
橘子
178
大葱
25
章鱼
853
酒瓶
8

围观勋章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幸运之葱 勤奋的葱 圣诞勋章 新年勋章 mCm-100 mCm-200 mCm-50 mDc-56 mDc-100 mDc-29 mCm-30 C1 C2 C3

发表于 16-1-30 10:31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认真看的。。,,。
依然记得那从手缝中流过的星光,有好好珍藏着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驻葱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