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慢读
一场雪
2018-12-10 10:13:26   来源:新消息报

  一场雪,一场从遥远的北方轻踏而来的飞雪,落在了我的双肩,围裹着我的小屋、我的村庄和沟梁。我的视线抵达不到雪花的深处,我的视线被一片白分剪、隔断,纷纷随着雪片下滑、沉落。 

  越来越多的雪花从我的眼前飘浮,悄无声息地下落。我的眼前是一条小路,一条通往村庄远处的石子路。此刻,它被一串白轻轻地缠绕着,静静地在我眼前扩展、延伸。它遮住了我回来时的脚印,遮住了我曾经坐过的地埂,也遮住了我曾经掉过的纽扣…… 

  我做着所有的准备。准备顺着另一条小路踏着雪走到山顶,准备把地埂上的雪全部铲进田地里,准备把瓦檐内的雪全部接进水缸里,我还准备抓两把雪放进嘴里。但事实上,我连屋院里的雪都没有堆起,父亲已经夹着扫帚出去了,母亲也早已在屋檐底下盛好了水桶。父亲猫腰不停地扫着地埂上的雪,他为我扫开了一条道,我想上山,但又不知道我去山上做什么。 

  我有一种错觉。在上山的途中,身后的村庄隐在一片白光中,房舍更加的矮小,冷寂。周围的山逐渐向我围拢,我仔细分辨着脚下的路,这是一条熟悉的小路,我曾经在一场大雨中光着两只脚疯跑,曾经追赶着落荒而逃的兔子一口气跑到了山顶,曾经给山上犁地的父亲送水和馍馍……而此时,我就在通往山顶的小路上,我忽然没有了走到山顶的兴致。我无声地笑了一下,又笑了一下。是这一场雪带我到这里的吗?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呢? 

  显然我是长久地错失着什么,不包括这种站立和漫不经心的观望,也不包括我把自己设想成踏雪问路的人,显然不是。比如一场雪,我不排除一种巧合,就像我回到村子,我也只是偶尔碰到几个熟人,偶尔从别人的口中得知村子里的一些情况,偶尔赶上村子里的一些红白事,随个分子串个门,好让乡邻记着村子里还有这个人。 

  已经是深冬了,村子里外出打工的人陆陆续续地往回赶了。他们正赶上了这样一场大雪,就好像赶上了村子里的一桩喜事,雪花包裹的喜庆将村庄围得严严实实。事实上,一些人还在返乡的路上。毕竟,冬天最需要一场雪。有人丢掉了身上厚厚的包袱,踩踏着积雪站在自家的田地里。也许,这也是这个冬天的最后一场雪,但无论如何村里的人会因为一场雪憧憬起一年的庄稼来。(隆德   马晓忠)

【编辑】:王小梅
【责任编辑】:瞿学江
【宁夏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nxp到10658000/10655899/10628889】
宁夏日报报业集团 宁夏新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8 NX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47号宁夏日报新闻大厦 邮编:750001 新闻热线:0951-5029811 传真:0951-5029812  合作洽谈:0951-603178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6412017001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908244号
新闻出版总署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宁)002号 公安网监备案编号: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50号
工信部ICP备案编号:宁ICP备050066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宁B2-20060004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鹿璐 电话:13369511100,15109519190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2019年马会免费资料,马会免费资料大全,香港马会官网