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76|回复: 9

[其他作品] 【史诗向】——《米尔库亚的圣杯战争》——糅合部分轨迹、老滚和型月的世界观和设定

[复制链接]

1712

主题

434

好友

1万

积分

但愿下次不会错过。

UID
13627
葱籽
12800
橘子
1910
大葱
192
章鱼
1859
酒瓶
390

圣诞勋章 幸运之葱 新葱勋章 围观勋章 时间的葱 水王之葱

发表于 16-1-20 17:03 |显示全部楼层

水区的第零章也发过来好了w
今天开始不定期正式更新啦~w




第零章·英灵召唤
“……”白发的少年,拖着手中残破的断剑,在傍晚的沙漠中行走着。早已忘记自己从哪来,更不知道终点在哪。风卷着细沙,从温热开始变得冰凉;光舐着黄沙,从金黄开始变得赤红……
忽然,有个声音在心中直接响起。从没听过的预言,不知道在呢喃着什么,但是这种感觉为什么如此温暖,如此令人心潮澎湃?
沙漠变成碎片,渐渐消失,周围一片黑暗。
————
“宣告——”
没有视觉,没有味觉,没有嗅觉,没有触觉。一片混沌中,只能听到一个男子很小声,但是很有力的宣告。
“汝之身随吾左右,吾之命运托付于汝之剑!”
是谁……在说话?
“遵循圣杯之谕示,此意此理,从之则应!”
到底……是谁?
“在此起誓,吾为常世万物之善,吾戒尝世万物之恶”
我……是谁?
“汝之三大言灵纠缠七天,由抑制之轮前来,天秤的守护者啊!”
……好痛……
声音清晰了起来,是个低沉之中夹杂着痛苦的男声。自己的感官开始恢复,而与之而来的就是一阵针扎般的刺痛在脑内充斥。痛苦渐渐散去,少年发现自己在一瞬间知道了许多东西,关于这个世界,关于眼前的男子,关于,自己……
眼神往下,看到的是地上一个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魔法阵。眼前,一个戴着兜帽的瘦弱男子,正用手捂着嘴,弯着腰,跪在自己面前。手指间的缝隙里,还带着着拉丝的血滴。但是,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欣喜和狂热。
那么,我是谁?
我是哈梅斯·特洛亚德,一千三百年前这块大陆上最强的剑士。我为国王效力,忠心耿耿,我有个美丽的妻子,叫做雨月的东方少女。然而帝都地下的骨龙却打破了我美好的生活,灵之阔步者,散发出黑暗瘴气的可怕魔龙。魔龙吐出的瘴气笼罩整个帝都,帝都就此化为死城。亡者遭到亵渎成为僵尸,徘徊当地,扩曾眷属。
皇帝带着臣子和百姓逃出这里,又建新都。而他的儿子,我的新主君,年轻有为,志得意满,决定还于旧都。
勇猛的骑士团疯狂进攻,复出无数牺牲,最终,十二位圣骑士和皇帝一起,站在了魔龙面前。
一场大战,皇帝和骑士们获得胜利。然而这代价十分惨痛,骑士十人战死,皇帝被瘴气缠身,逐渐丧失心智。没有子嗣的皇帝,是领主们垂涎的肥肉。于是,帝国在动乱中被撕裂,而仅存的两位骑士因不愿归顺叛军,登上了断头台。
在死前,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
一阵刺痛,我的愿望是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
忍着疼痛,我看着面前的男子,这才发现他身边还有一位少女。
“还真是抽到了不得了的牌呀,江子。”
有点魅惑的声音,带着惊喜,显然是对男子十分满意。
“看来你坚持放弃加上那段让英灵失去理智的诅咒是很对的。”那个女声继续道,“这是圣杯能给我们的最好的牌……旧帝国名震天下的「海之剑圣」……”
“啊……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和他一起,把圣杯……”
“哈……那是当然了……现在,你就好好休息吧……”
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倒在地上。双手摊开。少年注意到了他手上赤红色的三道印记。
少年望向刚才说话的女性,有点像是黑长直的东方美人,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头上的猫状双耳,以及双腿间耸拉下来的尾巴。
虽然面无表情,同时,思绪万千。


第一章·古老的仪式
“这是米尔亚库省流传下来的古老仪式,每隔六十年举行一次。十六魔神之一,梅鲁涅斯·大衮,事实上就是著名法师马格努斯本人。他每次都被奥杜因最后一个吞噬,于是后来他伙同洛克汗欺骗了奥杜因,在奥杜因吞噬旧世界的时候将梦达斯的一部分碎片藏起来,再添加到新的世界中,试图就这样撑死奥杜因。而奥杜因发现之后,非常生气,他将大衮诅咒,并放逐到了虚无领域,除非他毁掉梦达斯的全部碎片,否则无法再回到他之前的存在。这就是大衮拼命试图毁灭世界的原因。”一边走在雕刻者充满美感的壁画的墙壁旁,哈梅斯听着东方男子——江岳的叙述,忍不住问道:“那么这和圣杯又有什么关系呢?”

“圣杯是马格努斯之眼在这世界上的具象化。但是由于阿卡托什和奥杜因的缘故,大衮并不能直接操控自己的东西。三百年前,马格努斯之眼曾在天际省的冬堡法师学院现身,但是被龙裔杜瓦克因和那个赛伊克教团用了特殊的办法回收了。在教团接手马格努斯之后,他们做了大量的研究,却发现无法阻止马格努斯之眼造成的破坏和毁灭。”好在后来有英雄出现,那就是米尔亚库有史以来公认的第一法师,乌斯波罗斯。他创造了独特的空间术式,在龙裔杜瓦可因击败了奥杜因从而使世界免受灾害的情况下,制造了《天之杯》,来约束马格努斯之眼,并打算将其永久封印。然而大衮手下的恶魔出动了,通过秘密手段害死了乌斯波罗斯,因此这个仪式剩余的部分,就只能让后人完成。天之杯会召唤包括索加德、奥因库尔等英灵殿内的所有古代英雄,来充当英灵,并完成一系列的魔法仪式。每次圣杯从乌斯波罗斯准备好的异世界中解除束缚需要六十年的时间,而在天之杯解放的一瞬间,米尔亚库的所有魔法和七曜脉都会被瞬间抽干。每完成这个仪式一次,对马格努斯之眼的束缚就会再加一层。而当这个仪式举行五次之后,马格努斯之眼将会被彻底锁死在天之杯中,到那时它将超脱所有空间和时间而独立存在,奥杜因、大衮,甚至九圣灵也无法对其造成任何影响。而这样的眼被封锁之后,大衮就不可能再通过它来完成对世界的伤害,奥杜因也会由于这个超脱时间本身而又留下痕迹的东西,无法对这个世界进行吞噬。结果而言,就是这个世界彻底地安全了。”说完这么一大段话,江也感到口干舌燥,抓起腰间的水壶,就是一口。

“……于是,我们要做的,就是去完成这个仪式?那么这个仪式的具体内容,又会是什么呢?”哈梅斯的思路走的很快,他很轻松地理解了自己的MASTER说的话。但是他很快又发现了新的疑问,于是出口问道。

“不知道。”江岳回答地十分干脆,“乌斯波罗斯本人非常担心仪式内容的泄露,本来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但是他死后,人们才发现他原来早就做好了准备。圣杯会通过这个,”他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上面刻着三个血红色的诡异印记,“被称作令咒的东西,来对MASTER和SERVERT下达指令。每当圣杯有所指令,这个印记中的一道就会亮起,并且通过念话来通知MASTER需要做的事情。而令咒亮起,也意味着它可以使用。令咒本身是天之杯赋予的三个特殊的刻印灵魂石制作,效果是可以对SERVERT起到强制命令,还能够对SERVERT起到短时间的大幅增强作用,甚至让他们做到一些办不到的事情。而当这三道令咒完全消失的时候,也就是契约完成,SERVERT就此离去,回到英灵殿内继续安息。”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圣杯战争其实应该是一个七位从者和魔法师携手完成的仪式才对啊?为何你却会告诉我,它是一个残酷而又血腥的仪式?”

“因为,前面的四次圣杯战争,圣杯交给他们的仪式任务,经常会导致他们自相残杀。米尔亚库的魔法师都从小接受那些教育,很多人都十分狂热地以被圣杯选中为荣,而那些参加这场战争的MASTER,大多都互相不认识,而圣杯又不会多做解释,而站在他们各自的立场上,他们彼此之间的对立有时也十分严重。”叹了口气,“或许这就是圣杯让我不那么狂热的原因之一吧。”

“哈哈……”哈梅斯轻声笑了笑,然后发觉自己已经走到了这壁画的尽头,便问道:“话说,你的猫妖未婚妻为什么会要我们来这里?”

“那是因为她如同我刚才解释的那样收到了圣杯的圣谕,这面墙壁有我们接下来要去做的事情的线索。”

“她?可你告诉我,圣杯只会把消息告诉令咒的持有者才对。”哈梅斯听出了点端倪。

“是啊,的确是这样的……不过我们的情况有点特殊……”咳嗽了一声,江岳继续说道,“我是东边来的共和国平民,而她是猫妖族一个大家族的千金,我们在魔法学院相识,相爱,但是婚姻却遭到她的家族的反对。原本这次仪式是她被选中,但是她却突发奇想,借机要我来利用这次战争证明自己。如果我能在圣杯战争中有好的表现,说不定就能说服她的家族同意我们结婚。毕竟,能够在米尔亚库的圣杯战争这样的仪式中有好的表现,是对于任何一个米尔亚库人而言的天大荣誉。当然啦,在她做出这个决定并且把令咒转移给到我的身上后,她的家族得知此时并且十分震怒。因此她为了不让自己的家族妨碍我们,就只能带着我四处逃亡,直到找到一个合适的降灵区,将你召唤了出来……SABER的SERVERT。”带着友好而尊敬的目光,男子看了看哈梅斯,有继续说道:“不过如果只是转移令咒,还不足以将实际MASTER的权限转移给我。只要没进行正式的仪式宣布退出圣杯战争,那么被圣杯直接赋予令咒的人,依旧是货真价实的被圣杯所认可的MASTER。因此,所有的命令还是会先由她得知。而因为她必须掩人耳目,不能随意出现在我们的临时躲藏处之外,因此我们目前只能采用这种行动方式。”

哈梅斯点点头,表示自己暂时没有疑问了。于是江岳开始细细打量这些壁画,手中一直拿着的古代魔文词典借着荧光镜片的光芒闪烁着,嘴里念念有词。趁着这个空档,哈梅斯稍微闭了闭眼睛。

自己突兀地出现在这个时代,然后就被赋予了这样的拯救世界的重任。

然而,这样的感觉,自己熟悉而又感觉不安。

自己曾经是和王并肩作战,并且十分知名的古代骑士。曾经面对过古代的魔族,依旧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然而,自己死在了动乱中,死在了人性中贪婪的漩涡里。那个时候,敌人就是敌人,友军就是友军。

可如今的这场战争,不仅仅要面对奥杜因的诅咒,魔神的阻挠,甚至还有本该处于同一战线的战友们——其他SERVERT的刀剑相向。

哈梅斯的拳头,不知不觉地握紧。



更多
已有 5 人评分橘子 葱籽 大葱 酒瓶 收起 理由
Feel、葱色米粒 + 2 + 50 + 1
ばくら_りょう + 1
被你mikumiku掉 + 1 + 1
粒粒果粒 + 1
rainly + 1 --------

总评分: 橘子 + 3  葱籽 + 50  大葱 + 1  酒瓶 + 4   查看全部评分

23

主题

52

好友

7689

积分

叫我小华~

lvup
UID
71330
葱籽
10294
橘子
29
大葱
2
章鱼
1351
酒瓶
42

围观勋章 新葱勋章 平凡葱印 时间的葱 幸运之葱 勤奋的葱 圣诞勋章 新年勋章

发表于 16-1-20 18:23 来自萌葱窝移动版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支持喵!     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430

好友

7812

积分

本人已死,有事烧纸。小事招魂,大事挖坟。

UID
14828
葱籽
1715
橘子
179
大葱
76
章鱼
1150
酒瓶
61

新葱勋章 无聊勋章 人气勋章 时间的葱 mCm-30 mCm-50 mCm-500 mCm-100 mDc-56 mDc-100

发表于 16-1-20 23:07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163

好友

1万

积分

deco*1315

UID
1315
葱籽
7887
橘子
349
大葱
194
章鱼
2162
酒瓶
82

围观勋章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幸运之葱 勤奋的葱 圣诞勋章 新年勋章 重生勋章 C3

发表于 16-1-21 13:31 |显示全部楼层
老滚5玩多了,坚定完毕……
miku5.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12

主题

434

好友

1万

积分

但愿下次不会错过。

UID
13627
葱籽
12800
橘子
1910
大葱
192
章鱼
1859
酒瓶
390

圣诞勋章 幸运之葱 新葱勋章 围观勋章 时间的葱 水王之葱

发表于 16-1-21 13:58 |显示全部楼层
被你mikumiku掉 发表于 16-1-21 13:31
老滚5玩多了,坚定完毕……

最近剁了所有MOD,只留了几个随从、武器,体验原剧情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163

好友

1万

积分

deco*1315

UID
1315
葱籽
7887
橘子
349
大葱
194
章鱼
2162
酒瓶
82

围观勋章 新葱勋章 时间的葱 幸运之葱 勤奋的葱 圣诞勋章 新年勋章 重生勋章 C3

发表于 16-1-21 15:56 |显示全部楼层
幻、殇 发表于 16-1-21 13:58
最近剁了所有MOD,只留了几个随从、武器,体验原剧情中

mod我就打了人物美化……原版的女性实在太丑……
miku5.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12

主题

434

好友

1万

积分

但愿下次不会错过。

UID
13627
葱籽
12800
橘子
1910
大葱
192
章鱼
1859
酒瓶
390

圣诞勋章 幸运之葱 新葱勋章 围观勋章 时间的葱 水王之葱

发表于 16-1-21 22:57 |显示全部楼层
被你mikumiku掉 发表于 16-1-21 15:56
mod我就打了人物美化……原版的女性实在太丑……

丑哭,后来专门学了捏脸2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

主题

27

好友

3732

积分

新人喵

lvup
UID
83715
葱籽
2248
橘子
11
大葱
2
章鱼
665
酒瓶
10
发表于 16-1-25 21:53 |显示全部楼层
甚好,肾好……后排支持小雨……不,主人喵~
对了,你是不是还有那么几个远古巨坑没填来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12

主题

434

好友

1万

积分

但愿下次不会错过。

UID
13627
葱籽
12800
橘子
1910
大葱
192
章鱼
1859
酒瓶
390

圣诞勋章 幸运之葱 新葱勋章 围观勋章 时间的葱 水王之葱

发表于 16-1-26 20: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幻、殇 于 16-1-26 20:43 编辑

第二章·白瓶
“白瓶?那是什么?”哈梅斯不解。
“一个白色的小瓶子,不过,它在有记载的炼金器具中也是一个传奇了。”江岳解释道,“它是来自天际省的物品,古代天际的炼金大师库拉米尔制造的。只要把一种液体倒入白瓶,并且完成一段颂文,它就能源源不断地产生这种液体,直到你终止它。也就是说,它不仅仅可以产生无限多的治疗药水和睡眠药水,甚至能够产生无限多的龙骨水和一服生死水。”
“那它应该是非常抢手的东西吧?”
“是的,历史上关于白瓶的拥有者记载是很多的……库拉米尔去世前将白瓶带进了自己的墓穴,但是你知道的,这东西不可能作为一件普通的陪葬品一直安稳地放着……它后来被不知名的盗墓贼拿出来并转卖出去,之后就在各种各样的炼金术士手中来回流转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又该怎么找到这样的瓶子呢?”
“这就是圣杯给我们的启示。”男子满意地说道,“那几张壁画,讲的是米尔亚库古代的一个古老的仪式,名字叫做[捕护。据说是猎人们对狩猎魔神海尔辛的一种尊敬方式,不过具体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而现在的米尔亚库,和[捕护相关性最大的遗迹就是[洛里],矮人和地精合力建造的大型遗迹。”说完,江岳扬了扬头,哈梅斯顺势望去,面前巨大的建筑物像是个半睡半醒的巨人,“就是这儿?”
“没错。白瓶,或者至少是白瓶的线索,一定就在这个遗迹内。不过……矮人的遗迹中,一般都有着大量的机关和矮人留下来的守卫装置,而且如你所见,这些遗迹一般都十分巨大,探险者们很难有足够的补给,因此来矮人遗迹探险的人,是非常少的。因此,这里也是让我看看SABER真实实力的很好的选择。”说完后,江岳盯着面前的男子,表情严肃而认真。
“……如你所愿。”哈梅斯一愣,之后微微一笑。紧接着,一股紫色斗气冲天而起。
……………………………………
现在,哈梅斯和江岳两个人站在矮人遗迹地下的深处某个巨大的墓穴旁,相视无语。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三个小时前。
在哈梅斯爆发出的紫色斗气面前,江岳先生的眼神中只有惊叹。如此庞大而纯净的紫色斗气,化成一根巨大的光柱直冲云霄。而沐浴在这紫色光雾中的少年,如同传说中的武神一般动人心魄。随后斗气消散,一把“黄金扳手”出现在了哈梅斯手中。原来这把剑是《噬岩者》,上好的乌金打造,以古帝国的圣泉作洗礼,两头巨龙的灵魂作附魔,辅以大量可自由糅合的炼金材料而成的魔剑。万物凋零之剑,名副其实。两人刚踏入遗迹的大门,矮人们制造出的炼金兵器变从沉睡中醒来。数量巨大的矮人蜘蛛和矮人百夫长们蜂拥而至。然而在这把剑的面前,坚硬的矮人金属被撕成碎片,古老的墙壁布满了让人惊心动魄的“伤口”。在江岳的瞠目结舌中,这被定义为“没有一个完整编制的佣兵团就无法走到终点”的矮人遗迹,就在哈梅斯的一路旋风扫荡下,走到了尽头。
在矮人遗迹的尽头,是一个冒着些腐臭气息的洞穴。地上和周遭长满了绿绿的苔藓,动口附近有大量的骨堆——这表明这个洞口附近有着什么杀死这些人的存在。刚这么一想,只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只足有五米宽,两米多高的寒霜蜘蛛,从洞口上面密密麻麻的白色结晶——蛛网中破茧而出,挥舞着巨大的双钳,前鳄如同痰液般的口水直流,迫不及待地扑向了两人。
江岳只是个人类,虽然是魔法师,但是看到如此恐怖的怪物,还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看向面前站着的男子。
男子手中的长剑上,微风环绕。双眸闭上后轻轻睁开,依然是那样的云淡风轻,只是隐约多了一股杀气。
一个侧身躲开蜘蛛的猛扑,反手捞一剑,蜘蛛的半边腿横飞而出,如果蜘蛛有发声器官的话,此时一定是在拼命地尖叫着。然而哈梅斯的第二个动作紧接着就来了。剑刃上的气流已然能听到呼呼风声,淡紫色的斗气顺着手腕倾泻而下,包裹着整把剑。
原本虚握的手,忽然青筋暴起,刚刚扬起的手根本就没有归位,便整个顺下猛刺!
这下,巨大的冰霜蜘蛛甚至连感到疼痛的权力都没有,便被这斗气撕成碎肉!
没有恶心而充满异味的尸块掉落地面。男子身上也没有任何不干净的东西沾染。紫色的斗气让生命的气息就此凋零,无声无息,仿佛不曾存在过。
这能使万物凋零的一剑,让江岳真正认识了眼前的这个少年。没有高声解放真名,意味着这还不是他的宝具。这让无数勇者和冒险家丧命的,存活了或许数百年的怪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被斩杀当场。
“太……太漂亮了,SABER……”江岳走到男子面前,情不自禁地赞叹道。
“这没什么,MASTER……这下,您应该完全相信了我的实力,以及我能够帮你们完成圣杯交付的神圣使命。”
“没错……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要进入这个墓穴,找到那个白瓶……了……”
和少年一起看向了刚才露出的洞穴,两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又看了看彼此。
大约过了很久很久,江岳说话了。
“SABER哟……”
“怎么了?”
“你有没有什么宝具……能够把这个坍塌的洞穴给恢复成我们能够通过的样子呢?”
“没有。”
……………………………………………………………………
好吧,虽然是由于威力太大,余波把洞口给震塌了,但是也不代表这两人没有办法——江岳通过一些声音和空间的法术,确定了坍塌的程度和位置,哈梅斯一剑将碎石挑飞,两人顺着洞穴悄悄摸进去,很快到了一个石棺前。石棺旁边有好几个人的骨架,而一个破碎的白色小瓶子,就静静躺在骨堆里。
“看上去,这东西好像已经损坏了。”哈梅斯走上前,捡起瓶子,询问似的看向江岳。但是后者完全没在意:“很正常,炼金器材的损坏是很常见的,雪瓶也是一样。如果想要修复它,需要用到世界之喉山峰上那块永远不会融化的积雪才可以。”
“世界之喉?”
“对,在这个瓶子制造者的故乡,天际省。”
“那,接下来我们要去天际省?坐船去吗?”
“不,不用着急,圣杯并没有告知我们要修复它。总之我们先回到藏身处,在做……嗯?SABER,怎么了?”看到本来有些漫不经心的SABER忽然有些紧张的样子,江岳也有些紧张了,“难道是这个洞窟里有什么尸鬼大君?”
“不……”哈梅斯摇摇头,眼神如同老鹰般锐利,盯着一块巨石的背面,“如果是正面赶来的强敌,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无论成败,总令人愉悦……但如果是被暗处偷偷窥探之辈盯着看,就不那么让人感觉美好了,你说对么?”
“哈哈……失算了吗?没想到会被你发现。”漫不经心的男声响起。话音刚落,一个穿着完整甲胄的高大男子便从巨石背面走出,肩上扛着大约有三米长的长枪——是LANCER的SERVERT无疑。
“虽然不是带着恶意的卑鄙之人,但也不像是堂堂正正之辈。”《噬岩者》再度出现在哈梅斯的手中,“看你的样子,你的MASTER接受到的任务,也和这个白瓶有关吗?”
“哈,不错。虽然对你初次见面给的评价不是很对付……不过算了……”舞了两个枪花,直指面前的哈梅斯,“SABER的SERVERT哟……”
哈梅斯朝身后的江岳看了一眼,后者立刻会意,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在这个封闭的空间内,移动、出招和策略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拥有这么长的武器,你的优势应该在这儿很难发挥吧?LANCER?”看到MASTER藏好,哈梅斯微微安心,打量着对方那把长的有些不像话的骑士枪——看上去很沉的武器,这个男人能单手挥舞,武艺至少不会太差。
“条件对双方都是一样的。如果因此就轻敌放水的话……”这句话刚刚说完,LANCER忽然就从面前消失——
——“你就会死!”一道金色的光影,直逼哈梅斯的心脏处,直接刺穿!
——“!!”在看到自己的SABER毫无反抗地被刺穿心脏后,江岳感到一股莫名的心寒。但是仔细一看,那个被刺穿的SABER心脏处并没有流血,而SABER本身也化作烟雾和光粒,从原地消失不见。
“……残像吗……”这下换LANCER处在警戒中。刚才自己本想着能够给这个SABER一点颜色看看,没想到对方看出了自己的出招时机,提前一秒钟移走,只留下残象。
微微转过头来,却发现一道淡紫色的光芒已经近在咫尺!人声俱未到,神威已先至!
形式瞬间逆转!LANCER危机!

已有 1 人评分酒瓶 收起 理由
粒粒果粒 + 1

总评分: 酒瓶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36

好友

1613

积分

多格の扣子

lvup
UID
91010
葱籽
491
橘子
26
大葱
3
章鱼
292
酒瓶
6

新葱勋章 围观勋章 勤奋的葱

发表于 16-1-28 18:53 |显示全部楼层
火钳刘明
lz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驻葱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